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物语 > 正文

皂滑弄人?监狱爆菊真相调查

来源:众生尖叫(theycry) 编辑:叫主 时间:2017-03-24 【投稿】 字体【

不久之前,一项关于美国监狱系统的学术研究发现,狱中的同性性侵的比例相当之高。有高达22%的服刑人员曾经被强迫进行过性接触,这其中就包括了强迫口交和肛交。 而至少有33%的犯人在遭到威逼时,立刻同意献出自己的菊花。

皂滑弄人?监狱爆菊真相调查

哪怕我们在《越狱》、《监狱风云》、《肖申克的救赎》中,在各种网络吐槽段子里,听说过一万遍“皂滑弄人”,然而却从来没有人正确指出过,在美国监狱里被爆菊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

1974年时,一本有关监狱爆菊事件的流行读物轰动的全美,此书言之凿凿地说,在美国各大监狱的4600万犯人里,有将近1000人曾经遭遇过爆菊行为。这数据甫一曝光,立刻引来全民热议。毕竟长久以来,按照官方的说法,这个数字可以小到忽略不计。

1997年时,有一项关于监狱爆菊行为的调查在内部进行,包括内布拉斯加、新墨西哥州、加州等监狱的调查数据均显示:查无此例。只有德克萨斯、伊利诺伊等几个州监狱老实地报告说,的确有少于50起的监狱爆菊事件发生过。

从“罕见行为”到“普遍行为”,究竟哪种说法才更接近真相呢?

不久之前,一项关于美国监狱系统的学术研究发现,狱中的同性性侵的比例相当之高。有高达22%的服刑人员曾经被强迫进行过性接触,这其中就包括了强迫口交和肛交。 而至少有33%的犯人在遭到威逼时,立刻同意献出自己的菊花。

如果辛迪·约翰逊教授(Cindy Johnson)的这一数据准确的话,那么全美至少有14万名犯人在狱中惨遭爆菊。

皂滑弄人?监狱爆菊真相调查

1. 沉默的大多数

我相信,很多人只是作为看笑话听段子一样看待狱中的性侵行为,但事实上一枚滑不溜手的肥皂,真的有可能害了一个小鲜肉。

问题是,从来没有人真正重视过。

狱方有狱方的统计方法:仅有遭受到明目张胆的暴力胁迫下的性侵,才会被记录在案。至于犯人那里,大多数人碍于面子和羞耻心,都会选择默默去忍受那些可耻的羞辱。

田纳西州监狱的一名犯人杰卡斯,在一对一面对人权调查小组的成员时,终于坦白了自己的遭遇:从进监狱的第二个星期起,就有不怀好意的犯人试图把他拖到阴暗无人的角落,然后……嗯,你们懂的。

What?你说反抗?别逗了,反抗只会遭受更可怕的凌辱。在狱中混久的老油条们都知道,只要不出血不重伤,那些其他意义上的暴行,狱警根本不闻不问。

杰卡斯在第三周时,就遭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性侵。但他强烈的本能告诉自己,必须选择隐瞒这件事,因为在他看来,一个男人如果被别人知道自己遭遇了强暴,比一个女人所受的耻辱和打击更大。因此他决意深深地掩藏住这道创伤,没有任何朋友或是家人知道这件事。

“这么多年了,你是第一个知道此事的人。”杰卡斯羞射地说。

2. 不受惩罚的恶行

杰卡斯等受害者选择沉默,还因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害怕遭到报复。或许全世界的监狱里都有这样的风气:犯人们极度憎恶那些向狱警打小报告的人,他们宁愿用自己形成的犯人社会的内部制度来解决问题。

至于那些通风报信的人,则会被视为叛徒。在美国监狱里,他们被称为“告密者(Snitches)”或者是“老鼠(Rats)”,在其他国家比如我大天朝,程度稍弱一些但也是类似。

通常告密者的下场是非常悲惨的,哪怕是遭受性侵虐待之后的揭发行为,也不被犯人社会所接受。加倍的报复那简直是一定的,并且最可怕的是,没有人会同情你。

在犯人社会的阶级中,告密者的地位是最低的。因此施暴者可以肆无忌惮地威胁对方:不要告诉任何人老子爆了你的菊,否则你TM就等着挨揍吧。如果被报复后,选择再一次报告狱警的话,甚至会有生命危险。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监狱这地儿,本身就是严重暴力倾向者的集合。

德克萨斯州的扬科维奇就遭遇了以下教训:在六个月前他被狱霸爆了菊,不甘受辱的他选择了打小报告。狱方对他进行了简单的直肠检查,随后就把他送往了另一所监狱。然而扬科维奇仅仅享受了几个月,就得知几个原监狱的犯人转狱到了他这里……他自知日子不会好过了……

同样的故事在犹他州的马摩恩身上再一次发生,他也在报告之后被转去了另一家监狱,然后同样好景不长,之前的狱友也转过来了。这一次,马摩恩甚至在他们还没有发现自己之前,就主动上前示好,才逃过此劫。

“最开始的两年是最痛苦的,你必须适应自己的新身份,你必须忍受一些在监狱外面你根本不可能想象的事情,两年之后,事情才会好起来。”马摩恩如此总结自己的狱中经历。

显然,犯人们忍气吞声地隐瞒不报,也跟监狱当局对待爆菊行为的反应不够有关,施暴者既然不会受到什么严重的处罚,那么显然会更加无法无天。反过来,如果受害者能确定他们可以受到保护、不受报复的话,那么他们肯定会选择通知狱警。

可惜的是,监狱方面草草了事的处理方式,只会使受虐者更容易受到报复,也更容易遭到下一次性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