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物语 > 正文

用药的性爱:酒精、安非他命/冰毒类药物

来源:Songyy 编辑:Mark Hay 时间:2016-11-29 【投稿】 字体【

有些人会在性爱前或进行时使用成瘾性物质 (包括酒精、娱乐性药物等等),这是社会上既存的现象。使用不同物质发生性爱时,可能会出现的感受,更重要的是各种副作用与风险。

原文作者:Mark Hay

翻译:高小龙、LAN、Marke

校阅:Child

原载于 VICE 网站英国版 Chemsex Week 专栏

用药的性爱:酒精、安非他命/冰毒类药物

前言:

有些人会在性爱前或进行时使用成瘾性物质 (包括酒精、娱乐性药物等等),这是社会上既存的现象。但是讨论这样的主题时,却经常会被扣上“鼓励使用毒品”的帽子。相较于噤声不语或空泛的道德批判,VICE网站的这篇文章选择从务实层面,整理出使用不同物质发生性爱时,可能会出现的感受,更重要的是强调了各种副作用与风险。这不仅让我们能同理使用物质者的动机,也更能务实地提醒使用者或想尝试者可能的伤害。

由于文长,原文分以下三个部分刊出:

I:前言、酒精、安非他命/冰毒类药物

II:大麻、摇头丸、致幻剂

III:Rush、鸦片类药物、结语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精神医学与行为科学教授Matthew Johnson近期与VICE表示:“玩药者众,所用的药物也五花八门;而其中同时发生性爱者也不在少数。你说出一种药物,就会有人说他们喜欢用这种药来发生性行为。”

如果你曾经花一点时间在夜店里、网路上、或者大学,你就知道Johnson挖掘出一个重要的议题。人大多喜欢变得疯狂。从我们懂得生火、酿造,或者合成改变心智物质的那一刻起,从酒精、可卡因到LSD,我们已经找到许多方法将这些东西融入我们的性生活中,拓展和提升伴随性行为而来的原始快感。

有鉴于人类混合药物与性爱的时间之久、之频繁,你可能会猜想我们现在应该非常了解这两者吧。但如同Johnson — 他有在进行毒品效果对人类行为之影响的临床测试 — 能证实的,药物对每个人的影响略有差异。有些药物对体验世界的方式会有直接的药理影响,而有些药物对大脑的影响极度剧烈,致使在性行为上的效果完全无法预测。药物可以让我们达到极度的喜悦,或者让我们做出危险的决定而对自身的健康和性伴侣的幸福造成不良影响。甚至,在美国国内泛滥的性侵中,药物也扮演了令人不安而关键的角色。

在你带着一袋装满某些“东西”的小袋子准备跟陌生人约炮以前,先对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有些了解是很重要的。为了帮你解决这难题,我们浏览了药物爱好者的论坛,爬梳现有的有限研究文献,并且尽所有能力的咨询了许多人,从偶尔的吸食者到灵性探索者(Psychonautics),从业余爱好者到医生与精神科医师,将所有现有的关于药物性爱的资讯一网打尽汇整成这份摘要。

酒精

酒可能是最常用来开始或增进性行为的药物。一些研究显示,可能超过半数在美国的性行为都牵涉到酒,至少在年轻人群体中是这样,虽然我们并不清楚他们喝酒真的是想喝醉,还是只是拿来当社交上的润滑剂。但可预见的是,“喝了再上”这样的事情根本是说也说不完,俯拾即是。有些传闻说偶尔喝点酒对一个人的性趣、性刺激、高潮都有助益,然而其他偶尔喝酒的人却在这些方面都有困扰。

Johnson告诉我:“看起来大家似乎没有真的比较享受性爱(在酒醉或微醺的状态)。”“这可能只是去抑制效应(disinhibiting effect)而已,靠近(可能的)性对象伴随而来的社交焦虑被卸下了; 或是在喝酒后,会较容易启齿提议一种通常不会提出的性爱方式,特别是跟新的对象。”

许多我们在酒醉时所经历到的是一种预期的实现,也就是说如果我们预期受到性刺激而兴奋然后发生关系,我们可能自己就会去实现这个预言。

几杯黄汤下肚可以让自由且开放地讨论欲望变得简单些,或者帮助因为压力或紧张而感到痛苦的人放松并感到快乐。对大部分的人来说,这是在整个晚上小酌几杯的效果,然而你若再喝多一点,那么就可能会开始遇到一些麻烦。

酒精,特别是大量摄入时,不只降低了你的抑制反应,也会降低你的长期决策历程,大大的提高你从事不安全性行为的机会。酒精对脑、神经系统与身体的影响,会造成男性的勃起障碍,以及男性与女性的感觉迟缓以及高潮的延迟与困难。 (有些伴侣的确喜欢这样,因为这帮助他们处理早泄或相似的问题。)酒所造成的脱水也会使女性更难湿润,反而使做爱更痛。

在最良好的状况下,啤酒效应(beer goggles)真的会产生。 (注:beer goggles意指酒喝多之后,失去辨别力,平凡人看起来都像帅哥美女)在最糟的情况下,由于抑制了自我觉察与同意权( consent),酒精在性侵犯、性胁迫、强暴中是一大因素。

安非他命/冰毒类药物

(编按:在这里,作者将可卡因与安非他命这两类中枢神经兴奋剂并成同一类讨论;的确,两者在使用方式、效果以及造成依赖性上,有相当程度的类似性。然而两者也有作者未提及的差异存在。)

这几年你可能已经听过许许多多关于可卡因性派对的传闻,可能还包含因此而声誉扫地的政治人物。那是因为安非他命类药物是少数几种真正具有引发性欲特质的硬性毒品中的一员。根据UCLA教授暨药物滥用心理学家Steven Shoptaw表示,某些安非他命类药物的使用横跨了不同人口群体,这对大部分的药物来说是很少见的。他提及自行车手有用,这不算稀奇,但也有家庭主妇在用冰毒,即使忙于家务跟育儿仍急切的想保持性欲。

许多对此类药物性爱的描述常用到一些字眼,像是兽性的(animalistic)或是无敌的(invincible)。这可以在“随性计画(The Casual Sex Project ,CSP)”中看到,随性计画是NYU研究者Zhana Vrangalova正在收集的一系列见证文章,用来研究主流、单一关系以外的性经验。其中一名被研究者,巴拿马的34岁已婚妇女Aslan写到关于最近的一夜情,她对用可卡因做爱的描述如下:

“(这是)跟美丽陌生人激烈交织的性爱,感觉几乎像超现实,然后(晚一点)我才开始稍微意识到这对我名声,可能怀孕和染上性病(原文)所造成的影响的现实状态。”

虽然有些人谈到安非他命类药物表示只是帮助他们保持清醒与专注的工具,可是其他人却把性趣缺缺或勃起障碍归因于安非他命类药物。各种各样不同的意见多到令人头眼昏花,但单纯的兴奋剂的科学研究指出大多数服用、鼻吸或注射安非他命类药物的人会感受到性增强的快感。

根据Soptaw与Larissa Mooney(也是UCLA药物滥用议题的教授)表示,安非他命类药物用多巴胺(感到愉悦的化学物质)和正肾上腺素(精力增强物质)轰炸我们的大脑,使我们感到无比的正向、活力充沛与精神集中,但也会改变我们做决定的方式并造成对个人欲望与短期结果的过份强调。这些药物会增加我们的心跳速率与血压,因而促进生理的感受,然而却通常也会延迟高潮。

安非他命类药物彼此有着细微的差异。可卡因的效力通常在1小时内消退,然而甲基安非他命可以持续长达11或12小时。但两者大致上来说会让你觉得像是性之神—每件事似乎都无比精彩,做爱也可以做更久。

“人们将体会到一直干、一直干、一直干但都不会射的经验。”Shoptaw跟VICE这样描述安非他命性爱马拉松。

这些药物也具有常见的跟性有关或无关的风险。因为这些药物会促成粗鲁或是马拉松式的性爱,所以可能导致人们把身体搞到流血破皮。受到安非他命类药物的驱使会想要尽快找性,再加上缺乏睡眠和风险评估能力下降,使得可卡因性爱以及甲基安非他命性爱成为感染疾病的一大途径。

长期下来,安非他命类药物的使用可能造成“可卡因屌(coke dick)”或“安屌(crystal dick)”,也就是所谓的软屌,但更麻烦的是强力的安非他命有可能摧毁你的愉悦受器,让你清醒时的性生活变成“死床” — 更别提当你不使用药物时,你能体验到快乐的整体能力(明显下降);这个问题很不幸的在习惯性呼安者间是很常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