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生活 > 正文

同志浴室对某些gay的真实意义

来源:心同网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17-08-07 【投稿】 字体【

有一个医生同志曾告诉我:无论他给病人做完手术后如何焦虑,如何身心疲惫,他都会在下班,只身前往一间离家不远的同志浴室。他也去同志夜店和朋友小酌,也去同志spa会所找技师按摩,兴致来的时候,他也会订一家气氛很好的星级酒店,找人做爱做的事。

有一个医生同志曾告诉我:无论他给病人做完手术后如何焦虑,如何身心疲惫,他都会在下班,只身前往一间离家不远的同志浴室。

在朋友眼里,他是一个素质、涵养高,周身散发着正气,有着高学历、高工资的高知青年gay,但却一点不清高,甚至又有那么一点放荡不羁的意思。

他也去同志夜店和朋友小酌,也去同志spa会所找技师按摩,兴致来的时候,他也会订一家气氛很好的星级酒店,找人做爱做的事。

他说,近来他更愿意一个人去同志浴池。他发现比起以上这些,没有一种方式能像在同志浴室里呆着从而来舒活自己,更显得真实有效。他还补充说到他有轻微的洁癖,他去同志浴室,只是选择一个阴暗的角落,褪干净一切,什么也不做,就静静的躺着...

我曾把注意力聚集在他所说的那个阴暗且有些晦涩的角落,每每想起来,都觉好奇。

后来我看《平常心》,马克·鲁法是在同志浴室邂逅的马特·波莫:在浴室巡航区,马特·波莫一路跟着马克·鲁法,中间没有任何对白,镜头游移在他俩之间,满是彼此的试探,这样的场景莫名的让我感到有点刺激和浪漫。

我终于用此说服自己,得空得去一次同志浴室,亲身体验一番。尽管后来的几个朋友得知我的这个想法后把同志浴室说的如何禁忌...

于是在周六的晚上,我先是和朋友从酒吧喝到11点,在各自散去后,我开始借着酒劲,准备到同志浴室去一探究竟。

我打快车,定位不敢写XX浴室,就把坐标挪到附近的某个路口。

我怕夏天说去浴室,会被察觉出什么端倪,前几秒我还正气凛然的劝慰自己只是去做一个同志的“坊间调查”,这一刻却不知道在惧怕些什么。

在一个昏暗的路灯下,树立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XX浴池,这就是我今晚要来的地方。我推开略有些破旧的门进去,里面的场景和我想像中的差不多。前台是一个大概40多岁的男人,谢顶,有说有笑的和来这里的客人打着招呼。身后有一个橱窗,摆放着各种性保健品。

我埋着头,压低了声音,询问进场的价格。

“50一位”,他不禁打量了下我。

也许看出我是第一次来,有点坏笑,然后递给我一个存放柜的钥匙和几包一次性洗发水、沐浴露。

撩开厚重的透明门帘,然后穿过略显狭小的前厅,就到了更衣室。这里显得有些密不透风,几个鼓风扇被安在墙角,试图散去整个大厅弥散着香烟、燃煤和蒸汽的混合气味,加上人多,显得闷热,总之怪讨厌的。

可即便如此,长凳上依旧光秃秃的坐着些人,面无表情的审视着后来的客人。我知道没法摆脱这群人的视线,索性装出一副无所畏惧的老熟的模样,手脚麻利的脱掉衣服,留了一件裤衩。穿过他们去内堂的时候,我看到前厅终于又进来了几个小年轻,在众人的面前,也是一副很拘谨的模样。

回想,光是在更衣室的经历,就让我紧张到有些发颤。到底是潜在心里的“来都来了...”这句话,我是硬着脑壳,又掀起更衣室通往内堂的帘子。

内堂分为休闲区、淋浴区和小黑屋。

我没敢去洗澡,只在休闲区的这头大概观望了一下。

小黑屋里的确会传来那种不可名状的叫声,抑扬顿挫,掷地有声,光是听,就让人面红耳赤。

而休闲区却好似区隔了这一切。这边有围坐在一起打牌的人,有盖着浴巾闭目养神的人。

墙壁上挂着几个老旧的电视,播放着老旧的剧,无人在意。

有人过来跟我聊天,昏暗的灯光下,大概能分辨出40几岁的样子。问我是不是第一次来,我点了点头。

他说他经常来,算是这边的常客。

我问他对这里的看法,他说:大部分来这的人都比较愿意交流,只有少部分只想sex,通常对于这样的人,你明确的拒绝他就好。对于那些为了肉欲而来的gay,他也看得多了,那是人心底最原始的冲动,他不会轻易去评判什么。

在gay这个大群体中,有许多不同的群体思想,每个人因生活环境、接受教育、成长经历的不同,形成了不同的思想观念。他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德底线,只要认为自身的行为并没有突破道德底线,那些人就认为自己不会有错。(当然我抨击那些去浴室不注意防护措施的X行为,并奉劝那些去同志浴室的gay们,一定要注意安全防护措施。不谈高调的什么社会稳定,就算为自己为父母为朋友为所有认识你的人,给自己一个健康的身体)

他说他感到落寞的时候,就会来这儿,他时常渴望现实中能有一双手,能为他抚平万千思绪。而同志浴室的存在,对他来说恰恰就是那双手,温柔但又坚实有力,不着痕迹地将前尘往事暂时搁置,他只要在这里静静地呆着,看着过往的同志世界里真实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