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人物 > 正文

一个男人被装上阴道

来源:GS乐点 编辑:王大湿 时间:2017-10-22 【投稿】 字体【

故事开始于十九世纪末,1882年12月28日生于丹麦维厄勒,一个名叫莉莉·艾尔伯(Lili Elbe)的婴儿呱呱坠地,尽管她此时被称为艾纳尔·马格努斯·安德烈亚斯·韦格纳(Einar Magnus Andreas Wegener)。

故事开始于十九世纪末,1882年12月28日生于丹麦维厄勒,一个名叫莉莉·艾尔伯(Lili Elbe)的婴儿呱呱坠地,尽管她此时被称为艾纳尔·马格努斯·安德烈亚斯·韦格纳(Einar Magnus Andreas Wegener)。

左边为韦格纳原型,右边为《丹麦女孩》剧照

左边为韦格纳原型,右边为《丹麦女孩》剧照

韦格纳从小就被艺术所熏陶、他极度热爱绘画,不久后考入哥本哈根的丹麦皇家美术学院。在哥本哈根求学期间,他遇到了一位美丽的女同学——格尔达·戈特利布(Gerda Gottlieb)。

左边为格尔达原型,右边为《丹麦女孩》剧照

左边为格尔达原型,右边为《丹麦女孩》剧照

1904年,这位丹麦的年轻画家和他远渡重洋来自美国的学妹结婚了,那年,韦格纳22岁、格尔达18岁。婚后他们一起工作,一起举办画展,生活颇阿为甜蜜。韦格纳专长是风景画,格尔达为书籍和时尚类杂志画插画。1907年韦格纳因其风景画而获得了诺伊豪森奖,作品在丹麦维厄勒美术馆的艺术家秋季展以及巴黎秋季艺术家沙龙上展出。至今,丹麦维厄勒美术馆仍收藏着韦格纳的作品。

变化总是在悄然中来临,因为格尔达在她的工作中遇到了难题——作为画作模特的女演员Anna Larson缺席,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来替代。于是,格尔达想了一个主意,她央求自己的丈夫韦格纳穿上丝袜、衬裙与高跟鞋来当她的画作模特。

《丹麦女孩》剧照

《丹麦女孩》剧照

后来Anna Larson来到他们家中后,对韦格纳的新造型破位惊叹,认为“他本该是个女人,上帝在他的性别上犯了一个错误。”Anna更提议,韦格纳有女性的一面,也应该就此拥有一个女性的名字,于是莉莉诞生了。韦格纳一开始还是有点抵触的。但模特一做就是几年,让韦格纳渐渐开始习惯,并从心底里开始觉得扮作女人、是一件很舒服惬意的事情。

到了1912年,韦格纳与格尔达从哥本哈根移居到法国,并住进hôtel d'alsace旅馆,希望在自由的巴黎得到更大的认可和发展空间。不久他们惊讶的得知,自己的住所竟然就是当年王尔德死去时的房间!于是这对夫妇花了很多天,呆在旅馆房间里,向对方朗读王尔德的作品。王尔德描写的那些禁忌之爱,性别的混淆,还有那些美丽的悲剧故事深深的打动了韦格纳与格尔达,让他们产生了深切的共鸣。

随着时间的推移,格尔达布画笔下那些杏眼、穿着别致的时装女性开始闻名遐迩。从1920年至1930年期间,莉莉穿着女装,经常参加各种庆典、在家里招待客人。她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在巴黎街头狂欢期间,穿着她那造型时尚的服饰迷失在狂欢的人群中。格尔达时常向人们介绍这是她的姐妹莉莉。只有最亲近的人才知道真相。

现实当中的莉莉与电影当中的莉莉

现实当中的莉莉与电影当中的莉莉

格尔达、莉莉与韦格纳之间,竟然形成了一段有趣的三角关系。当莉莉“不在场”的时候,格尔达会说“让莉莉出来吧。”于是他们进行了一些不能形容的部分。莉莉比腼腆的韦格纳更活泼,也更浪漫,格尔达显然对莉莉更加欲罢不能。当韦格纳出现的时候,他会因为抑郁而咳嗽起来;当莉莉出现时,她又重新变得快乐,迷人且光芒四射。显然,两个人格中,莉莉已经占了上风。

与此同时,韦格纳的抑郁越来越严重,于是他不得不寻求医生的帮助,1930年,他找到了一位资深的德国医师,而医生给出的建议是提供变性手术,韦格纳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之前一位“患者”在手术的前一天逃走了。一系列的前期手术让莉莉有了重生的感觉——身体感觉年轻了,皮肤更柔软,性格也产生了变化。“我不想成为一个艺术家。”莉莉说,“我必须停止所有的艺术创作来走出韦格纳的生活。”

莉莉需要接受四次系列手术。第一次手术在柏林完成,由性学家马格努斯·赫希菲尔德(Magnus Hirschfeld)监督下切除睾丸。

余下的手术由德累斯顿市妇女诊所的医生科特·沃尔纳克洛斯(Kurt Warnekros)操刀。第二次手术是在她腹部植入卵巢,第三次手术去除阴茎和阴囊。第四次手术是移植一个子宫,构建一个阴道。

在她最后一次手术时,她的事例已经引发了丹麦和德国报纸媒体的极大关注。1930年10月,于两个女人的结合不符合丹麦当时的婚姻法规,丹麦国王废止了两人的婚姻。他们也有了自己新的对象,格尔达嫁给了一个意大利外交官,而莉莉爱上了一位法国画家。莉莉不再画画,她认为绘画属于韦格纳身上的特质。

一个男人被装上阴道

完成身体重置后的莉莉与她的恋人

婚姻解除之后,莉莉回到德累斯顿接受最后一次变性手术。她强烈要求拥有完整的女性生殖系统——即拥有生育能力。于是她毅然做了子宫与卵巢移植手术。由于当时没有抗排异药物,所以术后莉莉并没有康复,于三个月后即1931年9月13日去世。死后也埋葬在德累斯顿三一公墓(Dresdner Trinitatisfriedhof)。她的坟墓于1960年代一度遭拆除,之后又重建恢复,于2016年4月22日对公众开放。

电影中为莉莉做手术的医生性学家Magnus Hirschfeld和外科医生Kurt Warnekros被合为一人,也有可能莉莉是一个潜在的双性人,因为他同时拥有男性和女性两套生殖器官:和睾丸不同,卵巢是在做手术时才被发现的。可惜的是,Hirschfeld在那时为他所做的医疗记录根本不可能查看到了,因为医院德国性别研究中心所有的档案和图书馆在1933年纳粹上台执政时被烧毁了。

格尔达得知莉莉去世后悲痛欲绝,并和丈夫离了婚。她重新回到了哥本哈根,留守在这个与莉莉和韦格纳共同生活的地方。格尔达生前的最后几年一直在酗酒与贫困之间挣扎,直到1940年郁郁而终。

莉莉逝世后,她的朋友厄恩斯特·哈瑟恩化名为尼尔斯·霍伊尔(Niels Hoyer),收集了她的自传和回忆,编成《从男到女:莉莉·艾尔伯的告白》(Fra mand til kvinde: Lili Elbesbekendelser)一书,1931年在丹麦正式出版;随后,英文版《从男到女:第一次变性》(Man into Woman: The First Sex Change)也于1933年出版。2000年,作家大卫·埃伯肖夫根据莉莉的经历出版了小说,也就有有了后来的《丹麦女孩》。

时间来带了20世纪中叶,1965年8月22日,一位来自加拿大产妇诞下了一对双胞胎兄弟,分别叫布鲁斯(Bruce)和布莱恩(Brian)。在他们刚满半岁时,被发现有包茎问题,这使他们在排尿时有困难。

今天看来,只需要进行一个简单的包皮环切就轻松解决的事情,可在当时却搞出了了一个大新闻——布鲁斯的生殖器被用来封闭血管的电灼针给整个烧掉了。

布鲁斯和布莱恩

布鲁斯和布莱恩

要知道按照当时的医疗技术,对男性的外生殖器进行重建几乎的不可能的,焦虑的父母带着自己的孩子在美国四处求医。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出现了。

约翰·曼尼,这位哈佛的博士专于性和心理领域的研究,在当时颇有名气,甚至上过不少电视节目。

那时的曼尼博士提出“性别中立理论”,他认为儿童在出生时是无性别差异概念的,对性别的认知几乎都来自于后天的环境和教育如果从小对儿童进行“性别的再教育”,并加以正确的培养,他们都能改变原来的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