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情感 > 正文

讲述:男同性恋感染艾滋病的经历

来源:心同网 作者:心同编辑 时间:2009-05-20 【投稿】 字体【

同性恋,这是一个敏感的话题。而今天与记者面对面的艾滋病感染者就是一位男男同性恋者。据了解,男性同性恋艾滋病感染率在中国艾滋病高危人群中位居前列,仅次于吸毒。所以

同性恋,这是一个敏感的话题。而今天与记者面对面的艾滋病感染者就是一位男男同性恋者。据了解,男性同性恋艾滋病感染率在中国艾滋病高危人群中位居前列,仅次于吸毒。所以,今天我们这个报道绝不是猎奇,而是要走进一个感染上艾滋病毒的男同性恋者的心灵,呼唤大家共同关注艾滋病,一起参与到遏制艾滋病流行的行动中来。

本次对话人物

艾滋病感染者:牛哥(化名)

性别:男

感染方式:男男性传播

与牛哥碰头,比地下党还“地下党”

找一个艾滋病人采访不容易,而要找一个感染艾滋病毒的男同性恋者面对面采访,那真是难上加难。因为同性恋者称他们自己是“柜中人”,他们不愿意面对镜头,也不愿意白天与记者碰面,我们的采访也只能以这种特殊的方式进行。

“不能写真名,不能泄露隐私,不索取联系方式。”在相关卫生工作人员再三向记者转达这样的立场后,在世界艾滋病日前夕的一天晚上,记者终于等来与牛哥的采访机会。

“接头地点在某公交车站旁边,时间7点左右,记者穿黄色衣服,背电脑包。”相关卫生工作人员单线联系牛哥,把记者的信息提供给他后,记者便提前来到接头地点耐心等着。

7点许,记者隐约发现,一位男子远远驻立在七八米开外注视着记者的举动。他慢慢走近记者问:“你是等我的晚报记者吗?”“嗯,我就是。”仔细打量确认后,牛哥笑着说,不好意思啊,我们怕暴露自己。一般情况下,我们都是与相关卫生工作人员单线联系的,就连工作人员的领导都不让知道,保密工作做得比地下党还“地下党”。

牛哥:我觉得有些对不起老婆及家人

“我是一个有家庭的男人,家里有老婆孩子。”牛哥说,他的性取向改变也是前些年的事情,突然发现自己喜欢同性,于是便有了同性恋生活,直到现在自己感染上艾滋病毒,这一切都是在隐瞒家人的情况下发生的。

“面对自己老婆,你觉得你的行为有背叛她吗?”记者问。牛哥沉思了一会儿说,我觉得有些对不起老婆和家人,我心里面也想过正常人的生活,可我觉得我的努力都是徒劳的,越是这样想我在情感上越压抑。

就我扮演的家庭角色而言,我个人在家里面觉得在老婆面前是一个好丈夫,在小孩面前是一个好父亲,同时,我也有自己稳定的事业。之前,我也想过离婚,但我离不开这个家庭。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努力平衡处理好这种关系,但是在外面的话,我就在努力地找一个志同道合的“男朋友”。

艾滋病人要有一种平常心,努力战胜病魔

“当检测出自己感染了艾滋病毒,我感到特别茫然。”牛哥回忆起这些往事,仍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他叹息说,要是以前多知道些预防艾滋病的知识,就根本不会惹上这个病。

原来,牛哥平时在与“男朋友”发生性关系时,没有采取使用安全套等防护措施。在外地出差的一天,他不幸“中招”了。“回家后,我总是感觉自己淋巴结有些肿大,于是去疾控中心检测,当拿到那个检测报告后,心都凉透了。”

“不幸中的万幸,我老婆没有因为我感染上艾滋病毒。”牛哥坦白说,自从自己性取向改变后,他就找出种种理由拒绝与爱人过性生活。也正因为这样保护了自己的老婆。牛哥说,自己染上艾滋病毒,不怨别人,也不需要别人来同情。

“我现在真的很平静,好好控制病情比什么都重要。”谈到现在的心境,牛哥显得很乐观。当记者请他在艾滋病日向众多病友说些什么时,他说就算得了这个病也不要太在意,更不要认为它恐怖,心理坚强有时比吃药还要重要。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艾滋病人应该有一种平常心,战胜病魔不仅需要治疗更需要一种心态。

我愿一辈子做一个预防艾滋病志愿者

同性恋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不少人对同性恋者了解甚少,也有的人甚至歧视同性恋,但是,同性恋者确确实实存在着。牛哥说,“据我了解,目前,在我们这个特殊群体中,跟我一样了解预防艾滋病知识的真的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