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情感 > 正文

背着卡债谈恋爱的日子

来源:GS乐点 作者:心同编辑 时间:2017-09-05 【投稿】 字体【

我早就知道自己喜欢男生。高中的时候就开始隐约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但一直在克制自己的情感,觉得自己是不是心理有问题,怎么会喜欢男生。当时喜欢一个隔壁班的男生,我从来没有跟他表白过,只会默默关注他,买本带锁的日记本来记录他。上体育课的时候看到他穿短裤,我就会心跳加快。

我入圈晚,大学毕业之后才真正接触,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好像内心有什么东西被激活了一样。

我当时想做的就是每天和不同的人约,认识不同的圈里人,更重要的是,我想要约炮。

我早就知道自己喜欢男生。高中的时候就开始隐约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但一直在克制自己的情感,觉得自己是不是心理有问题,怎么会喜欢男生。当时喜欢一个隔壁班的男生,我从来没有跟他表白过,只会默默关注他,买本带锁的日记本来记录他。上体育课的时候看到他穿短裤,我就会心跳加快。

然后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会回想他在操场迎风的时候,下面鼓起的一包,我会清清楚楚的记得他的轮廓,他的腋毛,他的白袜子。这些后来都成了我的癖好,因为它们带给我的冲击最原始,也最深刻,导致我现在还是会喜欢舔别人的腋毛,喜欢看男生穿白袜子。

后来那本记载着他一举一动的日记本混在旧试卷里被我妈当成废纸卖掉了。

但那几年我没有多么强烈的欲望想要和别人发生性*关系,只是在观察。不过我觉得那是错误的,我觉得我再大点可能就会好,可能别人也是有这个阶段。有时候傻到会一个人跑山上的庙里祈求佛祖让这个困扰我的问题退散,走之前还会放香油钱。

不过,佛祖还是让我一Gay到底。

等到我开窍的时候,就势如破竹。毕业之后,我就从金华回家呆了一段时间。就那一段时间我彻底爆发了。虽然在大学的时候也有去一些聊天室,加QQ群,中间也见过一两个人,但都无疾而终。我觉得他们太难看了,根本就没欲望,而且看着很脏的感觉。有一个从江西大老远来见我,我帮他开了房,但见到他时,感觉他又矮又黑。我们在房间里坐了会儿,他就求我,拉着我的手,说想要吃我JB。

那是我第一次和别人发生关系,但我什么也没做,就躺在那给他吃。我第一次也没什么经验,没多久就S了,可能也是憋太久了,S了很多。然后我就起来跑去卫生间洗JJ,那时候我很害怕会得艾滋病,用肥皂洗了两遍还不放心,就出来拿了瓶宾馆的可乐进去再冲洗,我就觉得可乐是可以杀菌的。

他坐在那,一声不吭地看着我进出卫生间。我出来之后就说有事先走了,那天我就把他一个人扔在了宾馆。他给我打电话我就按掉,发信息也不回。第二天他给我发信息说自己已经在火车站了。现在想想也挺对不起人家的。

毕业之后,我就有点小心思,打算先玩一两个月再找工作。在校时就有公司找我,但我说考虑考虑,后来就都没去。爸妈平时都在外面忙做生意,我就一个人在家呆着,中午去爸妈店里和他们吃饭,晚上等他们回来做饭。他们也不催我出去找工作,很相信我。

在他们眼里我是镇子里最不让父母操心的一个孩子,这话是他们说的。

但那时候我手里没钱,平时爸妈也只给些零花钱。我就想着办信用卡,找了个老同学,托点关系办了张信用卡。当时下卡就五千块钱,但对我来说还是挺不错的了。

一个人在家就会胡思乱想,饱暖思淫欲,总想着找人Z爱。然后我就约了一个。当时我都是同时在聊好几个,挨个约。这就是我想要休息一段时间的原因,先照顾好小弟弟,然后再出去闯世界。

约的时候,花的都是信用卡的钱。约到自己喜欢的就会多花点,吃饭,看电影,开房,有时候都是自己一手包办。总觉得把人约出来不花点钱会让人觉得小气。卡用起来就像钱是捡来的一样,平常舍不得喝的5块钱饮料,现在喝起来没什么压力。

然后,第一张卡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被我刷爆了。紧接着我就办了第二张,卡到了之后,套现还了第一张的最低还款额,那时候已经拖了好几天了。但这些我都不在意,那会儿喜欢上一个炮友,比我小两岁,那段时间就跟着了魔一样,他一下班我就去找他。他有女朋友,而且说年底就要订婚。我们这里基佬结婚的很普遍。但是我喜欢他,结婚就结婚吧,只要他愿意再出来玩,都好说。

我第一次玩10是跟他,我什么也不懂,就知道要戴套,要用润滑油。有时候我做0都不知道怎么灌肠,常常灌到一半就想放弃,肚子又难受,又担心会有尴尬的事情发生,也是摸索着来。他比我有经验,入圈比我早。

在一起时间久了,我也没有工作,但是“谈恋爱”这种事又很花钱,你也不知道钱都花哪儿去了。我们花的最多的是开房吧,有次我带他去杭州玩了四天,车票他自己买,其余都是我付,那次旅游就花了小一万块。我是想借此机会让我们更紧密一些,总说旅游是检测关系最好的方式。当时也是喜欢糊涂了,根本顾不上。

那段时期,我买衣服的次数都多了。买的鞋子都藏起来穿,怕我妈看见会质问。谈个恋爱越谈越自恋起来,越来越骚包,购物车里的东西越来越多,穷开心。

直到我把第四张卡快刷爆时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那时候最害怕的就是中午银行打电话催账,不敢接又不得不接。那时候连最低还款额都快还不起了,我也不知道循环利息这件事,然后账单就跟滚雪球一样,搞得我最后焦头烂额。这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

但这件事我没跟他说,他以为我爸妈做生意,会给我钱花。我只能维持表面的光鲜,像没事一样跟他出去玩,也只能靠性慰藉被催债的痛苦。

后来,我的卡债崩了,银行电话打到了我妈那里,之后就东窗事发。四张卡总共三万左右,被我全花光了。那段时期,恋爱大过天,总觉得暴雨将至,至少身边有个伴。但事后想想,这些都太不现实,困难来了只能自己扛。后来我爸、妈、奶奶边骂边把我的卡债都还了。

他们以为我去赌博了,我什么也没说,想起这件事都是一阵愧疚。

后来,我跟他说起信用卡的事,他说我傻,如果他知道我都是刷卡消费,他肯定会阻拦我。是啊,后悔药没处买。他当时还拒绝我给他换苹果手机的,那时候我打算确立关系。

在这件事之前,也想的挺多,就算他结婚之后,我们也保持情人关系。我也不想两个大男人住在一起过小日子,这个在我们这种小镇子里太不现实。他是体制内的人,不可能抛下这一切跟我出去过流浪者一样的生活。

这件事之后,我被吓傻了,第一次被人说要起诉我。还了钱之后,我就被爸妈逼着去找工作。很快我就在温州找了份汽配公司的外贸工作。就跟他分开了,他刚开始也会时常开车来温州找我,我也会在周末回家找他玩。性还是不错的,但我已经没有当初那么急迫想要跟他在一起的欲望了,这也是拜工作所赐。

后来他结婚了,生了个小闺女,我给包了两千块红包,我自己赚的。

年轻嘛,总会犯错的。

讲述 | Nic伟

文 | 小老虎(GS乐点:gays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