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情感 > 正文

国企8年升职前我向领导出了柜

来源:网易 作者:大米 时间:2017-08-22 【投稿】 字体【

我的工作在国企,我自己也知道,在体制内的国企出柜意味着什么。但我总想,作为一个同性恋者,我出柜就不会再有任何伪装。刚刚离婚后,有单位领导给介绍“条件好”、“父母是领导”、“找工作待遇好”的女友,开始我还都礼貌性地见一见,见过之后便都回绝了。

前言

2013年,我28岁,之后我经历了直同婚、同婚、出柜。

我把这段经历写进了《天台上的冷风》,于2015年9月在网易人间刊发。自从出柜之后,家人逐渐接纳了真实的我,可在单位里,却并没有顺利。

作者文章《天台上的冷风 》

1

我的工作在国企,我自己也知道,在体制内的国企出柜意味着什么。但我总想,作为一个同性恋者,我出柜就不会再有任何伪装。

刚刚离婚后,有单位领导给介绍“条件好”、“父母是领导”、“找工作待遇好”的女友,开始我还都礼貌性地见一见,见过之后便都回绝了。

相亲的时候,对方关注的多是“你薪酬怎么样”、“房子多大的”、“贷款还得怎么样了”、“为什么离婚”。前几个问题都好回答,只是“为什么离婚”我不知道如何作答。如果只是一句“性格不合”,这个理由有应付的嫌疑;如果如实回答“我是同性恋”,那不用十分钟,全公司上下将人尽皆知。

我很纠结,纠结自己到底该不该来相亲。

不相亲该有个理由。“既然单身为何不相亲呢?”“又不是去相亲就一定要娶人家姑娘”“这个经理很重要,她介绍的你一定要去看看,不为对象也要为媒人的面子”……我真的要疯了,“好心”的领导们总是不厌其烦地促成下一对,似乎真的以为自己就是月老下凡来“渡劫”一般。

还有领导语重心长地跟我说:“离过一次就不要那么高要求了”。我只能苦笑。我知道,自己绝不可能再找一个女人娶回家,亲手制造一个“同妻”。

2015年,我最终决定在公司公开出柜。一则可以摆脱这些“介绍对象”的困扰,二则或许可以扭转身边同事对同性恋的误解。

每个单位几乎都有八卦的女同事。有一次午休闲聊,我就跟她们出柜了。几乎一个个都是惊奇的眼神,都说我在开玩笑。我就把之前发表的文章给他们看,并拿出手机让她们看我的Blued(男同交友软件)页面。她们纷纷表示:“我们不歧视,这很正常”。

慢慢的,总有三三两两的中年女同事来看Blued上的帅哥。同事聚会我也时常带男友参加,男友也在国企上班,已出柜。

我会跟同事们普及什么是LGBTQ,什么是Les,什么是T\P\H……一切似乎都很友好,我也经常在社群里夸赞我们公司同事的包容。

“下凡渡劫”的“月老”们也再也没有出现过。

2

就这样相安无事到了2017年3月,我在这家国有企业已经工作了八年,从分公司职员到部门经理再到公司的副总,每年的考核总是名列前茅。我从未刻意溜须拍马,全是凭业绩吃饭。

当时,我所在公司的总经理调任。集团公司高层找我谈话,肯定了我这几年的工作成绩,并决定让我在分公司主持工作,4月份升任总经理。

忽然有一天,办公室座机响了,是集团公司董事长的电话:“来我办公室一趟”。在路上,我的脑子飞快旋转,自信最近没有什么工作拖沓和失误。

深吸一口气,我叩开书记的办公室门,办公室里坐着的是董事长和市纪委派驻的纪委书记。

董事长开口说:“小X,你的工作大家有目共睹,可是你的私生活有什么问题吗?”

“我离过婚,这个报备了,其他没问题。”

“你微信朋友圈怎么回事?最近群众举报到市纪委,你和一个男生拥吻。你是不是发着玩的,这个你今天当着纪委同志的面儿,说说清楚就好,别担心,不影响工作。”

我突然想到,有一次去成都参加同学会,在朋友圈里公布了我和男友拥吻的照片。我的微信没有分组,所有的同学、亲戚、朋友、同事都可以看到。“同性恋亲友会”的活动、海报、文章也一直都在转发。大家也多是点赞祝福,我觉得这很正常。

面前董事长的眼神似乎在示意我:你就说是闹着玩的,什么都不会影响。纪委书记一直没有讲话,他紧盯我的眼睛。

我这才意识到,原来我是被“举报”了。

不承认?总经理职位就在眼前,薪酬待遇也会涨不少。

承认?那奋斗多年的目标也将转眼泡汤。

我反问自己:出柜是为了什么?狭义上,是为了逃避和异性恋女人结婚,更深一点,不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真正的同性恋者,改变人们固有的偏见吗?你自己都认为同性恋是正常的,是和异性恋一样的。现在歧视来了,你要选择低头吗?

我沉默了一分钟,“是的,我是同性恋。”

此话一出,董事长的身体像是一下子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靠在了椅背上,纪委书记把手里打印的我和男友拥吻的照片扔在了桌子上。屋子里一点声音也没有,时间好像在这一霎那凝固了,我能清楚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我甚至看到了领导们金丝眼镜框上的灰尘。

这一刻,我在心里笑了笑,恭喜自己又突破了一道心里防线,战胜了自己内心的欲望和恐惧。接下来就听天由命吧。降职,党内处分,开除,都可以。

3

我以为这就是结束了。

突然,董事长又开口了,“你可以改吗?集团公司的分管领导、监事会领导都对你的工作表现评价很高。你只要可以改掉,一切都不是问题。”他带着期许的语气说。

“董事长,如果有一个升职的机会摆在你面前,条件是让你爱上一个男性,并且放弃你现在的妻子和女儿,你可以改吗?”

“我当然不会。”

我用沉默代替了回答。面对这两个50多岁、从事党政领导工作三十多年的直男,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

“性向是天生的,这个世界有3%-5%的人群是性少数群体。不光同性恋,还有双性恋和跨性别,当然还有95%的异性恋者,他们共同组成了这个世界。虽然您是领导,但在这一方面,您可能之前没有了解。这个人群不会因为外力的影响缩小或者增多。天生的性取向是不能改的,就像您不会爱上一个男性,这是一样的道理。”

“那个和你接吻的男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