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情感 > 正文

被袁爷爷强奸过的13岁少年

来源:GS乐点 作者:小老虎 时间:2017-04-08 【投稿】 字体【

在我13岁的时候被人抱上大腿,然后偷偷强插进来的时候,我很害怕,我怕被我爸妈知道,我怕那个人被揭发,总之我怕身边的人受到伤害,但忘了自己是受伤害的一方,那时候我怕给家人找麻烦。

讲述|Shang宁

文|小老虎

被袁爷爷强奸过的13岁少年

在我13岁的时候被人抱上大腿,然后偷偷强插进来的时候,我很害怕,我怕被我爸妈知道,我怕那个人被揭发,总之我怕身边的人受到伤害,但忘了自己是受伤害的一方,那时候我怕给家人找麻烦。

小时候我跟着爷爷奶奶,他们对我很好,但我爸对我很严格,我妈也是,那时候我不喜欢他们两个,动不动就打我,筷子拿错了打我,吃饭的时候把胳膊放在桌子上打我,吃不下饭也打我,反正一言一行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不好的,需要严厉管教。所以我不能是一个考分低于80分,或被老师请家长的人,一切都要按部就班,也不能作出任何出格的事情。

我奶奶当时在自己家开了个小店,在自己的院子前卖自己种的小菜和土鸡蛋。院子前面有条马路,很多邻村的人去车站的时候会经过这条路。到了夏天的时候,我奶奶还会制作一些凉茶来卖,有些过往的人会在我们家院子里歇歇脚,喝喝凉茶或冰镇饮料跟啤酒。放暑假的时候我就在院子里帮忙收拾,有时候就直接趴在桌子上写作业,有时候累了就躺在墙角的竹席上睡觉,枕头是我的各种用过的习题册堆成的。

很多路过的人会认得我,有些大人会逗逗我,有些带着孩子的大人会让孩子跟我一起玩,我很听话,有人要玩我的玩具我就给,从来没有因为抢玩具而跟别的小朋友拉扯。这些玩具是我爸妈从各个地方带过来的,我积攒了很多,但他们买给我的都不是我喜欢的东西,我喜欢毛绒绒,可以抱着的玩具,而他们最喜欢买扎手的金刚,火车,挖掘机之类。有些孩子会偷偷带走,第二天他们的家长就会带过来还给我。那时候村子里的人感觉都蛮团结,大家彼此关照。

邻村有个姓袁的爷爷会经常来我们这个小店,跟我爷爷抽水烟,聊天,下象棋,有时候天快黑了才回去,我爷爷奶奶留他吃饭他从来都是拒绝。听奶奶跟别人聊天的时候说他老婆很早就去世了,一个人住,一个人做饭,有个闺女在镇子里做公务员,有时候去他闺女家帮忙带孙子。他孙子比我小两岁,但我很少见到他。之前去邻村找同学玩的时候会经过他家门口,有时候路过会见着他,他看见我会叫我过去,然后给我一些小零食,摸摸我的头,笑笑,但从来不问我任何事。我拿过零食说谢谢爷爷就走开了。他的裤兜里总有零食,随时都能掏出来一样。

那时候我13岁,他五六十岁。

他第一次触碰我下体的时候是在我窝在墙角睡觉的时候,睡的过程中我硬了,硬到把自己胀醒。醒来就发现袁爷爷坐在我旁边。我坐起来眯眼看四周,想找我奶奶。他说我奶奶在后院煎药草。那次我没觉得说是他把我摸硬的,但我从来没有被自己胀醒的经历,睡中恍惚有手在下面抚摸的感觉。

那会我没觉得害羞,就愣愣还没醒透地坐在那看着短裤里挺起来的JJ,他坐在旁边也看着,嗤嗤地笑,还拿大拇指压我的G头。他没说什么,捏了捏我的脸,然后双手抱拳夹在自己的大腿中间坐在那看着外面。不一会儿,我奶奶端着一大盆药茶进来,我见她进来就又倒头侧着背对着袁爷爷。

天气很炎热,吊扇在呼呼吹,吹下来的风都是温的。过了一会儿,我奶奶拿条沾了凉水的毛巾过来帮我擦脸,擦脖子,擦后背,把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擦了一遍,那时候我很容易起痱子。擦完我觉得舒坦多了,很快就又睡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袁爷爷已经离开。我奶奶一边念叨我睡太久晚上会睡不着,一边拿着毛巾来帮我擦脸擦脖子。我坐在那里很茫然,但彻底清醒了,开始呆呆地回想着刚才勃起的事情,内心好像有扇门被打开了一样。那一刻我没办法理解性欲,但也并不是我第一次体验勃起,而是第一次那么硬,硬到我没办法忽视,感觉自己的体内有东西需要被拔出去,不然会憋得很难受。我开始想,袁大爷的手是带着魔力的,尤其当他用大拇指压我G头。

那时候我的字典里还没有同性恋这个词,周围只有男女的事情,模模糊糊的。

后来又有一次,在下午,他趁我奶奶在后院煎药茶的时候又摸了我,但那次我实打实感受到了,他把手伸进了我的裤裆。我不敢出声,也不敢张开眼,只能假装睡过去,心里默念他赶紧把手收回去,因为我害怕,就莫名害怕,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很快,他突然把手抽了回去,我听到了我奶奶的拖鞋声,我猜她抱着盆子进来了。但是她应该没看见这位袁大爷对她孙子做的事情。

没过多久的一天,我去邻村找同学玩。那时候去谁家玩都是不速之客,招呼都不打就去人家里,小朋友们也基本都会在家。可那次我扑了个空,他姐姐说他跟妈妈去县里买鞋子了。我见没什么可玩的就打算往回走,路过袁大爷家的时候,他推门出来,像是看见我过来似的,他示意让我过去。我那会儿并没在意他之前摸我这件事,觉得大人经常逗我玩,我是这么相信这个想法的。主要是可能又有零食可以吃,想拿着零食一边走一边吃回家。

然后我慢慢走近他,他问我干嘛去,我说找同学玩但是他不在家。他说那你来爷爷这里玩好不好。我其实是着急回家看猫和老鼠,每到下午三四点的时候,点播台就会一直循环猫和老鼠这部动画片。我就跟袁大爷说我要回家看动画片。他轻轻推着我的肩膀说他楼上有电视。

乡下的房子基本都是两层的,一层是厨房和客厅,二层是主卧和次卧,楼层不高。我进他屋的时候闻见老人专有的气味,带着点闷闷的湿气。里面比较暗,没有玻璃窗,门上全是木板,里面被遮得严严实实,之后厨房边上有个小窗户透着点光进来。

袁爷爷一只手搭着我的背,一只手顺带把门带上,我听见上锁的声音。他说我带你上楼看电视,楼上还有哇哈哈和饼干。我当时很想回家,但想到有东西吃,而且猫和老鼠就要播了。我本来上同学家就是想和他一起看。袁爷爷见我不挪步,就拿起我的手拉着我带我上楼。

我不是一个倔强的孩子,我只能听之任之,跟他走。走到楼梯口那,我看见一张看似一位奶奶的照片挂在墙上。我们那有个习俗,会把过世的老年人的照片挂在家里,我想这应该就是他老婆了。我一步一步往上走楼梯,袁爷爷很安静地跟在后面。进屋之后,我闻见更浓重的老人的气味,里面好像好久没通风了。光线也依旧很暗,他的床上挂着蚊帐,他把蚊帐拨开,让我坐在床上。然后他就去开电视,调到播放猫和老鼠的电视台后,就拿了一瓶哇哈哈,插上吸管递给我,还拿了一些饼干。

我一边喝一边吃一边看动画片,袁爷爷坐在旁边陪着我一起看,手抱拳夹在自己的大腿中间跟着我一起看。看了大半会儿我觉得热,让袁爷爷可不可以把电风扇开开,他就把电风扇开开了。又看了一会儿之后他说“小乖你坐爷爷大腿上吧,爷爷抱着你看。”,我当时觉得奇怪,我又不是没地方坐,为什么要坐大腿上。没等我多想,他就坐过来,把我撑起来坐在他大腿上,我也没拒绝,但也没继续多想,被猫和老鼠吸引着。

抱了一会儿我发现不对,他的一只手在我的大腿上滑上滑下,我就又开始觉得奇怪,但还是不啃声,一边喝一边吃一边看动画。又过了一会儿,袁爷爷说“小乖你把裤子脱了好不好,这样会更凉快。”他一边说一边就把我的裤子褪下了,都没等我回应。那天我就穿了一条短裤,没有穿内裤,因为嫌热,他这一脱我就光着屁股坐在他大腿上了。

我坐在那很别扭,看了一会儿,他就开始玩我的JJ,然后扶着我前后挪动蹭他的下面,我能感受到他的下面。我当时也不知怎么了,一只手拿着哇哈哈,一只手拿着饼干就定在那让他做这件事情,因为我当时懵了,加上我胆小,根本就没想到要起身走掉。

但罪恶的是我有点心慌,就是有种性欲望的感觉,可是心里却很不愿意这样,我怕被我爷爷奶奶知道,然后告诉我爸妈,怕他们会说我打我。我就被抱着在他大腿上磨啊磨,越磨力度越大,我就说袁爷爷我想回家了,他让我别怕,说在跟我玩游戏之类。

后来他就索性把拉链拉开说你看爷爷的JJ好好,比比看是不是比你大,然后就亲了一下我的脸。我连看都不敢看,一直盯着电视屏幕,希望猫和老鼠赶紧放完我就可以回家了。但是他还是继续他的动作,好几次试图要X进来,我就喊疼爷爷。

过了一会儿,他就从枕头底下拿出了一管皮炎平乳膏...

在那之后我就坐在袁爷爷的腿上被强奸了。

他进来的那一下我锥心地疼,眼泪都出来了,但我没哭出声。他就抱着我磨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时候就射了,我手里还是举着那瓶娃哈哈和饼干。他把我放下,我站在那,头也不敢回,后面感觉被撕裂了一样。我就开始抽泣,什么也不说。

袁爷爷一边擦着自己带着屎的JB,一边安慰我说没事,爷爷只是跟你玩一个游戏。

他太低估一个13岁的孩子了,我完全知道他在干什么,因为在我更小的时候,在半睡半醒间中看见过爸妈静音看黄色VCD的场面,这些动作我见过。他拿纸擦了擦我后面,就把我的裤子穿上了。

然后整个屋子散发着我的大便混合着皮炎平的味道。

他问还喝不喝哇哈哈,我说不喝了,想回家。他紧了紧皮带就带我下去了,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迈下来的,疼得不敢弯曲腿走路。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给了我一张十块钱,说这是爷爷给你买东西吃,然后把他塞进了我的口袋。他没跟我说不要跟别人讲,我想他默认我不知道这件事的具体意义,然后就放我走了。

我就这么一路走回家,进门的时候我怕奶奶看出异样,那会儿她正在忙,我就快速上楼,也顾不得疼了。进房间我就锁门,走几步之后我摸了摸屁股,发现湿湿的,我扭头抓起短裤一看,血都渗出来了,我赶紧脱下来拿去卫生间沾水搓,想把它洗干净,不然我爷爷奶奶看见了就完蛋了。但我怎么洗都还是有印子,我就索性把他包起来偷偷放书包里,趁机会背出去把它扔掉,如果我奶奶问起我就说破了丢了。

从那以后,我见着袁爷爷就躲着他,我把那十块钱买了东西分给了同学们吃。我从来没跟人提及这件事,最好的小朋友也没跟他说。当时我感受不了或理解不了这件事对我的伤害有多大,除了肉体上的疼痛以及心理上的巨大压力。那段时期我几乎是魂不守舍的,见人就躲,放学就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尤其每次看见袁爷爷来我就会上楼,或我听见他的声音我就会在自己房间里呆着不下去。那段时期我非常自闭,我花了很长时间才从那段经历里稍微走出来一些,围绕我的想法都是被猥亵的画面,还有性这件事。但我什么概念都没有,情绪很单调。

之后我再也没看猫和老鼠,但凡我看见猫和老鼠或皮炎平,或哇哈哈的时候我就想起往事。

后来我去了县里上高中,到了我上高二的时候,袁大爷因为心脏病去世了。话说整个初中我就没见过他几次面,而袁爷爷和他口袋里的零食在之后发生什么我就不知道了。那时候我也在跟自己的性取向作斗争,渐渐地,那件事也就慢慢淡化了,在我还没彻底搞清楚的时候,我开始男同性恋小孩纠结的成长过程。

他去世的时候正好是寒假,我也没听爷爷奶奶说起。那天我被同学叫去他们家玩,路过袁大爷家的时候经过他家,他们家人在给袁爷爷办丧事,特别大的一张遗像挂在门口,直勾勾看着来往的人,我看他遗像的时候总觉得他在看我。然后以前的那些画面就跟潮水一样涌来,我有点不寒而栗。

那天晚上我就做噩梦,梦见自己被锁在袁爷爷的屋里没办法逃出去,周围黑压压,他站在那里,手里拿着零食在微笑着向我招手。第二天起床我细思极恐,下楼梯的时候还把脚给崴了,手机摔了出去,屏都摔碎了。

后来我问我奶奶关于袁大爷的事,她说袁大爷后来就渐渐不来店里了,我想他应该是没办法面对我爷爷了吧。我听我奶奶说他经常路过会问起我,但那时候我已经跟爸妈一起住,搬出爷爷奶奶家。

后来我想,他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被世俗扣押的男同性恋,没办法在那个狭小的范围里寻找真实的自己,只能从懵懂的小孩身上发泄欲望,这是我的猜测。我也不知道具体有多少小男孩遭殃,尤其是普通男孩,他们可能也经过很久的内心斗争才能爬出来,可能到现在都是一场梦魇,但我现在已经原谅了他。

你不知道,一个小P孩竟然可以承受那么多,大人们却只会觉得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我想当时如果我跟我爸妈说,下场会是怎么样,但以当时的状态,我肯定是没办法自己主动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