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情感 > 正文

约炮不如花钱找MB?

来源:GS乐点 作者:小老虎 时间:2017-03-24 【投稿】 字体【

花钱买性这件事对我来说,其实是对自己最大的负责和宠爱。我不是教唆基友去找MB,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取舍和选择,只是对我来说,我觉得自己的性被满足了之后变得更从容一些,不像以前那么急不可耐想要寻找什么,有点迷失。

约炮不如花钱找MB?

我一直对MB好奇,但我从来没胆子或机会去约。有时候我都挺抗拒一个人去理发店,因为不喜欢有人触碰我的身体,还要问一大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但没办法,每次都是硬着头皮去,等到对自己的发型忍无可忍的时候。

我有个朋友,他是一家知名公司的管理层人员,一个月拿很多钱,但基本没有自己的私人时间,总是在出差,要不在加班。他几乎从来不约炮,不用约炮软件,目前也没有男朋友。之前交过几个,但目前已经单身快两年了。他说对他而言,刷软件约炮纯属在浪费时间,觉得那是属于“饥不择食”的高中生的娱乐,他也很难对上面的人有感觉,这是他的原话。

他有个习惯就是每个月会找几次MB到家里来,他说这样更好,既能挑选自己喜欢的菜,人家也能把他服务好,我当时一听觉得挺好奇,问了一堆比如多少钱一次,要不要给小费,如果来的是跟照片上差距太大怎么办等等。他长期有往来的是两个不同类型的MB,都是精壮J.大的,一个26岁,一个27岁,他说他最喜欢26岁这个,服务更周到。27岁那个话不多,埋头苦干型,但技术不错,体型也更棒。我朋友说他每次来肯定是吃了伟哥的,他隐约能感觉到。

他每个月会“临幸”他们三次左右,后来跟那个26岁的那位私下来往,直接把钱给他,变得有点像朋友一般,但我朋友还是分的很清,不会拖泥带水,保证彼此只是“消费”的关系。他说MB其实更在意性安全,而且定期检查,他们的性安全意识会比一般基友要强,这是专业MB的业务要求,当然也有肆意报复的“野鸡”。我朋友说那个26岁的MB每次做完检测都会主动给他发结果,就算他没要求,他也会发过来。但是他们做爱从来都是戴套的,而且戴的是双重保险,厚一点的保险套,因为对方头大,据说跟别人做的时候有过破套的情况。

因此,找MB一直是我心头隐隐地小梦想,觉得一定要体验一次。在我做了一些思想工作之后,有一天周末室友出去过夜,那天夜里11点多,我内心很躁动,就给我那个朋友发了个微信,问他现在叫MB会不会太晚,他说帮我问一下,等了好半晌他回复我说现在只有那个27岁的有空,问我行不行。我也属意那个26岁的。后来我就加了这个27岁的,我就叫他L吧。

L的头像就是他光着上身的照片,看上去很诱人,像一个健身教练。他知道我是那个朋友介绍的,也知道我第一次玩,他说平常不会去别人家里的,一般都是客户开好房他才愿意出来。但他说跟我朋友很熟,也经常去他家,最后答应来我家,但要报销车费。我就答应了,也谈好了价钱。

差不多到了一点他才过来,我半掩着门让他自己进来,那时候我已经都准备好了,穿着小短裤,小背心。还在自己的卧室里点了两个蜡烛,放上音乐。其实我内心很紧张,感觉有点冷。他进来的时候,我假装坐沙发上翻杂志,我看他比我想象的要高,穿着牛仔裤跟黑皮衣夹克,挺man的。他说他跟朋友出去喝了点酒。我问他要不要喝点什么,他说来杯温开水吧。然后我就去厨房接水,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把鞋子脱了,正准备脱裤子。他看我出来,问我可不可以让他先缓缓,洗个澡。我说好,他就冲我笑了笑,露出很洁白的牙齿。

他身上有香水的气息,夹杂着一点酒气。穿着白色的袜子,脚看上去很大只。可能喝了点酒的缘故,他没我想得那么不爱说话。一边脱衣服,一边问我是做什么的,来北京多久了这类客套话。等他把衣服都褪去之后,没一会我就Y了,特别尴尬,支着帐篷站在他面前。我尴尬地往回退,坐在沙发上拿了个靠枕盖着。但还是被他发现了。

他脱完衣服就去洗澡,被我一览无遗,验货很满意。我站起来给他拿毛巾的时候底下还是支着的,超糗。然后我就去自己的卧室躺下,我把衣服都给脱了。过了五六分钟,他就光着屁股进来了。

我们并没有马上开始,我就躺在旁边跟他聊天,一边聊一边鼓起勇气摸他,这是我第一次这么仔细地摸一个肌肉男的身体,起起伏伏的,非常有手感。我问他有没有客人提出过分的要求,他说有客人要求他穿着正装,用皮鞋踩着客人的头,有要求让他淋尿的,还有要求让他把JY射在一个小玻璃瓶子里保存起来的,还有客人要当场买他穿过的内裤等等,但更戏剧的是有跟客人在做的时候,对方男朋友推门进来打他男朋友,最后他还光着屁股劝架之类,还有一个刚成年的小基友包了他一个星期,故事很多,基生百态。

后来聊着聊着我们就开始了,那是我第一次被干到想求饶的,半个小时不带停,刚开始的十几分钟特别赞,感觉自己要被C射,但越到后面我就越觉得直肠特别酸痛,最后一点快感都没有了,我被顶到完全没办法B起,后来是我主动要求停下的...

他说基本上第一次被他干的小基友都这个反应,他就会建议对方用rush之类。当我问他有没有吃伟哥,他说有时候会吃,看人。如果对方长得不好看,或他自己状态不好的时候就会吃一点。我问他那今天晚上有没有吃,他说没有。我问他做0么,他说看价钱,做0比做1要贵。

后来歇了一会儿,他就主动帮我打出来了,他自己却没有出来。我们躺在床上聊了会儿,聊到最后他开始犯困,我问他要不要在这里睡,他开玩笑说这就算是包夜了。我说包夜就包夜吧,看你挺累的。他说没事,家里还有狗要遛,已经一天没回去了。

“有狗要遛”这句话让人听着好窝心,但很快我就打消这个想法,人家为什么不能养狗。

躺了有半个小时,两多点了,他起身穿衣服,脸上有点疲态。穿好衣服,我给他钱,他数都没数就塞自己钱包里了,他翻开钱包的时候我瞄见了一张小Baby的照片,我问他说这是你么?他说是他小闺女,刚满周岁。

我内心又开始五味杂陈,我问他是不是同志,他说自己结过婚,没两年就离异了,现在应该是双。我很少相信一个人说自己是双,但从他嘴里说出来我却有点开始相信他。我问他是怎么进入这个行业的,他说来钱快,听一朋友介绍的。感觉他并不愿意多说这方面的事。

他走的时候我还抱了抱他,傻逼似的说了句照顾好自己。他说“你以后多照顾我(生意)点就好。”

然后我就送他到电梯间。

后来缓了好久,我才从这一次里缓过来,然后就又开始很想念,但做一次又要缓很久,我以前约的都是lousy laid(糟糕的性)吧,没有经历过这种“一炮绕肠三日”的。

我后来没约过那个26岁的,一直找的这个L小爸爸,可能我内心对那个没见过的小闺女和小狗有种莫名的好感吧,而且重要的是他的活其实很好,我喜欢这种激烈的。

我现在也觉得约炮挺浪费我精力,而且十个里能有一个好的就不错。索性,我就花钱买,一步到位,我要肌肉男,器大活好有经验,召之即来,不用寒暄,不用发自己的照片,不用惴惴不安担心被拒。完事之后把人送走,我还能睡个安稳觉。我要在性这件基本的事情上保有尊严,而不是在软件上跟人“乞求”一样,有时候还要看人脸色,弄得自己不愉快。

花钱买性这件事对我来说,其实是对自己最大的负责和宠爱。我不是教唆基友去找MB,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取舍和选择,只是对我来说,我觉得自己的性被满足了之后变得更从容一些,不像以前那么急不可耐想要寻找什么,有点迷失。

讲述 | 独自晚餐的壁

文 | 小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