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情感 > 正文

真实事件!同志伴侣17年仍无法替他收尸

来源:心同网 作者:大潘 时间:2017-03-11 【投稿】 字体【

17年半的相处,我们还不算家人吗?你活着的时候,我们总是每隔一个多月就回你老家一趟;你父母也每隔两个月就来我们家住上一个星期;17年半下来,想想我和你们家人见面的次数还少吗?

真实事件!同志伴侣17年仍无法替他收尸

●17年半的感情,同志没婚姻,办理后事的无法是我…

你姐姐来了。我知道你跟你姐姐一直不太亲,可是我还是必须通知她来办手续。在医院的时候,医生和护士就知道了我们的关系,可是医生在你出事后,也说你的一切后事都必须由有血缘的亲人来处理。

我和你生活了17年半,我们天天在一起,我们天天同一个桌子吃饭,我天天为你煮饭,我天天睡在你的身边,你让我天天爱护着你,可是我却没有权利在你生命走到尽头时,替你办理你的后事。可以在文件上签名的,不是我。

我们过去近18年的互相扶持,近18年一起的灿烂,近18年一起的丰盛,到了你生命的尽头时,居然都不算数。

医院把你送走的时候,也没让我多看上一眼,就要我明天一早来领你出去。

●离开一个星期:遗嘱

你火化的那个晚上,你妹妹来了电话给我,说你母亲要我到律师事务所,谈关于你的遗嘱。

我说:“在你哥哥的葬礼上,我们不是都谈过了吗?”

你妹妹说:“母亲还是希望在律师面前把事情说清楚。”

我没有反对,但当下就只是想躺下来,让悲伤疲惫的心有一个休息的空间。

既然老人家觉得必须做,就做吧。

第二天一早踏进律师事务所,发现你全家人都来了;你父母、两个姐妹,还有她们的丈夫;我就知道,这应该不是一次愉快的对话。

律师是你的朋友,是你家人在你的葬礼上认识的。

大家坐了下来,我把你的遗嘱交到你律师朋友的手里,他才说了门面话,你母亲就说话了。她很冷的说,你去世后,她要拿回她孩子的财产,她把她认为属于她孩子的东西,如数家珍般,一一数了出来,还说,孩子没了,她最少必须得回她应该得到的东西。

我的眼泪当下就完全失控的飙了出来,我连话都说不上来,只能低下头,让眼泪疯狂的流着。也许没有意料到我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大家都惊呆了。

等我心情比较平复,我说:“他昨天才火化,为什么我们必须这样沟通?真的没有其他的方式解决钱的问题了吗?我们不是一家人了吗?他要是看到我们为了钱的问题这样讲话,你想他会怎么样的受伤害?”

你姐夫还没让我喘过气来,就开始插话。我不知道他说了什么,我只意识到那是一些很难听的话。我知道,在一边看着整个过程的你,一定会很难过、很生气,而且开始骂人。

你活着的时候,我们总是每隔一个多月就回你老家一趟;你父母也每隔两个月就来我们家住上一个星期;17年半下来,想想我和你们家人见面的次数还少吗?

我虽然不是很会讨好你家人,可是我也不会说错话。知道他们一直对我们的关系感觉不好,觉得你应该结婚有孩子,觉得是我让你走上同志的道路。所以,我也就绝不让他们在亲友面前感觉尴尬。

17年半的相处,我们还不算家人吗?

可是,这将近18年的关系,看来还是不足够的。情况很僵,我伤心得回答不了他们的问题,他们却还是七嘴八舌的在说话。

你的律师朋友忽然发话,很严厉、很大声的对着你姐夫喊道:“麻烦你马上给我离开这里。你和这件事情无关,你不应该留在这里。请出去!”

你家人都呆住了,你姐夫也卡着不知如何是好。

他还没有回过神来,你的律师朋友又说了一次:“请马上出去。”他才愤愤不平的离开。

你家人还没回过神来,律师说话了,他表示根据你的遗嘱,我是你遗产的唯一合法继承人;我是可以不把这笔遗产和任何人分享的。假如我愿意和其他人分享,这是我的善意。

你最喜欢的小妹发话了。她知道你的遗嘱是把财产留给我,她觉得你母亲也不是要逼我把钱都拿出来。由于我们之前每个月都会定时给老人家生活费,现在你离开了,老人家便担心往后费用没有着落。

她丈夫也说话,大家也只是担心老人家,希望他们接下来的日子在金钱上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他说你母亲说话也许是重了些,那是因为失去孩子的痛还在,所以,希望我不会见怪。

你母亲听到这些话,又开始哭了。

我说我明白大家的心情,我也不怪大家说话的语气。我知道大家在这件事情上都不容易。我只希望,大家可以好好的,像一家人那样好好谈。我相信你就坐我们身边,我不想让你看到我们为了钱而闹至这样的场面。

我继续说,虽然你把钱都给了我,可是家里要钱,我还是会把钱拿出去的。我让你家人把他们要的数目说了出来,我把能给的,都给了。

走出律师事务所,和你家人道别,安慰你父母,让他们别再伤心。可是,在坐地铁回家的路上,眼泪一直不住的流。我想,你在我身边看着我这样难过,你也一定很伤心。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在你母亲眼里,我们将近18年的生活,原来都不算一回事,原来我还是外人。

我不怪你家人,就算你母亲说了这些话,我也不怪她。她始终是念书不多的乡下人,而且还是老一辈,要她了解我们的关系始终是有困难的。他们能够做到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不出声,就已经很好了,我们还能再强求什么?

可是,你离开已经够让我伤心了,我还必须面对因你离开而留下的,这些没完没了的事物。每一次处理这些事物,你离开的伤痛就肯定被揭开一回。

你离开后,你留下的钱就成了我必须面对的最大伤痛。我知道我接下来必须不断的到律师楼去,然后是法庭,把你名下的一切财物更换名字。仅仅这个程序,就需要花上半年时间。

还有商业注册局、退休基金局、银行、保险公司等等,全都好像没完没了。

你的律师朋友说,要不是因为你立了遗嘱,我的情况会非常的难搞。加上你活着的时候,我从来不管钱的事,钱总是都丢给你,而你又把我们的钱理得妥妥当当,完全不需要我担心。

要不是你立了遗嘱,我可能连自己放在你名下的钱财都不再属于我了。当然,我还能继续工作,生活不会太成问题。可是,失去你已经够让我伤痛,还得为钱的事情烦,就更不容易了。

很想很想你。

( 作者/ 大潘:在马来西亚,忽然遇到了心爱的人,觉得找到了自己,便为这个人留了下来,两个人开开心心的维护着一段生死相许的爱情。待在马来西亚同时也教书、作社会工作,偶尔写写文章,最重要的,还是把自己心爱的人照顾好。十七年半后,爱人忽然逝世,离开马来西亚,继续寻找自己。读书、思考、探讨生命的意义。 )

本文出自《111封寄不出去的情书》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