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情感 > 正文

乱世出柜

来源:GS乐点 作者:杨受受 时间:2016-12-22 【投稿】 字体【

不是我不想出柜,是人民不让我出柜。而且,事实上,我就不是什么死给。我的私人感情生活,除了我自己,也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我今年三十七,我男朋友黄某,比我大两年零四天。

文|杨受受

不是我不想出柜,是人民不让我出柜。而且,事实上,我就不是什么死给。我的私人感情生活,除了我自己,也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我今年三十七,我男朋友黄某,比我大两年零四天,他也不知道是遭遇了什么,或许是因为中年危机的突袭,天天跟我说要出柜的事,不是我不愿意,就是说,以他这样的条件,那不是毁我吗。

黄显扬说:你是不是嫌我丢人?

我说:是,也不是。

我跟他摆事实说道理:我是怕我给你丢人,我跟你说,要是被你的炮友知道了,你是基佬,你就毁了,你就身败名裂了,我好找啊,我这么有钱,你呢?你一个卖寿司的,你还能找到炮友吗?你不能吧。你本来就是那么滥交的一个直男,现在也不知道是内分泌失调,还是荷尔蒙失败,人到中年突如其来就弯了,你要是出柜了,你怎么跟以前那些跟你那些风华正茂的炮友们交代,至于你要认识我的朋友和家人这件事,还是暂且搁置,你就当老鼠咬逼了吧。不管我怎么样,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他还就非不信我这个邪,要跟我去外婆家吃饭,还让我介绍他的时候加个前缀。

我问他,你是想让我叫你黄攻显扬呢,还是叫你男朋友。

他说,男朋友就行,省得你家里人有太多画面。

很多年前,我在我外婆家吃年夜饭,我舅突发奇想,说了一个关于基佬的笑话,幸亏他有一个自己说自己笑的特异功能,没那么尴尬。全桌都听得云里雾里的,都不知道他说什么,也不好笑。

几年之后,我带了黄显扬去我外婆家吃年夜饭。我跟他们说,这我男朋友黄某,今天晚上来吃饭。我还以为我舅会手抖,没想到他竟然没有。而且我一家人都跟黄尼玛相谈甚欢,我妈还说,你这个男朋友比你开朗多了,性格又好。这可把黄显扬高兴坏了,就跟在马路上捡过五分钱似的,想想又笑笑还,黄某回到家跟我说,你看见没有,你家里人根本就不反对,你妈还说我是你男朋友。

我根本就不怕他们反对,而且我妈说的是,你是我的男性朋友。不信你去我们家茶餐厅帮忙试试, 我妈不管见着谁,哪怕是俩同性,都会问点菜那一个,刚才那个是不是你男/女朋友?因为我妈上菜的时候讲求要精准,要一步到位,怕不知道他们坐哪才这么问的,好多小同志,都在误会我妈意思的情况下,跟她出柜好几回了,都答得挺一鼓作气的,看着都替他们惋惜,这都是跟谁啊。

最后我还说,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没人会信的。为什么没人信呢,我直,我直你知道吧,也就是我跟你这么多年同学,不然我会这么委曲求全放低身价跟你没日没夜的搞基吗,我缺心眼啊,再者说,你又不是特别好,姿势又不是懂得特别多,全真教有那么多阵法你懂那一式吗?天罡北斗阵,七十二路辟邪剑法,你懂啊?你以为你是谁,一天到晚老想着出柜。

黄丑扬说,那你也可以说我是你老公,这不是一目了然了吗,老公这个词,总没错吧。我忙说,别,千万别,我跟你还没结婚呢。而且你说这个词你不觉得浑身发冷,有点起鸡皮还有点犯恶心吗?搁在旧社会这是个骂人的词,我们知识分子都是叫先生太太,以前我都是叫你老同学,突然叫你一声老公,我要是这么说,我家里人估计以为我讲错话了,说不定还会当场耻笑我讲话吃螺丝。出柜这么严肃的事,你会希望是这个结果吗?

他又提出,想要认识我的朋友圈。

我问他,你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让全村人都知道我们搞基?你想过我外婆会去你家门口喝农药吗?他说,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觉得跟你在一起名不正言不顺的,好像在搞地下恋情。我说了,我不太想跟太多人交代我的私人感情,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而且我跟我朋友聚在一起都是互相埋汰别人的女朋友的,我怕他们埋汰你,毕竟你的条件不像我这么优异。他们攻击不了我,只能攻击你了。我怕招人话柄你知道吗,你又是我男朋友,我觉得你的表现也算是可圈可点,没必要给他们说你。

黄丑扬还说,那么,你也可以跟我出席一下我的生活交友圈子啊。我说,别,千万别。我知道你们聚在一起没别的,就是互数对方女朋友的缺点。我没那意思,我又没有女朋友,我又不认识他们女朋友。我们聚在一起没话聊真的,我觉得这样最好,我不干涉你,你也不干涉我,我们互相都有自己的私人空间,我们彼此相爱又各自精彩,我们分拆上市,这样最好。

他两个字总结:痴线。

最后交涉无果,以冷战终结。我都没发现这个黄丑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他家里根本就不会给他任何压力,我家里也不太管我,非得昭告天下似的,他怎么不在家门口铺张红地毯回趟家跟登了次基似的,神经病。我跟他说,黄显扬,我的性取向只会对我有兴趣的人交代,目前也就是你,偷着乐吧,你这个傻逼。

我以为问题会就此打住,没曾想啊,黄显扬有天在家收拾东西,发现我抽屉里堆积了数十个金戒指,龙风手镯。他还竟敢刺探我说,你这些哪来的,又去抢包啊?谁去公园抢包了,我穿着拖鞋真金白银去商场买的。他还竟敢又问我,你买来送给谁?我还能买来送给谁,都是一个尺寸的,我炮友又没有你多,还不是等以后嫁了,有点嫁妆婆家能瞧得上嘛,我有钱,我想买就买。就跟你买衣服似的,看见好看就买,也不管穿不穿得过来。我买的还保半值呢,你那些衣服买了也不穿,你要等着将来死了当寿衣啊?你死了你能穿几套啊,你还打算中场换啊。

他道理上说不过我,只能转移斗争方向,让我星期三去他家吃饭,见见他爹妈。我说,这背叛我的原则,我赚那么多钱,到头来还要应付别人,我有病啊我,不去,反正我就是不去,你要去自己去吧,我又没子宫,你也不用来我们家应付我外婆,她都给你介绍过多少回卖猪肉那女儿了,我不是说我不许你跟她发展,就我外婆吧,她这个人有白内障,卖猪肉的女儿长得跟你表妹似的,整个中环就我外婆说她好看,她不就是看中人家家里卖肉嘛,想将来我们拿货的时候,靠你的关系可以便宜点,就你这样的,连寿司都捏不好,再往菜市场里面这么一倒插门,这不毁我们家么,你又不会切猪肉,到时候缺斤少两的我们上哪说理去,街坊邻里的,而且你又给我当过几天男朋友,我总不能为了两斤猪肉就跟你撕吧。你在这个抽屉里随便选一样,去你家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他说,又金又银的留着给你当嫁妆吧,你星期三来我家吃饭,然后黄丑扬就生气了,因为我没去。

因为这事儿,他没少跟我作,还迁怒于我随身佩戴的玉石,他还敢在我家质问我,你这个玉石哪里来的?我说我初中同学送的,戴了二十几年了,这辈子不打算摘。他嫌弃说,觉得有点土,几次跟我床戏的时候都想摘了。可惜啊,毕竟我一个习武之人,身手这么矫健,体位这么多变,那是你想说摘就摘的吗?最重要的是,我那个玉石是短线打死结的,除非拿剪刀剪断,徒手肯定拿不下来。

后来他也学精了,想趁我睡着拿剪刀剪下来,可惜啊,我一个迷途少年,这么昼伏夜出的,他睡觉我就玩电脑,我睡觉他就上班,想偷袭我?简直是痴人说梦。接着他就更一发不可收拾,说两句就生气,而且还敢摔门。我说,黄丑逼,你连电脑都不会修,叉批跟瘟七都区分不了,也就我杨某受,花良家的价,把你这个失足买回来,你也敢跟我生气?你最好别激怒我,我是报复性人格。

我又说,你最好对你自己的错误有深刻的认识,尤其是,你又是一个白吃白喝的,住我的用我的,你再敢给我摔门试试。我再跟你说一次我是报复性人格,你信不信,我把你新买的内裤都写满你的名字?以往为了报复你,我两支笔都写没油了,但是这次我还敢报复你,你信不信,我看你以后还敢拿内裤去洗吗。在我掷地有声的抨击和严肃的威胁之下,黄尼玛就不敢那么生气了,可还是对我抱有点谴责心里,他说,你再敢在我的衣服上乱涂乱画,我就在你脸上画满鸡巴,写满你的电话号码,我看你以后还敢出门吗。

他总谴责我抱怨我,每次都把朋友送给我的东西收藏得很好,用都不舍得用,可是我们之间都没有点定情信物啊,卖身契的,继而他又提议,他想买俩戒指,上面刻上我俩的名字,我戴他名字那个,他戴我名字那个。我忙说,别,千万别。我就一个死卖奶茶的,这个配置太高调了,我怕露富。

见我不肯就范,他还哄我,没人会觉得你戴的是真的。我说,那就更不应该戴了,太虚假繁荣。我们劳动人民不要丢了自己的身份,你一个卖寿司的,我一个卖奶茶的,本来我们就很相配了,不需要搞虚假的自吹自擂,也不必要学习那些资本主义的华而不实。我们要懂的适当的自我封锁,不要让社会的不良风气吹进来。干脆你买一个ipod得了,人家ipod shuffle能刻字,特别隽永,还能听歌。

黄尼玛沉默而不语。我说,你不是想戴刻有我名字的吗?我买那些上面每个都有,你拿去戴吧。他又问我说,你平时又不戴,你买那么多干什么?还刻名字,真想留着当嫁妆啊,想倒贴给我啊?我又说,我当然刻名字了,不刻怎么证明是我的,我就是防着你们这些白吃白喝想在我身上刮钱的。我就是宁肯一买掉半值刻名字再掉半值我也不便宜你们这些白眼狼。我哥说得太对了,你们就是养不熟,要养的但凡是什么东西,反正就是养不熟。黄尼玛神经的一逼,突然爆发,他又大声讲话,他还竟敢质问我:我什么时候用过你钱?

我觉得黄尼玛这种低智商物种,应该是不能双轨思考的吧,所以我没有跟他吵,而是换话题说,我们老板不许我们穿金戴银的,买个手表行么?听说斯沃琪电子手表也能刻字还有五米防水,我做奶茶我就不怕了。然后黄尼玛撂下一句狠话,你要戴你自己戴吧。

这人整个有点自我矛盾。

我擦,不是他提议我戴的吗。只能由我来主持残局了,我对黄尼玛苦苦相劝,我说,黄尼玛,你也知道,我平常这么能作,我是不会低声下气跟你讲话的。我又不是讲真的,就跟你开玩笑嘛,就说你买这些衣服,我拦着你了吗?我也没有啊,你又不是用我的钱。还有,你说你俗吗,大热天干嘛呀,穿金戴银的,多难看啊,而且,这个东西又不保值,你还买,这不是象征着我们的阶级感情很容易贬值吗?黄尼玛彻底不理我。

我一直认为,就让黄尼玛这么一辈子不理我算了。

可是后来他为了挽回我,怀揣着一大笔省吃俭用不吃早餐存下来的碎钱,去买了俩戒指,拿给我的时候还不情不愿的说,你不是老说我都没送过东西给你吗,拿着吧。并且把戒指砸在我脸上,要不是我当时有点没睡醒,精神不够充沛,他已经死了。而我只是跟他说,牛逼什么呀,贷款买的吧,穷逼就不要谈什么感情了,还想约我出柜,你凭什么呀。紧接着他说的话我有点说出不口,毕竟我是那种有廉耻的资深肄业生,我就从来不会说了动词之后还当场实践。

唉,野生动物。

他是有勒令我一定要戴着,可惜我偷偷换成了我买的那些戒指中同款的一个戴上,毕竟别人送我的东西,我是不会用的,如果弄脏了我就再也没有了。黄尼玛还一直幻想,以为我家里人会发现我俩戴的是同款戒指,继而进一步承认我们的不伦畸恋,我跟他说,你知道吗,我朋友送我的这个手机,年前用到现在,我妈也是因为我弟爆料她才知道,又是我妈爆料我家人才知道,而且这是出于一群中年妇女对新生科技的新奇与热爱。就更别说这个戒指了,恐怕我要戴到我死了殡仪馆不让一起烧,然后这个戒指没处安,留着嫌晦气丢了嫌可惜,我妈才可能知道。而且我是不可能与你一起入土为安的,我已经跟我哥说好了,我的骨灰要一半洒在皇后码头海域,一半洒在惠康超市门口,上次我去惠康买的蓝莓和樱桃太他妈酸了。

道理说了那么多,他还是不听劝,在某一个可以携带家眷的烧烤阵容上,他死活要跟我去玩,他对他的交际手腕还挺有信心的,以为自己特别会聊天,他还说我肯定能跟他们成为好朋友。我说,我的亲戚朋友除了赌钱,对别的没有半点兴趣,还都没读过什么书,我要是不明说,现在黄显扬住在我家跟我睡觉,整天跟我无套,他们就不当一回事,就算是他们当一回事,那也只是说,怎么能无套呢。

难道我还告诉人家,我们是固炮啊?

我跟朋友们介绍他,这是我男朋友黄显扬,来玩。没人理我们,只顾着打牌,我也打算烤两串芦笋吃吃就回家,有个朋友要上厕所,就叫黄显扬坐下帮他顶几分钟,他就坐下了,我哥那种文盲,打牌最喜欢骂脏话,动不动就叫别人回家含diao,黄显扬听了,又以为这个词是专门针对他说的,回回我哥叫他含d,他就小声说其实我们在家也不单纯就是含d,把正在吃芦笋的我吓得不清,这要是让我朋友都知道我是个受那还怎么得了,我放下芦笋,劝他赶紧回家,他还不情愿,肯定是想给我作个什么大妖。

果然,走的时候,我哥问我,杨受受,你跟你朋友这么早就走啦?你们吃饱没有?我都没来得及张嘴,黄显扬那逼就接人家话茬说,没事儿,没吃饱,我们回家可以含d。我震惊地看着他,他又看我,直到朋友开口:呵呵,不要开这种玩笑啦男朋友,我们说含d只是说着玩的,不是真的叫你含d,你要含也行,但是别含我们杨受受啊,我们杨受受又不是基佬,你说是吗。

黄显扬错愕得一时讲不出话来。

我还安慰他,你看吧,不是我不想出柜,是人民不让我出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