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情感 > 正文

九年之拥别

来源:GS乐点 作者:伶伶 时间:2016-12-14 【投稿】 字体【

然和瑞的名字很相近,两人的颜值也很高,似乎长得也是相像的。他们曾经出现在我们杂志上,乍一看还以为照片中是一对刚刚结婚的夫夫。这本是一个非常符合世人眼中所谓王子与王子的浪漫爱情故事。以分手收场的这份故事足够让人感慨唏嘘的了。

采访、撰文|伶伶

本文取自《GS乐点》伴侣专刊

九年之拥别

然和瑞的名字很相近,两人的颜值也很高,似乎长得也是相像的。他们曾经出现在我们杂志上,乍一看还以为照片中是一对刚刚结婚的夫夫。这本是一个非常符合世人眼中所谓王子与王子的浪漫爱情故事。以分手收场的这份故事足够让人感慨唏嘘的了。

就如然所说,如果真把两个人固定在时空中,我们可以设计出种种道路,最后两个人依然在一起,但感情可能是另外一种样子的:不是固定的,人是在变化的,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在变化,所以就会变得很复杂。即便我们规划了一条很好的路,最终他们也很可能就是不会走下去。

“我自己当时没有路,理所应当就一直是有他。”

他们在2012年分手,之后的一年,然感到极其空虚难受。从前两个人的生活,突然间没有了,不存在了。突然一下子,手机再也不响了,短信里没有了瑞的消息。突然,然不知道该去做些什么,因为他从来也没有为自己做一个计划,或是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去做些什么事,从来没有。

并不少见,短暂的青春,两个人相处,互相维系着幸福的时光,拥有的一切都让人懈怠惫懒。世界的维系需要耗费精力,幸福总是一不留神就会偷偷溜走。爱情如同人类所拥有的其他一切事物一样,不论美好还是不那么美好都是个减熵的过程,不付出能量和代价可不行。

2013年一整年的时间,然都在考虑这件事:他开始做各种尝试,去旅行,健身,去逛街,买各种东西,但发现都不对,都不是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2014年年初的时候,他开始画画,那个时候,他每周末都会到双城咖啡馆画画。自己一个人就在那个角落里画画。“后来有个朋友,他看到后就说,你画的画很像自闭症儿童的画啊。”当时,他还想,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因为在一开始的认识里,他以为自闭症是一个不与外界交流的(状态)。他估计自闭症者的内心世界是很孤独、很灰暗的那么一种感觉。所以他还挺奇怪的,就去了解一下,了解之后才发现,那其实是对自己的过誉。

“那些孩子们画画的那样的一种方式和状态,让你了解到,断绝与外界的关系之后,他们能够很专注地沉浸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面,颜色就是颜色,绘画就是绘画,他们不像我们去思考这么多。”

后来,然就在业余的时间开始做自闭症儿童的公益活动。一四年的时候,然帮他们做过一场画展众筹,后来每年都继续做下来。

“一三年,你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找了这么多的方向,但依然感觉很空虚,但后来在做了自闭症的这个项目之后,你会发现,当你进入到他们的那种孤独的世界里面之后,你完全忘了自己的孤独,你就走出自己的孤独世界了,就是这种感觉。”

然现在业余的时间忙于三件事:参加了哈弗大学一个社会创新培训项目SEED,后来开展有关公共叙事领域的培训;自闭症画展的众筹项目;支持一个朋友的儿童绘本的创业,在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上,教授三到八岁的儿童社会情绪管理。

“我们有一个固定的班底,就5个小朋友。每一次录视频的时候,我跟这五个小朋友一起。我们就开始讲故事,他们都叫我大眼哥哥。然后大眼哥哥哥就跟他们一起讲故事,学习社会情绪管理。”

然笑着拿下黑色镜框,他说要戴着,一摘下来小朋友就不认识他了。

痛苦的一三年给他留下了几个很好的习惯,一个是健身,另外一个就是,一个人看电影,周末早场。一个人坐在正中间,周末早晨人很少。他说,会喜欢去电影院看的那种感觉,旁边无论是坐了什么情侣。就在那黑暗里面,他们爱干什么干什么,你就坐在那里,所有的黑暗环绕着。前不久,北京国际电影节,他看了《来自远方》,一个墨西哥的影片,老少恋。

在此之前,然绝对不可能一个人做很多事,之前所有的计划都是两个人。后来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吃火锅,一个人去旅行,一个人逛宜家。他在微信朋友圈里面转发,说:“一个人能做的事我基本上也都做过了”。好处是,不必再花任何精力去挑选,由自己心性就好。

生日,相遇

然和瑞的相遇是浪漫的,他们在长沙读书,但不是同一所大学。然和他的一个闺蜜,两个人的生日只差一天。所以,他们每一次都是在中间的日子一起过生日。瑞作为然闺蜜的高中同学,受邀来参加生日宴。

“他那个时候,就坐在一个角落里面,也不说话,很沉默。然后也不大引人注意,因为我当时是一个挺活泼的人,所以可能就跟很多人哈啦、说很多话。他是不说话的,坐在角落里面,所以我当时其实没有很注意他。但是,那一天正好长沙在下大雨,他就穿了一件短袖,所以很冷。然后我闺蜜就向我借毛衣。她说,‘我同学很冷,你能不能给他借一件毛衣,’就是这样。”

所以,然就借了一件毛衣给瑞。

毛衣给了他们一次再见面的机会,就如同白娘子和许仙的那把雨伞。

瑞后来又来见然,还毛衣。当时是非典期间,学校封校,大门被锁上了。他们隔着铁门口,瑞把毛衣递过去,然后然接过来。

“当时那个阳光还挺好的,就那样照着。当时他说,你不出来转一转吗?因为我们之间也没有透露过这样的一些信息(关于性向)。他说你不转一转嘛,我当时觉得还挺纳闷的。但是,我似乎感觉到了,这是我似乎能感觉到的。然后我就说,我们学校封校了,现在没办法出去了。然后呢,他就笑了一下。我当时觉得,那个阳光照着,他穿着一身白衣服在那里笑,感觉好像在看一朵山茶花在笑一样。”

那个场景,一直存留在然的印象里面,在他的脑海里面。后来他们加过QQ,在QQ上联系。然是四月份的生日,瑞是五月份的生日。五月份瑞过生日的时候,叫了然的闺蜜,把然也一起叫上。在瑞的生日会上,他有一本同学录,那个时候比较流行写同学录,就每人写一句话。一开始瑞还一直问然,唉,你怎么没有带你的女朋友来啊,你怎么没有带谁谁谁这样子。然当时也不明说,后来就在同学录上写了《野百合也有春天》开头的一句歌词,就是“仿佛如同一场梦,你像一阵春风轻轻柔柔吹入我心中”。写完之后,他们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然是北京人,瑞是长沙人。

后来然回到北京,瑞也来到北京读书。他们都考研,在同一个考研辅导班。然是他妈妈帮忙报的,瑞是他姐姐帮她报的,而且是在湖南报的名,机缘巧合,两个人报到同一个考研辅导班。瑞来北京的时候然去接他,暑假那段时间,瑞就一直住在然家里。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