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情感 > 正文

妈妈以死相逼 同志哭着跟女人做爱

来源:心同网 作者:曾宝莹 时间:2016-11-30 【投稿】 字体【

性困扰当然不会只有异性恋男人才有,男同性恋也会发生类似的性功能障碍。虽然在治疗过程中有些微差异,比方说在检视生活压力、伴侣关系的影响时,得多注意他们是不是被家人逼婚、是不是因为害怕恋情被发现而太过恐惧。

这几天,台湾婚姻平权法案沸沸扬扬,让我想起许多男同志个案性治疗的故事。性困扰当然不会只有异性恋男人才有,男同性恋也会发生类似的性功能障碍。虽然在治疗过程中有些微差异,比方说在检视生活压力、伴侣关系的影响时,得多注意他们是不是被家人逼婚、是不是因为害怕恋情被发现而太过恐惧,伴侣间有没有因为双方家人不谅解而争吵,除此之外,大部分治疗程序就和异性恋男人一样,没有太大差异。

都得处理阴茎敏感度过高、过低的问题,调节自律神经,让勃起状态、射精反射恢复正常,也都要训练控制控制射精的能力,当然也得处理心理过度紧张或是无法提起欲望的问题。但有时候,我也会遇上比较特别的男同性恋个案。他们勃起功能正常、持久度也没问题,但却仍然希望进行性治疗,因为他们必须和女人做爱、走入家庭,完成父母心愿。

他们在会谈的时候,大多是怯懦不已、紧张万分的,说不清自己遇到的困难,只能不断结巴跳针的说着:“和女人不行”。遇上这种状况,安抚引导是免不了的。 “很尴尬、很紧张喔,我懂。没关系,你尽量说,我绝对不批评你。说说看,是不是自慰可以,和女朋友不行?还是怎么样呢?”一般状况下,温暖的引导就足以让个案鼓起勇气开口诉说。

但这些男同性恋个案,却还是会继续跳针:“也不是……就是跟女人不行……就不行……有办法吗?”缺乏资讯根本无法判断,这时候我只好把同性恋当成一种可能性直接说出来:“有些处男没和女人做过爱,会因为紧张而无法勃起、或是放不进去,这就不太困难。但有些人是男同性恋,对女人根本没欲望,这种难度就很高了,但还是有人做得到。不过就算可以,那也不是做爱喔,基本上我不建议这么做,太痛苦了。”

大部分男同志这时候就比较能说出自己真实的状况,我也能更进一步和他们说明改变的方式和意义,同时我也会鸡婆地把男同性恋成功走入婚姻后所经历的痛苦,一一诉说。听完我的详细说明后,大部分男同志都会选择回去和父母继续协商,不仅因为不想强迫自己走错误的道路,更不愿意去伤害不知情的女孩,组成一个没有爱的家。但有时候,还是会有些男同志,一切都明白后,还是想拼尽命完成父母心愿。小五就是这样一个令人心疼的个案。

“所以还是有可能吗?就算是性交也没关系,只要能结婚生孩子就好了。唉……其实我和男朋友在一起10年了,本来想好好过日子,拖到爸妈放弃就好了,但我妈前阵子闹自杀,说我再不结婚,她就要去死。我只好和公司里一个很喜欢我的女孩子交往。然后跟男朋友说,我先去结婚生孩子,之后就离婚,这段时间我们就先分手,免得他太痛苦。等我离婚了,如果他还是单身,我们再在一起。其实我痛苦的要命,但我没办法让我妈自杀,只好伤害我男友了。”

小五继续说,“上个月,我和这女孩谈到结婚的事,她说如果我们一直没做爱,她是不会和我结婚的。我想反正早死晚死都是死,赶快解决也好。和她做之前,我上网问了几个结了婚的男同志前辈,他们都说,不要开灯、不要摸、不要亲,找到洞就赶快插,不要想,就当作是孝顺父母。那一天,我订了高级旅馆、准备了一大瓶润滑液。因为觉得对不起她,所以还先带她去吃大餐、再送她去做spa。”

然后小五就照前辈的指示,“不亲、不摸、不开灯,挤了很多润滑液在老二上,怕她痛,我也挤了一些涂她那边。但我一摸到她下面,就觉得恶心害怕,好想逃跑,但为了我妈我一定要做到。先把自己弄硬后鼓起勇气顶进去,但顶进去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好像被强暴了,让一个我根本不爱的人包住我整根,真的好可怕、感觉好糟。”

“我脑海里出现男朋友、爸妈的脸,还有这个女孩子单纯的笑容,阴茎就立刻软掉了,后来再怎么弄也硬不起来。我跟她说对不起,应该是紧张所以不够硬。她却跟我说:『你是gay吧。没关系啦,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但我们还是分手吧,我不能看你一直痛苦。不要怕,我会祝福你的。』她的话听起来温暖又贴心,但我却把她臭骂了一顿,我警告她不要乱讲,‵别害我不能结婚。然后穿了衣服摔门出去,一路跑到车上才放声大哭。”

小五哭着跟我说,“我……我不可以这样啊……我一定要跟女生做,我不能让我妈自杀……帮帮我。”小五在会谈室里哭了半个多小时,看他压抑着喉咙低声啜泣,我的心也跟着揪成一团。当然我没有接受小五的请求,又聊了半小时后,我给了他所有对同性恋友善的资源,他擦干眼泪撑起身子,虚弱地说了最后一句话:“我好想告诉我妈和女人做爱真的很可怕。”

唉,何必呢?孩子爱谁就让他爱吧,小五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他不需要靠一个女人来成就他的幸福。

文/曾宝莹(台湾心向性健康管理中心负责人。性心理博士、性健康疗愈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