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情感 > 正文

和老外的第一次

来源:GS乐点 作者:走召_Chao 时间:2016-11-20 【投稿】 字体【

因为看过很多欧美的GV,所以我对欧美男生的肉体很着迷。我一直觉得我的白马王子是一个强壮,体贴,注重生活品味的外国人,将来和他结婚,生活在国外...

讲述|走召_Chao

文|小老虎

因为看过很多欧美的GV,所以我对欧美男生的肉体很着迷。我一直觉得我的白马王子是一个强壮,体贴,注重生活品味的外国人,将来和他结婚,生活在国外...所以,在那段时期,我是看不上本土男孩的,有点好高骛远。但是我的英语又很不好,在学校又没好好学,不能和外国人沟通顺畅,就只停留在肉体层面。还有一点,我喜欢外国人是因为他们在床上真的能征服我,从生理到心理,他们更注重你的感受。

但到现在我都没真真正正交过一个外国男朋友,一般玩三四个月就变回普通朋友。可能是我没办法和他深入交流吧,肉体很快就腻了。一般是我还没玩腻,他们就腻了,他们需要一个能够交流的性伙伴。有一些寂寞的时候还是会找你,也就相互利用身体。偶尔找个中文好的,要么太难看,要么看不上我。我蛮粘人的,他们不喜欢被粘。

唉,折腾不起了,现在早已转战国人市场,目前正在和一个金融男约会中,他是陕西人。

我第一次和老外是在我大学刚毕业那会儿,还在实习。我在gaydar网站上认识了一个在北京工作的澳大利亚人,他的名字叫James,忘了姓了,M开头。他在北京做澳洲教育的推广工作,有点类似于留学服务。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在石家庄工作,反正他到处跑。

当时是我主动给他发信息,那时候我就只看外国人的档案,看到他的照片感觉还挺帅的。照片里他在雪地里,一只手提了串爆竹,一只手拿着根烟假装要点燃炮竹的样子,看着挺幽默。他光头,个子不高,眼睛很漂亮,睫毛很长,整个人很有活力的感觉。后来他给我回信,我们就加了MSN聊了很久,有一句没一句的。

再后来他从石家庄回来,那会儿他住大望路南边的一个小区。他回来没几天,我们就约在了大望路SOHO的中国银行门口见。那天他下班晚,我们就没有约饭。我也是好不容易等到天黑,拿了瓶红酒就去赴约了。那会儿是深秋,晚上天气有点冷。我先到,站银行门口走来走去,后来觉得太冷就去附近的屈臣氏逛了逛。

等他到的时候,我就出去找他。路上发现有人跳楼了,看到的时候已经被围了起来,当时蛮害怕看到这些事情。绕去了银行门口,在那见到了他,他也知道有人跳楼了,我们远远站着看了看就走了。

他比照片上要好看一些,虽然个子不高,但很自信,让人比较舒服。他中文还不错,之前在浙江大学学过中文系,所以能聊一会儿,但说实话也还好,说快了他还是不好理解。没聊几句他就问我要不要直接去他家。我就答应了。那天我穿的是新的靴子,买大了,有点滑脚,走到一半的时候不知怎的就脚底抽筋。刚开始我还勉强走,假装没事,结果他走路速度比较快,到了马路中间我抽筋得实在厉害就跟他说我脚疼,那会儿我都不知道脚抽筋怎么用英语说,他还以为我脚扭伤了。

一路上他就扶着我走的,我感觉很尴尬。

走了好久才到他家,起码有两三站地。到了他家的时候,他给我倒了杯水,让我先坐厨房休息会儿。他家不大,进门就是厨房和用餐的地方,左边进屋就是卧室了。卧室里用书架隔开,一边是工作台,另一边靠窗的是床。他有把吉他,我让他弹一首,他说他刚开始学习吉他。

他问我吃了没,我说没吃,他就给我做吃的。我很骚地就要求我可不可以洗个澡,其实我是为上床做准备的,那时候饥渴呀,总是直奔中心。洗完出来,我故意穿着小内裤,有点冷,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当时真的很作。他做好东西端来,是一个蛋包着虾仁奶酪和青椒啥的,撒点酱我吃着还不错。吃完饭我就上床了,他给我放了张DVD让我先看着,他要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什么电影我忘了,是一部美国青春喜剧。

其实我已经急不可耐了,老扭头看他。

一会儿他就过来了,然后我们就开始了。这是我第一次和外国人,非常爽,很爽,我叫声很大。在他之后我就再也没找到这么美妙的X经历了,真的就跟GV里差不多,痛伴着快感,让人意犹未尽的又满、又胀、又深。感觉他站起来我能被勾在上面...那时候我比较瘦,虽然是第一次遇到那么粗的,但天生会玩,就这样被翻来覆去地弄,完全没问题。

这次过后我就爱上他了,因为他满足了我对X的所有幻想,那时候挺浪的。后来每次见他的时候,我都会带一条中南海的点五给他,他抽烟。偶尔还会在地铁买束花给他,放在卫生间。每次来我都会身心愉快地离开。

后来他带我去他的朋友家玩,一个住棕榈泉公寓的朋友,也是澳大利亚人。那个澳大利亚人好像对我挺有意思的,我从他的眼神里能感受到,但因为他,我和James疏离了。当时也是鬼迷心窍,有了那个人的手机号之后我会心痒给他发信息撩骚。因为他长得更帅,住的地方也很豪华。后来我发信息给他暗示,让他觉得可以约我。

我当时以为我们的对话是私密的,没想到他跟James说了,可能我对他想多了,或者他是一个忠诚的朋友,不想跟朋友的朋友有性关系。James虽然没跟我说这件事,但我感觉得到他开始有点疏远我了。但当时我想勾搭他那个朋友是因为James不想跟我确定关系,他还有个前任老找他。他那个前任好像是半个名媛,搞化妆造型的。

再加上本来一两个星期我们能搞一次,后来慢慢他就不联系我了,每次主动找他他都说忙。那时候年轻,比较饥渴,他不约我,我就约别人。但没有谁能像他那么能做。我也知道他也一直在约别人,因为我会观察他的上线频率,几乎每天都会登陆交友网站。有一次我去他家,还发现垃圾桶里用过的安全套,里面的JY都还没干。但当时我什么也没说,虽然心里别扭,但找不着立场。

我这人脾气也比较硬,他既然这样我就更不可能想要怎样,身体上得到满足就好了。我有次还跟他说他可以约炮,然后我能不能躲在衣橱里偷看他们做爱,或录下来给我看,他觉得特不可理喻,那时候我真的很脱线。估计从那时候起,他把我当怪胎看待了吧,加上我撩骚他朋友,估计没眼看了。

后来,他搬去了南边的华腾园,住在顶层,我们还会偶尔约一约。有意思的是有次我们在客厅里做,我声音太大,就听见有人在门外的走廊里笑,我安静下来隐约听见有了说:“我X,是个男的!”,现在想想真是太恐怖。

再到后来,我们就断了联系,偶尔会回个短信。有一次他回澳大利亚,大半夜给我打电话说想我了,想和我聊聊,但是我的英语实在糟糕,没聊几句就挂了。然后又是一长段的不联系。那时候我正和另一个老外打得火热。

然后有一次他在MSN上跟我说话,说他约了一个艾滋病的,后来那人死了。他说他那会儿怕死了,所幸后来检测没问题。他说他跟那个人无套了,好在就算无套也存在感染几率的,做攻更低一些。他是有这个毛病,有时候没戴套就想进。这次经历这件事之后,他收敛了不少。但我当时也很害怕,就不敢再跟他约了。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没联系,到后来连MSN都不上了,再上的时候连密码都给忘记了。现在七八年过去了,偶尔会想起他这个人,约过的老外很多,但对他印象很深。我并不是想要再和他发生什么关系,而是想放下过去,弥补自己做的蠢事,真的没法想象当时竟然去勾引他朋友。我希望还能在联系上这个朋友,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跟他道歉我做过的蠢事,还有一些我没办法在这说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