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新闻 > 国内 > 正文

传宗接代压力大 百万中国男同娶妻

来源:心同网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17-09-11 【投稿】 字体【

“若我儿子能改变(性取向),我愿意去死。”中国上海54岁“梅姐”谈到同志儿子时说,但她清楚:“他无法改变。”她日前接受法新社专访时说,为了儿子,她举家从东北搬到上海,只因同性恋在大城市较不会遭歧视。她加入中国“同性恋亲友会”(PFLAG)上海分会帮助同志父母。

传宗接代压力大 百万中国男同娶妻

已在美结婚的中国同志伴侣李涛(左)与段荣丰,盼中国未来也迈向同婚合法。

“若我儿子能改变(性取向),我愿意去死。”中国上海54岁“梅姐”谈到同志儿子时说,但她清楚:“他无法改变。”她日前接受法新社专访时说,为了儿子,她举家从东北搬到上海,只因同性恋在大城市较不会遭歧视。她加入中国“同性恋亲友会”(PFLAG)上海分会帮助同志父母。

母从羞愧转谅解

梅姐说儿子向她出柜时,她的反应如同大多中国父母,失眠、哭泣、觉得丢人。她怀疑是否小时候给儿子吃太多糖,害他变同志,或儿子上大学被同侪带坏、被外国文化影响?她读书发现许多同志因不被家庭接受走上绝路,她开始担心:“好怕儿子从我眼前消失。”

儿子不能改变,所以梅姐改变自己,“我们不能把孩子关在柜子里。”她加入PFLAG,以自身经历安抚许多同志父母,她最常说的是:“你没办法改变孩子。”

中国2001年才将同性恋从《中国精神病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删除,因长期背负精神病污名,加上过去执行一胎化,家中独子肩负传宗接代重责,让中国男同志更不敢出柜。 40岁上海建筑师段荣丰也是PFLAG成员,他说:“感情上,家庭仍是(出柜)最重要因素,但往往也最难突破。”据估隐藏性取向、顺从家庭期望与异性结婚的中国男同志至少百万人。

段荣丰和伴侣李涛前年在美国结婚,李涛妈妈说儿子出柜后“我第一个想到的是,我要拿什么脸见亲戚、见社会、见朋友?问题就出在『脸』太重要了。 ”经一年绝望,直到接触其他同志家长后才惊觉她不孤单。她笑说:“我生一个儿子,现在却有2个儿子了,多好!”

受台湾判决鼓舞

段荣丰说,台湾判决鼓舞了中国同志,让他们觉得华人世界里同性婚不是那么遥远的事,“盼有一天,中国也会让同性婚姻合法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