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新闻 > 国内 > 正文

教材称同性恋是病 女大生秋白告教育部案二审

来源:心同网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17-01-11 【投稿】 字体【

广州中山大学化名秋白的女大生,不满高等教育教科书上称同性恋是病,跟恋童癖、人兽交相同,还提供“治疗”同性恋的方法,去年对教育部提告但败诉。秋白不服判决继续上诉,周二(10日)该案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进行二审,案件未当庭宣判。

教材称同性恋是病 女大生秋白告教育部案二审

中国也有人默默为LGBTQ族群努力,对抗恐同及同性恋污名化。(图为广州中山大学化名秋白的女大生)

(心同网1月11日综合消息)广州中山大学化名秋白的女大生,不满高等教育教科书上称同性恋是病,跟恋童癖、人兽交相同,还提供“治疗”同性恋的方法,去年对教育部提告但败诉。秋白不服判决继续上诉,周二(10日)该案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进行二审,案件未当庭宣判。原告代理律师于丽颖称,秋白方提供了新证据,并将侵权内容进行了扩展,但教育部对证据的关联性未予认可。

秋白因对自己的性倾向有疑惑,前年到学校图书馆查资料时,发现好几本教科书都写:“性心理障碍类型有:同性恋、恋童癖、恋物癖、异装癖、露阴癖、窥阴癖等”,直接将同性恋归为性心理障碍。

书中还提到“治疗”方式,包括电击、冲动控制及性向转移等。秋白认为教科书对同性恋族群公然污蔑,于是向出版社、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局及教育部写信抗议,但未收到实际回复。去年4月及6月,秋白先后告教育部,但9月法院审理时,教育部坚称“污名教材没有侵犯到原告的合法权益”,法院则支持教育部,判秋白败诉。

但她不满判决决定上诉,周二下午北京高院进行二审,秋白表示:“期待高院能够给一个公正判决,让同性恋群体能够在教材中正名。”

根据声援秋白的社群媒体“拉拉公园”的直播画面,她下午在法院外拿着标语在外举行小记者会,但现场记者并不多,网路上也看不到其他中国媒体报导,相较去年一审时有不少媒体采访的情况,显示中国媒体对同性恋议题噤声的情况更加明显。

LGBTQ为男同志、女同志、双性恋、跨性别,以及性向疑惑族群简称。

据新京报10日报道,下午3时45分,秋白状告教育部案开庭,案件焦点仍为“教材监管事项的处理到底有没有侵害秋白的权利”。

代理律师于丽颖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原告在一审提出,秋白在读涉及“污名化同性恋”的教材时,人身权与受教育权受到了侵犯。此次二审,秋白方提交了补充证据,即秋白因选修课购买的一本污名化同性恋的教材——《心理健康课程》,产生了财产损失。综上,教育部对教材监管不力与秋白的人身权、受教育权与财产权存在利害关系。

据其描述庭审现场,教育部坚持一审看法,认为教材监管事项的处理没有直接侵害秋白的权利。“教育部在应诉时对我们提出证据的关联性予以否认,表示这些都不是直接证据。”

庭审结束后,秋白对新京报记者说,对于修改存在歧视同性恋现象的高校教材,自己“决不会放弃”。“如果败诉,我还可以向检察院提出申诉,如果有这个可能性,我当然会尝试。我也会直接去游说出版社与编者,对教材进行修改。”

案件回顾:秋白“三告”教育部

2017年1月10日是秋白第四次与教育部对簿公堂,第六次因“高校教材污名同性恋”提起诉讼。

2015年5月,因在教科书中看到“同性恋是病态”类似描述,秋白起诉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恐同”教材损害其名誉权。但法院认为“该出版行为与秋白没有法律上的直接利益关系”,未立案。秋白转而对教育部提起诉讼,一提就是三次。

“一告”:庭前调解,撤诉

2015年11月24日 秋白以庭前调解形式,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与教育部官员进行对话。教育部称未收到过秋白关于“恐同”教材的举报,建议走举报途径。秋白撤诉。

2015年12月到2016年3月 秋白方寄信教育部,但未收到回复。

“二告”:法院未立案

2016年4月25日,秋白告教育部不作为,法院未立案。

2016年5月,秋白对教育部提起行政复议,教育部不予受理。

“三告”:一审败诉

2016年2月22日,秋白向教育部邮寄举报信,但教育部未作答复。

2016年5月16日,秋白向教育部申请行政复议,再次要求其作出答复,教育部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

2016年6月14日,秋白第三次将教育部告上法庭,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立案。该案被称为“中国同性恋教育权第一案”。

2016年9月27日,一审宣判,秋白败诉。法院认为,秋白对其请求事项不具有利害关系。秋白随即提起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