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新闻 > 国内 > 正文

教材歧视同性恋 中山大学女生再告教育部获立案

来源:心同网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16-06-21 【投稿】 字体【

中山大学女生秋白发现自己有同性恋倾向后,在书本教材中发现“同性恋”的相关解释是异装癖、性变态、精神疾病等“带歧视”的描述。去年秋白以“大学教材污名同性恋”起诉教育部后撤诉,近日她再状告教育部,并再次获立案。

教材歧视同性恋 中山大学女生再告教育部获立案

广州中山大学女生秋白(化名)去年以“大学教材污名同性恋”起诉教育部后撤诉,近日她再状告教育部,并再次获立案。

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14日受理秋白起诉教育部行政不作为的行政诉讼。实质议题仍是教材中存在对同性恋的错误介绍,秋白认为,教育部应负起监管责任。

秋白表示:“坚持走下去很艰难。可是我还想抓住这一次立案的契机,让教育部再次必须正视教材的问题。”

秋白去年发现自己有同性恋倾向后,在书本教材中发现“同性恋”的相关解释是异装癖、性变态、精神疾病等带歧视的描述。

秋白2015年5月向教育部申请公开对教材的监管资讯无果。同年8月,她将教育部告上法庭,原因是教育部未能在15天内回覆她的申请,未能履行资讯公开职责。当时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立案受理。

教育部去年9月寄给秋白寄一份关于延迟公开的答覆信;去年11月24日,此案以非正式开庭的形式,进行一次庭前对话。去年12月,秋白因“起诉的基本诉求已达到”撤诉。

不过,秋白撤诉后,于今年1月起,与80名同伴寄给教育部检举信,指部分大学教材对同性恋表述有误,又未获回应。于是她又状告,并再次获得立案。

据澎湃新闻报道,2016年6月14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秋白起诉教育部行政不作为的行政诉讼。焦点实质仍然不变——教材中存在对同性恋的错误介绍,秋白认为教育部应对此负监管责任。

2015年,中山大学女生秋白发现自己有同性恋倾向后,在书本教材中发现“同性恋”的相关解释是异装癖、性变态、精神疾病等“带歧视”的描述。值得注意的是,2001年4月发布的《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中,已经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序列中剔除,也没有“性取向需要矫正或矫治”的表述。

2015年5月,秋白向教育部申请公开对“恐同”教材的监管信息却无果而终。同年8月,秋白将教育部告上法庭,原因是教育部未能在15日内回复她所申请的“公开对高校使用教材的监管职能”,未能履行信息公开职责。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随后立案受理。

教育部于去年9月给秋白寄了一份关于延迟公开的答复信,在去年11月24日,该案以非正式开庭的形式进行了一次庭前对话,教育部官员在对话结束后通过电话告知,可以将书面投诉邮寄到教育部统一监督举报受理中心,教育部将按照举报监督机制来处理。据《新京报》报道,秋白当天向记者出示了教育部的行政诉讼状,诉讼状中指出,教育部对原告秋白的信息公开申请已经作出回复,不履行法定职责的情形已消除。提请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或依法予以调解。

2015年12月25日,秋白撤回诉讼,据澎湃新闻报道,其撤诉原因为“起诉的基本诉求已达到”。今年1月起,撤诉后的秋白与全国各地80名同伴给教育部寄去举报信,指出部分高校教材对同性恋表述有误,未得到教育部回应。

4月25日,她就举报信未回复一事再诉教育部,得到不立案的答复。5月16日,秋白就教育部不回复举报信件,向教育部政策法规司提起行政复议。此后,这一行政复议被教育部决定不予受理。

据此,秋白就行政复议不被受理再次状告教育部,于6月14日再获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