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新闻 > 国内 > 正文

秋白起诉教育部教材污名同性恋 与教育部代表对话

来源:NGOCN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15-11-24 【投稿】 字体【

中山大学女生秋白向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起诉教育部逾期不公开教材监管信息,11月24日上午9时,中国同性恋教育权第一案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对话的方式非正式开庭。当事人秋白不惧风雪连夜赶赴京城,希望能与教育部负责人“对话公堂”,得到公正判决。

秋白起诉教育部教材污名同性恋 与教育部代表对话

就一些高校教材称同性恋是疾病或变态,中山大学女生秋白向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起诉教育部逾期不公开教材监管信息,11月24日,法院安排双方在法庭进行了开庭前的首次面对面对话沟通,受到媒体关注,教育部两位代表称高校有编写选定教材的自主权、教育部不承担职责。

11月24日上午9时,中国同性恋教育权第一案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对话的方式非正式开庭。当事人秋白不惧风雪连夜赶赴京城,希望能与教育部负责人“对话公堂”,得到公正判决。上午,在律师的陪同下秋白与教育部司法司的两位工作人员(一男一女)见面,就教育部在错误教科书管理、内容审核、纠正机制进行了对话。

秋白起诉教育部教材污名同性恋 与教育部代表对话

等待已久的“谈话传票”

本月21号,秋白的委托代理律师王律师收到法院传票,通知三天后非正式对话。当时才刚从北京旅游结束回到广州的她,没想到下一趟京城之旅如此紧凑地在两天后开始。而这次她在朋友圈中说:“好多信息没回,只觉得好紧张。”这个等待已久的传票令她有些欣慰,至少这算是一个新的开始。

自8月份立案以来,这位大三女孩无辜地饱受来自学校,学业,家庭的双重压力,这无疑让她维权之路上多了几分羁绊与紧张。在这漫长的三个月的等待中,秋白曾在11月初在网络上公开致信教育部向想谈谈错误教材的问题,可文章被腾讯等多家平台删除。而除了在9月份收到一份来自教育部严重超时、表述含糊的信息公开告知外,对于错误教材的泛滥,教育部以无声对答。而就在今天,同志学生的代表终于盼到与教育部平等对话的机会。

秋白起诉教育部教材污名同性恋 与教育部代表对话

一场敷衍和傲慢的“对话”

北风呼呼,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第三审判区早早被媒体还有支持者挤满,身穿深色大外套,头戴白帽子的秋白在风雪过后的街道上走来,显得格外精神。“尽管立案后受到了各方压力,但从来没有后悔。今天很希望教育部能够倾听诉求,解决错误的教材污名同性恋的问题。”面对镜头,秋白自始至终从来没有放弃的诉求。负责这个案件的王律师信心满满地说:“对这次的判决很有信心,也相信这个案件具有深刻的社会影响。”开庭的时间一到,秋白在律师的陪同下进入庭审现场。

秋白起诉教育部教材污名同性恋 与教育部代表对话

经过两个小时的等待,我们终于看到秋白与王律师。据秋白的描述,教育部派来了一名政策法司部的女同志跟一位办公厅的男同志,庭上教育部的代表明确表达了他们是关注秋白的感受与这次的事件。但整个过程中,教育部反应令秋白十分失望。秋白说,按照信息公开及行政诉讼等法规,出庭对话或应诉的应该是教育部法人或委托律师,但这次非正式对话来的之是司法司的工作人员。此外,她询问两位工作人员教育部是否针对高校进行把关审核、具体是由教育部哪个部分管辖及联系方式、接下来教育部有什么打算和处理等,两位工作人员均是表示不知道。对这种一问三不知,秋白和律师都感到很失望。在含糊其辞的对话中,唯一可以确认的是两位工作人员表示教育部在教材审查中的确有责任,至于刚提到具体所负责的部门等事宜一概“不清楚。”

秋白起诉教育部教材污名同性恋 与教育部代表对话

“当学生发现教材有错误的内容,也因此受到伤害,想讨个说法的时候,到底能找谁说出诉求呢?”庭上,王律师非常严正地提出这个几乎在每个希望实现平等教育的学生内心深处的诉求。教育部马上提供了他们办公室的固话,但是那个电话号码已被多次证实一直无法接通状态。因此,秋白提出希望能够给予明确负责的部门与联系方式,让她能够把诉求的信件寄出、而不是诉求无门接收。两位代表表示会在今明两天回复负责的部门与联系方式。

在“对话”结束之后,其中一位女性工作人员语重深长地对秋白说:“你是个学生,应该好好读书,管好自己(做好将来的)打算,我们也不希望这些事影响你的学业。”秋白当即觉得非常困惑,这是在威胁我吗?临走前,王律师回应教育部代表的话:“像秋白这样的学生能发现我们教育中问题,并走到今天,这才是当代大学生该有的精神与正面的形象。”秋白说:“但这种提醒,为何也不和理解为“威胁”和傲慢。教育部的表现令我很失望,这让我感觉到这条路还很漫长。但如果教育部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并不会就此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