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新闻 > 关注 > 正文

男男性工作者都在苦海中浮沉?研究显示他们享受其中

来源:心同网 编辑:心同编辑 时间:2017-09-09 【投稿】 字体【

基于性交易在中国仍违反法律,大众对性工作者的想像自然而然以负面印象居多。 Cai Yifeng的研究对象是在中国为男性提供性服务的男性性工作者,俗称“money boys”或“MB”。他写道,性交易的既定印象似乎已经深深烙在中国人心中。时时刻刻忍受客人的各种要求和言语、精神,甚至是生理上的暴力折磨,还得在皮条客掌中挣扎求生,即使病倒都得上工,业绩不佳时会被虐待,万劫不复。

男男性工作者都在苦海中浮沉?研究显示他们享受其中

现代主流媒体所塑造的性工作的印象已经深植人心:性工作者通常住在拥挤、肮脏的廉价雅房中,无时不提心吊胆躲避执法单位;时时刻刻忍受客人的各种要求和言语、精神,甚至是生理上的暴力折磨,还得在皮条客掌中挣扎求生,即使病倒都得上工,业绩不佳时会被虐待,万劫不复。美国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人类学博士生Cai Yifeng在实际访调前也持着相同的印象,以为自己将会踏进“黑暗、暴力和生不如死的世界”,然而他在田野工作时采访的男性性工作者收入优渥且生活高枕无忧,甚至享受于工作中,他在日前撰文揭露男性性工作市场的真实样貌,引起波澜。

基于性交易在中国仍违反法律,大众对性工作者的想像自然而然以负面印象居多。 Cai Yifeng的研究对象是在中国为男性提供性服务的男性性工作者,俗称“money boys”或“MB”。他写道,性交易的既定印象似乎已经深深烙在中国人心中,透过电影、小说,甚至是学术研究的呈现,性工作产业似乎是一个让穷苦农民工挣钱在大都会生存、不得已才跳进的深渊。 Cai Yifeng表示,“这并不是全貌。我在中国大城市研究的『MB』揭露了一些往往被大众忽视的事实。其实,当我发现他们其实的生活并不苦不堪言之时,我的同情心和社会正义就已经消失了。”

Cai Yifeng的访谈对象之一阿南(音译,Nan),曾在一间SPA提供按摩和性服务,当时月收入已经将近四万人民币(折合台币约十八万元),现在则在连锁健身房工作当教练。他在SPA累积的老主顾和健身房的新客户使他在中国的大都市亦能过着富裕舒适的生活。

当Cai Yifeng问起阿南服务的价格,阿南笑称只有几百元(以下币值皆为人民币),但也表示“我主要的收入不是来自性服务本身,而是小费。有时候客户的小费会给到数千元。”更透露一桩惊人的案例,“这没什么。我有一个朋友的客户买了一栋乡下的房子和上海的小公寓给他”,表示碰到的客户有多忠实、可靠全凭运气。在Cai Yifeng对“MB”们的田野调查中,也可发现,这些性工作者几乎从未遭遇经济困难,从400元的性按摩服务到7000元的性交易兼而有之,就算没有小费, “MB”们都赚得比大多数中国的白领阶级来得多。

许多人仍认定性工作者不可能享受其中,不过是为了生存而逢场作戏。因此,除了他们的高额收入,更令Cai Yifeng惊讶的是,对于这些“MB”们来说,性交易和约炮间的那条界线相当模糊。 Cai Yifeng举另一个受访者阿良(暂译,Liang)为例,他表示有时一见到客户就性欲高张,直言“我什至不在意小费”。虽然“MB”们不会因此不收钱,这样的情感偶尔却造成客户和“MB”间的复杂关系。

这样的关系中具有约炮的要素,却也符合性交易的定义,Cai Yifeng便开始好奇应该如何定义他们的行为。他写道,金钱交易和欢爱享乐两者本质上并不冲突,然而大多数的文化都倡导真爱的神圣性和金钱的可憎,使这两者看似不容并存。他举中国文学中的角色名妓杜十娘为例,杜十娘和书生李甲两情相悦,从良后却被转卖,她怒沉百宝箱后自尽,解释了在中国人的道德教育中,金钱交易和纯情两者并不相容。

许多人谈到中国的性产业就想到被人蛇集团控制强迫卖淫的可怜人,然而,人口贩运当然存在,但若把它看作是唯一的样貌就错了。 Cai Yifeng的研究翻转了成见,显示“MB”们其实拥有高度的情欲自主权,他们渴望和外表条件良好的客户发生性关系,享受其中也从中获利。 Cai Yifeng的另外一个研究对象小张(暂译,Zhang)应证了这项想法,他表示“你知道的,我在线时不总是在找客户。有时候我登入Jack'd和Grindr是因为我性欲高张,我也只回覆那些具吸引力的人。”当Cai Yifeng问道“你喜欢他们的话为什么还要收他们钱?”小张大方回应,“为何不?约炮还能收钱。很棒吧?”

Cai Yifeng总结,性、工作、欲望、钱、享乐和亲密关系,都是性交易中的因子,纠缠也兼容。 “就像异色的液体溶在水中,我认为不必要、也没意义去试着分离它们。”Cai Yifeng自述离开中国时仍不断琢磨着他访谈对象“生命的流动性”和“被混淆的社会正义新价值”,他认为,和大众所预期的截然不同,他所访谈的“MB”们的城市生活富裕且满足,因此也并不渴望被拯救于苦海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