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话题 > 正文

存在感低的同志 都过着怎样的生活?

来源:高知女星Jessica 作者:心同编辑 时间:2018-07-11 【投稿】 字体【

同志圈的存在感,真的是刷出来的,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明明不爱运动,但逼迫自己去办健身卡的同志,因为他们要为自己争取。而相比于其他让自己更优秀的手段,变美,确实是最容易带来直观收益,也最容易坚持下去的方式。

01

我在同志圈里的存在感很低很低。读大一那年,我报名参加了隔壁男子技校的同志群组织的一场相亲活动。那是我第一次参加同志聚会,颇有些紧张,同时又怀抱着美好的愿望,也许就在那场活动上,我能与灯火阑珊处的他目光短接吧?我去森马买了一套打折的衣服,一件oversize的短袖衬衫,和一条宽松的运动裤。

那时真是紧衣缩食,父母不会给我生活费,学费是我贷款付的,生活费靠自己周末出去做家教赚,每一分钱我都得做好计划。往常,我两年才买一次新衣服,这次不一样,我长大了,也该谈一场成年人的校园恋爱,我该拾掇拾掇自己。新衣服穿在身上很肥大,但我可能还要长高、长胖,这样两年后还可以再穿。

我还去剪短了头发,理了一个小平头。出门那天,我仔仔细细地洗澡,再穿一身新衣服,衬衫有些长,我扎进了裤子里,用亚麻的皮带箍紧,背着一个大书包,坐上公交车。

约定的地点是一个茶馆,我第一个到。组织活动的人,自称George,他热情地招待我入座。一般聚会的开始,都是做自我介绍,但一圈下来,依然很难分清谁是谁,大家都用奇怪的网名或拗口的英文名,一场聚会出现两个Tony都是常有的。可是身份信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外形,那些外形姣好的,会优先被大家注意到。就算在那样一个不过三十来人的场子,依然存在着二八定律,即人们的注意力,往往集中于20%的人身上,剩下的80%,都是被忽略的。

坐我对面的小哥,是法律系的研究生,他很好看,那双眼睛我永远忘不了,很清澈,就像初雪融化似的。我害羞,不善言语,试图用眼神去搭讪。我确定他有在看我,目光也是同样的好奇和期待。大家吵吵嚷嚷玩桌游,我依然安静地看着他,当然,其实也是因为没人同我讲话。

活动结束后,长得好看的那几个男生,被围绕着,如果我不想凑上前去,那我连道别的人都没有。我跟George说,我得坐公交回去了,然后就走了,似乎来的时候没人看见我,走的时候也未曾被人记得。我后来偷偷地问George要那位法律系小哥的QQ,可George说:“那可不能给你,他是我bf。对了,他说对你有印象,说第一次见95后男生理平头。”后来,我剃了光头,算是跟自己置气吧。

02

我18岁时非常喜欢小说《龙族》中的一段话:“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必有为你而生的人,当你站在悬崖尽头时也不要失去希望,要多坚持那么一秒钟,等那个人一骑绝尘如狂风闪电般出现在你面前。你将跨上他的马背,即使他是被神囚禁了一千年的魔鬼。”但在后来的人生中,我亲身验证了这段话的虚伪。等待是存在感高的人的权利,存在感低的,只能不断去寻找,等没有用,没人会看到你。

我曾经一个人去Bar里玩,其实我不喝酒,也不会搔首弄姿,就是想知道那是怎样的场景。去了以后,我发现自己手足无措,我不断告诉自己该多认识周围的陌生人,但我不知道说什么。我挤到舞池中央,四周的人们扭啊、抱啊、大声说话啊,玩得不亦乐乎,但我杵在原地不敢动弹,生怕碰到那些正在从下往上盘旋的大屁股。我融入不了他们的欢乐,索性躲在角落一个人呆着,这时如果有人发现了我,并主动过来跟我说话,我会觉得非常安慰。但,没有。

后来我遇到许多跟我相似的人,他们在圈子里的存在感都很小。其中有一个男生给我印象很深,他先是半夜在朋友圈里发那种无聊的动态,大概就是吃冰淇凌,吃一口,发一次朋友圈,再吃一口,再发一下,全程20分钟,他发了十多条朋友圈。我好奇,就去跟他聊了会儿。

他说,他跟男朋友分手了,但不知道跟谁倾诉,身边人不知道他是同,圈内也没有密友,然后心里的孤单就被绝缘了。谁也不觉得他有多重要,谁也不关心他今天干了什么,渐渐的,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多余。他要是在朋友圈里碎碎念,别人还会批评他:“你找什么存在感呢?”可本来就因为没存在感,才要找找看啊!

会有人跟我争论说,你干嘛把同志当做一个圈子?你真素画地为牢的蠢女人惹!当你觉得同志不是圈子的时候,其实意味着你与圈子已浑然一体,甚至你就在圈子中心,你不感到被排斥。但当你存在感很弱,你一定会觉得,哦,原来是有一个圈子的,我就在黄色警戒线附近。

在当前的社会语境下,一个普通同志,需要具备两套基础人格——作为普通社会身份的你,和作为txl身份的你。这两重身份是分割的,在与同学、同事、家人的社交中,你可能如鱼得水;但在与同志的交往中,你可能又寸步难行。

03

除了个人性格原因导致的存在感低下以外,也可能有外部原因。同志圈本身就是残酷而现实的生态系统。我想起一个老段子,是母亲与儿子的一段对话↓

儿子:“妈妈,我想跟你出柜。”

母亲:“别说了,我不相信你是txl。”

儿子:“我是啊!我真的是,不信我给你看我变装的照片惹。”

母亲:“真正的txl,是那些不用工作,可以天天出国旅行、健身、吃米其林餐厅,办个同性婚礼都能得到报纸媒体很多很好的评价的帅哥们。”

儿子:“那我是什么呢?”

母亲:“你是同性性行为者。”

外界对同志圈的好印象,通常来自于圈中获得最多关注的那小拨人,更多同志是被忽略的,不仅被主流大众忽略,在圈内也被同类忽略着。美剧《Pose》中就有类似描述,白人同志和黑人同志有道分割线,黑人同志又和变装等更少数的人群有道分割线,一个小世界被切割成一个一个更小的世界。放在国内语境,肤色就对应着阶级,不同阶级的同志,收获着绝对数量差的关注度。

早年参加同志聚会没人理我,有我自身的原因。比如我不好看,不具有吸引力;比如我性格内向,碰到陌生人不敢表达自我。却也有客观原因。比如我贫寒,处于社会底层,资本交换价值太微小。种种因素,构成了我极低的存在感,让我在圈子内找不到任何依托,进而失去了社交方向,一切的社交都是被动的。

04

我有一位忠实读者是商人,他很能干,年纪轻轻就靠自己在上海买了一套大房子。他有一次来找我,问我能不能帮他营销自己,他想做网红。我觉得奇怪,问他:“你都这么有钱了,不必自己红啊。”后来我就意识到,原来存在感,是一种比美貌和财富更强大、更恒久、更幸福的力量。每个人都希望在某个特定的圈层中得到重视,受到广泛关注。

在线看爽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