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话题 > 正文

祛除HIV污名!没有歧视就没有恐惧

来源:Queer 作者:罗毓嘉 时间:2017-09-17 【投稿】 字体【

我有很多HIV感染者朋友。但我尚未、我幸运到还没有任何的异性恋朋友感染HIV。只是内心依然隐隐担忧着,是不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每一次危险性行为,那些被赋予繁殖与生育高尚名义的性爱,其实都有着类似的风险。

祛除HIV污名!没有歧视就没有恐惧

一、我是男同志。我有很多HIV感染者朋友。但我尚未、我幸运到还没有任何的异性恋朋友感染HIV。只是内心依然隐隐担忧着,是不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每一次危险性行为,那些被赋予繁殖与生育高尚名义的性爱,其实都有着类似的风险。

有一阵子,我运动的健身房摆着婚前健检中心的广告。

写着,提供您各种疾病的筛检与遗传因子评估,包括肝炎,高血压,糖尿病。 ……以及,HIV/AIDS。

我忍不住去想。会不会有异性恋的伴侣直到论及婚嫁了,这才知道自己、或者对方,不晓得什么时候成为了HIV的带原者。他们可能甚至不知道自己也会感染。不知道病毒是只挑途径,不挑性向的。如果有这样的伴侣,他们会知道如何与自己共处吗?他们会知道,该如何与对方相处吗?同性恋社群里头自然不乏HIV状态相异的伴侣,但异性恋呢?他们能够接受与自己HIV状态相异的,另一半吗?我忍不住去想。

从发现自己是同性恋开始,艾滋,就是我和我的社群的同义词。但异性恋不是。甚至没有人教他们。

没有人告诉他们。

二、日本AV女优吉泽明步,上周来台担任台湾“艾滋防治大使”,代言宣导安全性行为的重要性,希望年轻人不要被AV当中经过剪辑的无套表演所误导,而能够在享受性爱的时候懂得保护自己,更学习保护自己的性伴侣。吉泽明步说,“AV产业是最重视性病与艾滋筛检的一个产业,”呼吁现代年轻人要重视安全的性爱。

等等,明明今年前八个月,台湾通报的新增HIV感染者,就有八成是经由男男不安全性行为传染的,艾滋病不是只是那些最性解放的同性恋会得的病吗?这当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毕竟今年来通报的新增感染者当中,还是有一成是源于异性恋不安全性行为。

可是吉泽明步是那么美丽的异性恋女生,她不可能说错。

那天我的一个女生朋友慌张打电话给我,说她的性伴侣告诉她,自己得了淋病。希望她也去验。

她说,如果我得了艾滋怎么办。她在电话那头哭。

我告诉她,去筛检。必要的话我陪你一起去。她说,可是我不知道要去哪里验,我该去妇产科吗?我说,昆明院区,台大医院,荣总,都有免费的匿名筛检,匿筛完如果是阳性,可以再验一次是不是伪阳性。你如果去妇产科检验,验出来大概就是直接通报了,搞不好连缓冲呼吸的机会都没有。她说,喔。

后来她还是去了妇产科。花了两千多块。

阴性。

我說你是白痴,去我讲的医院做匿筛,根本不用钱。她就笑出来说我笨嘛。

我笑她。但我真希望我的异性恋朋友幸福健康。只是没有人教他们,该如何保护自己,对自己好。对自己的另一半好。

三、而男同志社群当中的“乖宝宝运动”依然在持续着。那些“健康的”男同志不断呼吁每一位男同志“要自爱”,不要再无套了。不要再用药了。不要再只是觉得感染之后只不过是吃一辈子药“就没事了”。那些干净的男同志在自己的交友档案上面写着“I’m clean, and looking for clean only.”,还在脸书上贴出自主快筛试剂的“阴性”照片。但眼皮下,又有多少发病的男同志是那些抵死不认、宁可死,宁可发病,也不要在看似健康无碍的生活里头得知自己是感染者。

宁可不知道,也不要知道。

我的世代非常简单。我所认识的,已知的HIV青年感染者从未让我挂怀,他们定期服药,病毒量低至测不到,他们有些出了这柜子而有的没有。但他们成为一个稳固的社群彼此撑住。永远最让人担心的是,统计上的黑数。那些从未知晓自身HIV感染状态的人们--从十多岁到四五十岁都有的各种人们并不总是愿意接受筛检,只因歧视与偏见封锁了我们的社群。

你该如何让一个“担心自己被验出”阳性反应的人接受筛检呢?

该如何让担忧污名的人,主动去筛检自己是否属于那“被污名”的一群呢?所以没有办法。没有办法。

时不时便听到哪个朋友的朋友,还不到三十,肺炎走了。还有那个谁谁谁,住院住了好长一段时间。也是肺炎。还有谁谁谁,肺炎。感染性肺炎。多重器官感染。衰竭。但最厉害的还是肺炎。当人们谈论那些朋友,当有人提到“肺炎”,大家便“噢”一下。然后沉默。甚至没有人追问,可能也觉得--追问,甚至不应该不可以不妥当--也会偶尔有人跳出一句话,说,肺炎对免疫力低下的人们真的是一大杀手啊。

大家就说,是啊,是啊。

然后沉默。没有人提到HIV,没有AIDS。大家都不知道谁是谁不是。甚至很多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台湾这柜子很深,深到人们忧惧自己的“是”。只能像美国军方之前的同性恋禁令,不问,不说。不问久了人们就觉得这件事情不存在了。继续那些欢快的周末夜晚。极乐的世界。也很好。只是疾病始终窥伺着,不问你是谁,只问你是否做足了保护自己的功夫。 PrEP也好,PEP也好。或者最基本的,在你的包包里,放上几只保险套,润滑剂。

都好。

有人选择有套。有人选择无套。

身为一个男同志,我选择与每一个人拥抱。

四、异性恋不知道应该在乎。而有些男同志在乎。有些男同志,选择不在乎。

不无套会死吗?不会。但是异性恋如果不无套,就不会有你,也不会有我了啊。你爸是你祖父母无套中出的产物。你我,是我们父母亲无套中出的产物。但那些欢愉的瞬间,算好了安全期的无套,疾病依旧窥伺着。不会怀孕的男同志们则穿上了快感的外衣,甚至开着直肠外孕的玩笑。走过一具又一具身体,一具,又一具身体。

在乎与否会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功课吗?

“而居然还有人说现在已经是『后艾滋』时代了。”从来就没有什么“后”艾滋。那是我们的日常生活,喝醉酒,用了药,或只是非常非常想要的时候手边没有保险套。那是每一个抉择所带来的恐惧与承担,每一个定义了你是 negative 或者 positive 的瞬间,我是怎样的一个人我会如何老去、死亡,健康,或病?

那是个每天每天都存在我们身边的问题没有任何解答的问题,而我们都还在学习。

我祝福您幸福健康。

五、我愿每一个人都幸福健康。

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HIV+。没有歧视,就没有恐惧。只有恐惧与污名,是面对疾病我们所不需要的。现在就去匿筛,不要害怕。会没事的。只要我们能够一起肩负起教育的责任,祛除污名,就是现在。

就是现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