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话题 > 正文

被当作性奴的阿富汗男孩 如何重新融入社会?

来源:心同网 作者:Rustam Ali Seerat 时间:2017-05-24 【投稿】 字体【

娈童文化持续普遍的现象突显了“双方合意的同性关系(在阿富汗)会被处以死刑,而这充满剥削的娈童习俗却被视而不见”的悲惨现况。这些男孩是被他们武装精良的主人们买来、有时甚至是绑架来跳舞、娱乐以及作为性玩物的,他们被视为权贵在其同袍间展现地位的标志;然而,在这些男孩(被抛弃后)试着重新融入社会时,通常是以悲剧收场。

我们想让你知道的是

这些男孩是被他们武装精良的主人们买来、有时甚至是绑架来跳舞、娱乐以及作为性玩物的,他们被视为权贵在其同袍间展现地位的标志;然而,在这些男孩(被抛弃后)试着重新融入社会时,通常是以悲剧收场。

作者:Rustam Ali Seerat

译者:FangLing

被当作性奴的阿富汗男孩 如何重新融入社会?

在“娈童”(Bacha Bazi,意为供人玩耍的男童)习俗中,相互关系绝对是毫不平等的—此习俗由两种男人所构成,并已在阿富汗行之数世纪。

时至今日,这个被粗略地翻译为“娈童”的习俗通常由两种男人所共同组成—一个较年长的男人(常为极具权力的政府或塔利班军事将领),以及一个年届14至18岁的年轻男孩。

这些男孩是被他们武装精良的主人们买来、有时甚至是绑架来跳舞、娱乐以及作为性玩物的,他们被视为权贵在其同袍间展现地位的标志;然而,在这些男孩(被抛弃后)试着重新融入社会时,通常是以悲剧收场。

根据Akhilesh Pillalamarri于《外交家》杂志(The Diplomat)的撰文,娈童文化持续普遍的现象突显了“双方合意的同性关系(在阿富汗)会被处以死刑,而这充满剥削的娈童习俗却被视而不见”的悲惨现况。

在阿富汗,同性恋是被伊斯兰教法严令禁止的,但却存在漏洞。参与者称他们不是爱上那些舞童,因此他们并不是同性恋。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发布报告显示,舞童现象在阿富汗非常普遍,难以统计舞童数量。这些舞童被困在自己的世界中,经常以毒品或酒精麻醉自己。有的舞童自己甚至也成为“掠食者”,在街头游荡寻找下一代舞童。

历史渊源

娈童的起源已很难追溯而知,但在许多文学作品中皆对此多有着墨。十四世纪时,包括Hafiz Shirazi及Jami Herati等伟大的波斯语诗人都曾在其作品中赞美他们的男童。任教于德黑兰大学(Tehran University)的一名波斯语教授Sirus Shamisa更于其著作Shahed Bazi dar Adabiat Faris(意即:波斯文学中的娈童)中声称,波斯诗词作品中的无名缪斯(muses)们通常是指男性、而非女性。

部分人士推测,娈童文化存在于阿富汗是因为在传统上,该国对于童年至青春期间的两性关系多有严厉的限制。

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并带来了十年的战争,娈童现象毫无疑问地于抗战期间蓬勃发展了起来。圣战士们( Mujaheedin)长时间离家,并在偏远的山区抵御敌人攻击—同袍间包括了许多童兵。

更近的例子为,去年十二月,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AIHRC, The Afghanistan Independent Human Rights Commission)提出警告,表示在国内西北部经历激烈的冲突以后,娈童现象又再度猖绝了起来。该委员会更呼吁,国会应通过禁止娈童的相关法案。

虽然阿富汗北部曾对抗苏联入侵长达十年的这段历史确实与娈童习俗有紧密的连结,然而,以阿富汗南部及东部为据点的塔利班政权实为造成该习俗于现今仍然猖绝的主要祸首。

仅管在2001年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入侵阿富汗前,塔利班组织已宣布娈童习俗违法,并对涉入娈童事件的较年长男性方进行惩罚,但仍无法阻绝此现象。

反对塔利班的阿富汗网民们批评该政权涉入娈童习俗,然而,在批判之余,这些言论常常很不幸地更加深了这些男童们心理上的烙印。

鸡尾酒与娈童(童戏)—阿富汗武装塔利班对年轻男性的性剥削是难以言喻的。

—Said Azami 于 2016年6月5日(星期日)发布

塔利班的鱼雷

娈童们也可能被当作武器,甚至是战争时期的情妇。 2015年四月间,阿富汗国家安全局(Afghan National Directorate of Security)逮捕了一名试图引爆自杀炸弹的16岁男性,据报,该名男性曾遭受塔利班的集体性侵,该组织遂于随后命令他对喀布尔Bagrami区的警察总部发动攻击。

根据法新社(AFP, Agence France Presse)的一则特别报导,塔利班组织也将这些年轻男性们作为猎物,来诱惑阿富汗的士兵及警察。

阿富汗的一名脸书用户愤怒地发泄:

名义上,阿富汗是一个伊斯兰国家,但这里却没有遵守伊斯兰教法( Sharia law)。在伊斯兰里,改变性别的人会是受到诅咒的,并且应受到严厉的处罚;但在阿富汗,娈童现象几乎变成一种文化了。

— ‎فیس بوک وطنی‎ 于2017年1月20日发布

在战场外,这些男童们则抹妆并穿戴得像女性,并被(主人)作为婚礼及宴会场合的舞者。

一旦男童超过十八岁,主人通常就会放走他们,但问题却非止于此。

这些男孩是受害者、而非罪犯

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呼吁将娈童习俗定罪,然而这对受害者们的帮助不大,尤其阿富汗长久以来都有执法上的问题。

必须被改变的是社会将娈童视为“心灵及身体上皆不洁”的观点,这让这些男童们(在被主人释放后)受到他们家人、以及整个社会的排挤。更精确的说法是,正是因为这种观点,越来越多的受害者被激进组织吸收,以藉由“神圣的行动”追求救赎。

目前,阿富汗社会仍致力于了解此问题的影响程度,并试着认同这些男孩们就和所有的战争受害者—例如那些受害于塔利班所设置的地雷、或是国际安援部队(ISAF)空袭的人—并没有两样。

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可能就是一个能够帮助这些男童重新融入社会的管道。目前,该委员会已有帮助受家暴的妇女的部门,却仍未针对娈童习俗中的男性受害者设立任何实质单位。

若能为这些受到创伤的男童们提供更好、且具制度的支援,即可望能稍稍弥补于娈童习俗中,没有人所该经历的污名、及妖魔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