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话题 > 正文

怎么样才能提高大家筛检HIV的意愿?

来源:songyy 作者:苏峻霆 时间:2017-05-11 【投稿】 字体【

男男性行为者(MSM,就是跟男生做爱的男生)一向都是国内外艾滋防治单位特别关注的重点族群,如何鼓励更多男男性行为者接受艾滋筛检也时常是公卫单位的防疫重点目标。让受筛者有机会和筛检员一同讨论过去的行为风险有多高,对于艾滋或其他性病的认知正不正确,以及往后是否需要调整自己的行为模式,以减少未来感染的机会。

怎么样才能提高大家筛检HIV的意愿?

接受艾滋筛检除了能够让人知道自己有没有感染艾滋之外,更重要的是提供一个适当的环境,让受筛者有机会和筛检员一同讨论过去的行为风险有多高,对于艾滋或其他性病的认知正不正确,以及往后是否需要调整自己的行为模式,以减少未来感染的机会。

男男性行为者(MSM,就是跟男生做爱的男生)一向都是国内外艾滋防治单位特别关注的重点族群,如何鼓励更多男男性行为者接受艾滋筛检也时常是公卫单位的防疫重点目标。这样的防疫策略当然成功提高了男男性行为者的筛检率,不过也时常让其他族群(例如异性恋)低估了自己感染的风险。

一项2011年发表于健康教育研究(Health Education Research)期刊的研究,共纳入19篇过去的文献报告,试图分析哪些因素会影响男男性行为者接受艾滋筛检的意愿。以下简单整理这篇研究所发现的重要因素,虽然研究对象是男男性行为者,但其中许多因素相信对于异性恋的筛检意愿一定也有影响,相当值得有关单位参考:

特别的事件会触发筛检动机

疑似症状-实务上的确有很多人是因为身体的异状而前来筛检。然而艾滋病毒感染的急性症状因人而异,而且不见得每个人都很明显;很多人主观怀疑的“急性症状”其实跟艾滋通常没什么特别的关系,例如觉得累累的、最近很容易感冒、皮肤上长了奇怪的东西、觉得自己免疫力变弱了等等。

发生有风险的行为-不过有没有风险时常也是主观认定,例如很多人因为和性工作者发生性行为就感到焦虑而前来筛检,即使全程戴套或什至只有被打手枪而已。

得知身边的人感染HIV

受到同侪、媒体或医护人员鼓励

怀疑性伴侣有其他风险行为

需要移民或办保险

进入一段新的伴侣关系

对于自己感染与否的“不确定性”

这一点对于每个人的影响不尽相同,某些人对于不确定自己的健康状况感到担忧,因而会希望尽快知道筛检结果;但也有些人宁可保持这种“不确定性”,也不愿意去做筛检。宁可保持“不确定性”的原因主要是害怕阳性结果,并担心自己无法面对阳性后所需承担的一切,例如定期服药、社会污名等。一位接受调查的对象表示,只要保持「不确定」,自己好像就跟其他人没什么两样了。

责任感

包含对自己的责任感,以及对性伴侣的责任感。然而责任感有时候对于筛检动机而言不见得是助力,例如有些人会觉得伴侣之间有责任要相互信任,因此不需要定期去做筛检。此外,甚至也有人和性伴侣相互约定带着自己的筛检试纸给对方看,用以确认双方都没有感染(但一般艾滋筛检技术有三个月的空窗期,筛检结果不代表当下的健康状况;更何况筛检试纸也很难证明是谁的检验结果,以及检验是在什么时候进行的)。

污名与歧视

整个社会对于艾滋的污名与歧视当然会让人担心面对阳性结果,因而对于筛检却步。此外,同志圈对于艾滋或性的态度也可能让人不敢去做筛检,例如感染者身分常让人在圈子里因为歧视或恶意的流言蜚语所困扰。另外也有一位接受调查的人表示:“如果别人看到我去做筛检,他们就会觉得我一定有不安全的性行为”。

艾滋筛检服务内容/品质

无论是自己过去的筛检经验,或是经口耳相传而来的他人经验,都会影响受筛者后续筛检的意愿。究竟在艾滋筛检服务中,哪些条件会影响受筛者的满意度呢?

以同志社群为出发点

如果筛检员对于同志文化或男生之间要怎么做爱根本一无所知,便很难替受筛者评估风险高低,甚至可能会在谈话过程中让受筛者感觉到不舒服。

对于同志友善

某些艾滋工作者对于同志可能仍持有偏见、歧视或不友善的态度,或即使友善但仍带有一些刻版印象;这些在筛检过程中其实受筛者都是感受得到的。

能与不同背景受筛者沟通

即使都是男男性行为者,每个人的年龄、种族、教育程度、成长环境都有很大的差异;如果筛检员无法使用受筛者听得懂的表达方式,则必定无法进行有效的咨询。例如对于非医学背景的受筛者,不应该用太艰涩的方式来解释艾滋基本知识。

场所合适

一般来说,受筛者会比较倾向到和同志社群较贴近的场所接受筛检,而非医院或诊所。例如在同志桑拿或同志酒吧进行的艾滋匿筛就十分便利,受筛者的满意度很高。不过在声色场所进行筛检也会引发一些疑虑,例如隐私性和保密性足够吗?在酒精影响下填写知情同意书是否合适?在这种环境下如果筛出阳性结果,受筛者能好好处理,并获得足够的支持与协助吗?

筛检方式

一般来说,侵入性低、不用等太久的检测方式会比较受到欢迎。

筛检员的态度

除了上述的同志友善、对同志文化了解、沟通能力足够以外,支持、不多加评断的态度对于受筛者的感受也相当重要。例如某位筛出阳性的受筛者便对筛检员的态度不是很满意,因为筛检员当时对他说:“嗯,这结果并不意外,因为我们刚才已经讨论过你的高风险行为了啊。”

是否搭配咨询

受筛者对于接受咨询的意愿不一。有些人对于筛检员的咨询持正面态度,但也有些人对于重覆且说教式的咨询内容感到厌烦。

保密性和匿名性

将近半数的受访者对此十分重视,并表示只有在匿名的情况下来愿意接受筛检。

从这些结果来看,想要提高民众艾滋筛检的意愿,筛检单位的同志友善程度、便利性、保密性、匿名性以及咨询时支持、不批判的态度都是相当必要的条件。除此之外,降低整个社会对于艾滋以及同志的污名及歧视也很重要,如此一来才能减少民众对艾滋因错误认知而产生的不当恐惧,更有意愿及能力来面对自己的健康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