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话题 > 正文

同志天堂泰国:仍有“同性恋玻璃天花板”存在

来源:苹果日报 作者:陈彦霖 时间:2017-03-17 【投稿】 字体【

外界普遍认为泰国对同志族群有极大的开放包容,“同志旅游”也成为泰国观光一大卖点,曼谷遂成为横跨两岸三地的男同志族群,海外寻找性刺激的圣地。这却只是泰国社会的表面!事实上,泰国对于同性恋者的玻璃天花板仍旧存在,恐同或反同言论,偶尔也会在公共政策辩论作为人身攻击使用;而首都曼谷,更已经有十年没有举行过公开同志游行,直到今年才将重新举办。

同志天堂泰国:仍有“同性恋玻璃天花板”存在

入夜之后的曼谷,彷彿进入另外一个世界,是隆路(Silom)等区域,白天上班族退去后,桑拿、按摩、同志酒吧开始营业,升起闪耀霓虹。外界普遍认为泰国对同志族群有极大的开放包容,“同志旅游”也成为泰国观光一大卖点,曼谷遂成为横跨两岸三地的男同志族群,海外寻找性刺激的圣地。政治上的两岸对立、中港矛盾,通通在男人胯下找到交集。

不少人对于泰国的同志或跨性别的开放态度感到惊讶,这却只是泰国社会的表面。事实上,泰国对于同性恋者的玻璃天花板仍旧存在,恐同或反同言论,偶尔也会在公共政策辩论作为人身攻击使用;而首都曼谷,更已经有十年没有举行过公开同志游行,直到今年才将重新举办。

跨性别者的正名难题:身分证无法更动性别

泰国跨性别者(Transgender),经常被外界使用负面贬抑词“人妖”,不只过去刻板印象的特种行业,在泰国学校,或者办公室、商场,越来越常见到跨性别者勤奋工作。年轻一代的泰国人普遍已习惯LGBT,也不会多加讨论,甚至还有以跨性别者或男同志恋爱交友为主题制播的电视节目;泰国流行文化,也经常以同志或跨性别做为故事内容或者搞笑素材。

但是,泰国的跨性别者,即使进行男变女的性别重置手术,在身分证和护照上面,登记性别仍然是“男性”。泰国法律仍不允许后天性别变更,因此,泰国男人都需经历的兵役体检跟抽签,仍会看到女性装扮的跨性别者报到,因为身分证性别不得更动,虽然最后多数都会被判定不须服役。

至今,泰国同性婚姻仍不合法,虽然在军政府发动政变掌权前,泰国曾极有可能通过同性伴侣法,且是泰国多年政争之下,少数获得两大主要党派都背书支持的法案。

一步之差:泰国差点成为亚洲第一个同婚合法国家

泰国政府曾于2012年底草拟婚姻平权法草案,希望提交国会并在隔年举行公听会。当时起草版本是朝向伴侣制度,也一并在领养、继承、报税等权益朝向与异性婚姻一样的事实婚姻,是少数获得泰国当时两大主要政党支持的法案。

当时,却正逢前总理盈拉(Yingluck Shinawatra)面对黄衫军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政争让国会几乎停摆,泰国国内LGBT团体亦反对伴侣制,要求直接立法允许同性婚姻;随后盈拉在2014年“被政变”,相关法案在军政府执政后,不再讨论。

即使泰国仍在东南亚作为人权组织和资讯流通的重要据点,朱拉隆功大学国际法教授Vitit Muntarbhorn更受联合国委任为首位“性倾向及性别认同”独立调查专员(UN Independent Expert on Sexual Orientation and Gender Identity)。但在自己的国家,泰国军政府暂不打算对LGBT权益有太多推动,没有当地政府的允许或邀请,联合国专员并不能对泰国同志平权进行独立调查。

泰国性权变化史:从同性性行为除罪到专属LGBT囚犯监狱

泰国在东南亚不仅是唯一没有被殖民的国家,普遍也被认为是东南亚对于LGBTI最开放的国家,早在1956年,同性性行为就不违法,但社会对于同性恋者的保守态度,大约到了1990年代才开始转为开放。

直到2002年,泰国卫生部始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名单除病化,到2015年才通过《性别平等法》(Gender Equality Act),对于不同性别或性倾向人士,在就业、就学等歧视,以法律加以保障。

泰国跨性别者仍然是以出生性别为身分注记,根据泰国狱政机关统计,全国30万名囚犯,约有6,000名LGBT人士,在监狱也不时传出跨性别者被男性囚犯性侵或骚扰等案件。泰国政府正试办将LGBT囚犯集中在专属监狱服刑,目前,已经有监狱开始让同志或跨性别者集中囚禁,白天共同活动,晚上各自回到独立囚房。

同志天堂泰国:仍有“同性恋玻璃天花板”存在

Photo Credit:AP/ 达志影像 泰国的LGBT监狱。

泰国人家庭观念很重,不少泰国人即使成年后远离家乡独居曼谷工作,仍会频繁与父母电话联系;父母对于子女是同性恋者或者跨性别的态度,也在近年开始逐渐转变为接受。但是,泰国社会仍有“玻璃天花板”,社会标签有头有脸的商人、政客、当红明星,鲜少愿意公开出柜,对于同志或跨性别,泰国仍然存在隐性的社会歧视。

泰国社会观:隐性歧视与玻璃天花板

泰国是个极为父权的社会,虽然有部分艺人或学者出柜坦承同性恋者身分,但在泰国社会标签的“上流职业”,例如高阶军人、警察、政客、富豪或者当红偶像艺人等,公众形象仍然要符合异性恋幸福图像;帅哥明星偶尔还是要跟女艺人传绯闻,主持人要是问起当红男偶像喜欢男生或女生,绝对要二话不说回答“女人”,即使心里正想着下通告后,要和同性恋者回家温存。

泰国的佛教对LGBT态度多少也比较宽容,但仅限于态度“接受”,观念却是认为,此生作为同性恋或者跨性别,是因为上辈子修德不足,今生虽可转世为人,却必须受同性情欲或跨性别之苦,不是礼物,而是惩罚。

同性恋者的身份,要是流动到上层社会更是要设法保密。而泰国目前只有普吉岛每年固定举办小型的同志游行;清迈曾打算举办,却遭地方人士强力反对而取消。不少泰国人仍然认为,我们可以接受同志或者跨性别,但“这些东西”就存在属于这些群体的特定灰暗领域,不要到大街示人、或者“影响”到其他人。

近年,泰国军政府对于婚姻平权议题更是保守,进行性别重置手术的跨性别者不能更换身分注记,更不可能以异性身分结婚。

今年,曼谷将重新举行睽违十年的同志游行,本地进行婚姻平权倡议的团体,更难在军政府执政下进行串连。民主真空加上重返选举日程又不断延迟,政治行动更是如履薄冰,泰国LGBT族群仍在等待平权,外界仍旧视泰国是东南亚的彩虹灯塔。

这条路,如同近年泰国整体发展不上不下的窒息感,在可预见的未来,仍将葡匐前进。

作者:陈彦霖,现居曼谷,泰语学习中。主修外交、中国研究;曾于捷克、香港、上海交换学生,也在美国、泰国短期公费进修、实习。旅行是最大的兴趣,去过二十六国,希望能和年纪一样每年增加,接触过七种语言,却只记得广东话,写了一本与香港有关的毕业论文,也希望继续从中港关系去观察台湾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