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话题 > 正文

你的头像是猛男么?

来源:GS乐点 作者:თოქ 时间:2017-02-08 【投稿】 字体【

我一直是一个有着良好自我认同的同性恋者,从未在生活中领略到我的性向是一种不幸,在中学里我就已经大致接受了我喜欢同性的整个事实。我第一次谈恋爱是在大学期间,曾经千里迢迢从学校赶往外省去见恋人。

你的头像是猛男么?

过去我曾有过特别难堪的交友经历。

当时我在约定的地点和交友应用上的人见面,打过招呼以后,他问我下面大不大。我非常不好意思,像做错了事一样,回答他不太大。他便接着问我可以摸吗,我摇头说不要吧。他问我为什么,我说才第一次见面我不喜欢这样子。

这使我们相互有些尴尬,找不到可以维持场面的话题。好一阵子安静以后,他才开口问了我另外一件事。他问我入圈多久了,这个问题意外地把我难倒。事实上,我险些未能听懂他的提问,在他重复第四遍的时候,才马马虎虎搞清楚他所要问的东西。然后我的内心排山倒海,成堆的念头汹涌而来。一方面,我特别想要对他讲述我的清高,让他明白我不仅仅是“第一次见面不喜欢这样子”,我甚至不知觉他所虚构的那个“圈子”;另一方面,则是我面对着这个问题,觉察我真的不知道我“入圈”多久了。

我一直是一个有着良好自我认同的同性恋者,从未在生活中领略到我的性向是一种不幸,在中学里我就已经大致接受了我喜欢同性的整个事实。我第一次谈恋爱是在大学期间,曾经千里迢迢从学校赶往外省去见恋人。但我很少“见人”,至今也没有发达的人际关系,除了我朋友,几乎找不出身边第二个熟悉的“同类”。所以我究竟入圈多久了,是从初二开始,还是大学一年级,或者半只脚都还没完全踏进去?我千真万确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计算这个数字的,只好吞吞吐吐地说我想不起来了。

他马上换了一个方式,问我经常出来和别人做吗。我突然有些厌烦,不想再一个个回答他的问题,半天纠结后,终于在脑袋里搜寻到一个最便利的表达。

我告诉他,我这个人有点“假正经”。

打从我学会上网,接触了大千世界以后,我就自觉要成为一个稳重的人。我觉得别人一定也喜欢这个得体的我,因为我这么喜欢这样的自己。我以为他人多半有和我相似的追求,但很快我就遭遇了全面的挫折,其实你简直找不到一个比互联网更不稳重得体的地方了。我眼睁睁看见网上的大多数人都特别活泼自在,只有我孤独假装出并不属于我的成熟。尤其当我试图在互联网上探索我的性向时,这种挫折变得更加不可原谅。

有一回网上的朋友追问我,为什么刻意要与其他的“gay”划清界限。我一下子情动,在自我感动的温情里告知他:我曾经对“同性恋”这三个字特别有归属感,一心想要找到我的同类,和他们结伴与这个世界的歧视做斗争。但当十七岁的我在搜索引擎里遍寻同性恋相关的网站时,却发现所有的网站,只要是和男同性恋相关的,几乎一定是色情网站。

别人究竟为什么不想要体面地生活,我不能当真去与他们对峙。

我只是面对交友应用里的用户列表,看见一个21岁的男孩以一张非常露骨猥琐的色情漫画作头像,简介里说“不约炮,希望能遇到一个懂我的人”。我无论如何也不知道,他挂着那样的头像,究竟想要看见这个头像的人“懂”他什么。

还有一个35岁的人搭讪过我,我几乎不想理他,因为他的头像是一张穿着牛仔裤的裆部特写。而最奇怪的是,如果你去看他发表在应用里的状态,你会发现他其实是一个非常老实甚至羞涩的人,所说的字词都是感性而不是肉欲,说想要找个人每天抱着说说话不Z爱也可以,所以他到底为什么要拿一张最不能体现他真实气质的裆部照片去当头像。

这样的事例无以穷尽,但如果你明白我并不是想要无事生非,你应该也能理解我的困惑。真的,不管是交友应用里,还是豆瓣上,还是别的哪个地方,为什么那么多的男同性恋一定要拿S欲来当头像。哪怕他们是去那个地方找他们所谓的“真爱”的。

要知道,那个和我第一见面时问我下面大不大的人,真的不是来和我一夜快活的。我确确实实问过他,是不是想要发展长期的关系。

我当然不认为性是坏的事物。

刚和朋友交往不久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在聊天软件里告诉他,我很少性幻想,但突然光是想着他都亢奋得足以Z慰了。他马上就发了一张他的“不雅”照片过来,我一下子觉得特别幸福。在大学里谈恋爱,我做过更出格的事。我和当时的朋友,在相互宿舍里没有其他人的时候,偷偷在电脑前视频打手枪。我写过《刺激》、写过《男子汉》,事实上我自觉对性有着很健康的热情与想象。我也认同,即时是在纯情的“真爱”里,性对绝大多数人同样至关重要。我更不需要对那些不企求“真爱”的人做价值判断,那不是我的职责所在。

问题并非性,而是我们一贯在怎样的场合里以怎样的方式谈论性。也许是我见识短浅,但我当真不知道异性恋男女在寻找男女朋友(而不是炮友)的时候,会拿着S情漫画或裆部照片去建立自己给他人的第一印象。好像传染病一样,宇宙间莫名其妙有一种力量,使得成批的男同性恋们,不管有如何模样或如何追求,都一定要拿猛男照片去当头像。

猛男照片没什么不好的,对不起,我只是看得太多,难免有些受挫,顺便发发牢骚。

在一堆S情网站里,终于未能兑现“归属感”的那个十七岁的我,转眼间就要二十七岁。但这个“假正经”的我,其实从不以为其中有“假”。

我只是希望体面地活着,从未预期这是一种造作。实在是这个世界太过活泼自在,满眼的同类们就像满眼的S情小广告,把我的体面衬托成一种孤独。我迫不得已,只好回答他们,是我太“假正经”了。

毕竟我是一个法国人,流落他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