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小说 > 正文

橙飞疼痛系列同志小说《淡淡男人味》

来源:心同网 作者:橙飞 时间:2018-07-07 【投稿】 字体【

f8ecd41c669d54585b416e1d65f1f0bc.jpg

橙飞疼痛系列同志小说《淡淡男人味》

佛说:“人妖殊途,私通感情是犯了天条,但佛又不懂“情为何物”,又有何权利拆散别人”...

希望…在我还没有太老之前,我想...再爱一次。尽管这种“爱情”被世人称作“同性恋”…

夏天的太阳炽热的照着每一寸土地,我背着一个像锅炉一样大的背包,手里拖着硕大的行李箱,来到了火车站。

终于挤上了车找到了自己的卧铺,火车上的每个人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也包括我,整个车厢内弥漫着恼人的人肉味,让人闻了就想吐。

看着外面飞快后退的景色,心里空牢牢的难道这就要离开生我养我的城市了吗?思绪乱飞…妈妈端起杯子问我“渴吗?要不要喝口水”?

,我摇了摇头说:“喝不下”,她说:“饿了没?要不吃点面包吧”。我说:“也不想吃”,她是心疼自己的儿子,整个车厢内唯一能够让人凉爽的就是根本吹不到我这里的电风扇,好想把窗户打开吹吹火车飞驰而过的“自然风”。

我手里面捧着一个苹果,散发着淡淡的果香,这多少让我有了些许的食欲,想要把它吞进自己的肚子里。

咬了一口,鲜嫩多汁,还算可口。坐了一天一夜的车,苹果是我唯一吃的一个食物。

在闷热的车厢里简直就是一种煎熬,想快些下车,快些离开这个狭小的空间,密闭的车厢憋的我有些喘不过气来,终于下了火车,妈妈的同学早就提前两个小时在车站口等着了,马姨很热情的招待了我和妈妈,去了本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吃饭。

花了多少钱我不知道,但是那些食物我至今仍然可以清楚的记得,其中有我只在电视上才见过的价格不菲的鹅肝,晚上的时候我被安排在了马姨家住下,说明天带我去学校报到。

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头沾到枕头就睡着了。

当初选择学习医学是父母商量后的结果,其实我最想学的是中文或者外语,可是他们两个都不同意。从小到大都是逆来顺受的我,父母说什么我就听什么,从来都是以乖乖的形象示人。

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内心有多叛逆多阴暗。妈妈说毕业之后当个医生有什么不好,我和你爸以后要是有个病了什么的,你还能照顾照顾。

我说你这就是自私行为从来都不问问我的感受,她说我要是自私就应该生下来就把你掐死省的你天天气我。我懒得跟她理论才不管她说什么呢,左耳朵听右耳朵冒。

马姨帮忙找到了这所学校的学生科主任。

他们两个是初中同学,她让我站在走廊里面等着他们办手续,也无非就是找找教务处,让学校里的老师多多照顾我,去学生会找几个学生领洗漱的东西还有睡觉用的棉被。这些我自己来也可以的,老一辈子人的思想就是找人,送钱、这也是中国的风俗习惯,就像在高中的时候,每个学生家长都送钱了老师却记不住是谁送的钱,却独独记住的是那些没送钱的家长。

风气不正,都把这些“园丁”惯坏了。妈妈帮我拖着行李箱,我背着大包,来到了我的宿舍。里面空无一人,这样也好我可以随便选择床位,我说下铺吧,晚上我怕睡觉掉地上,我妈说下铺脏啊,谁都坐。

没听她的我自顾自的收拾东西。中午我让妈妈找个地方休息,收拾完一切。第二天送妈妈去火车站回来的时候,回到学校打开宿舍的门就看到了满屋子的瓜子皮,我想应该新来的室友弄的,可是他为什么不吃完了收拾一下呢。在我拿着扫把扫地的时候进来了一个男孩,嘴巴里面嚼着口香糖。吊儿郎当的晃荡着脑袋就走了过来,我想他应该就是那个扔瓜子皮的男孩。

进来的时候手里握着手机在给他的女朋友打电话,根本就当我是空气。

走过我身边的时候还用手肘推了我一把,我心里想:“这人是不是有病”。

没理他,我想能在一个宿舍住的学生应该都是一个班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也就忍了,他打他的电话,我扫我的地。

谁也不干涉谁,在我拎着暖壶出去打水的时候这个男孩的电话也打完了,他说你也是这个宿舍的吧!我很礼貌的回他,是啊!

他说话的时候看都不看我一眼,我打心眼里看不上这样的男生、骄傲自大,有什么可牛逼的。他说我叫“高健”,你叫什么名字。

心里想这家伙总算是能说句人话了。可是还是看不惯他痞气的摸样,我说我叫楚天飞。楚天飞???他哈哈的笑了起来,怎么取了个女人的名字。我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起来,有什么可笑的,真想过去给他一拳,不过看他这老体格真要动起手来我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五大三粗的,心里想他应该上体校不该来当医生。我调侃他说是啊!还是你的名字好听,但是我的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的。嘿嘿…长的黑又亮说的可能就是他了。

不过他除了嘚了巴索之外,单看脸蛋还是不错的。

不能说是帅吧,应该是很男人的那种。声音洪亮,不像我说话的时候像是要断气似的哪口气没喘上来就杆屁的样子。高健的膛音很重,略微带点鼻音的感觉。但是不仔细听,还是听不出来的。

在大学的学生公寓里,就这样我们开始了我们的故事…

楚天飞说:“很多年以后的某个下午,好朋友给我打电话,他说:“楚天飞…你放下了吗?”不明白好朋友在说什么。

我问他:“什么放下了吗”?他说:“高健啊,上学的时候你总是不经意间就提到他的名字。”我心里面想:“有吗?”那个好朋友又说:“前几天咱班同学在一起吃饭,有人提到了你的名字,他哭了…”听他这样一说,我的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了出来。本以为已经忘记他了,本以为放下了,可有人提起还是会闪过和他在一起的很多个画面。

其实认为已经不爱的那个人,现在还深深的爱着,从没忘记过…

我自顾自的拎着暖壶往外走,他一路小跑的跟了出来。

这个学院很大,有六所学生公寓,学校总占地面积约1800亩、建筑面积达到了21.1万平方米,专职教师964人其中教授总人数可大128人之多,分为40多个系我所在的是医学系,后来高健告诉我他的女朋友在外语系,学的是英语。我很羡慕学文的学生,与其每天面对血淋淋的尸体,倒不如每天都对着汉字来的温暖些。可这是父母的选择,我无力反抗。我们两个提着暖壶问了一圈才找到了水房,学校太大了,八月份的天气像下了火一样,刚走进水房就已经被硕大浑圆的太阳烘的满头大汗。我拎着自己的暖壶,他让我打完水等会他,话刚说完就跑了出去。

1/7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在线看爽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