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小说 > 正文

日照纪事(5)

来源:心同网 作者:山东小宝 时间:2018-03-12 【投稿】 字体【

“哥,我陪你出去逛逛吧。咱两个人别整天都在宾馆里,我的小弟弟都疼了”刘壮亲着依旧赖在床上的金鹏,连拽带拉,刘壮将金鹏从宾馆弄了出来。

两个人漫步在松软的沙滩上,9月的海边,还是酷热难耐,远处的渔船,在潮涨潮落中,若隐若现。

“小壮,复员后,过的还习惯吗?”金鹏小心的握着刘壮的手。

“习惯。就是有时候……想你。”刘壮仔细的看着身边的人,短短的头发,鬓角切的很短,在金色的阳光中,发出明亮的白。

“想我是正常的,不想我才是不正常的 。让你和我到泉州,你也不去。”金鹏捏着刘壮的耳朵。

“哥,我去干什么?我父母都在这边,身体也不是特别好,弟弟妹妹都还小,我去了,谁照顾他们。”谈到自己的父母,刘壮的眼睛红了。

“我们可以接他们去那边。”

“我先替父母谢谢你了,可是,哥,对父母来说,故土难离。反正,认识你,我已经知足了,我还要谢谢你的1万元钱。”刘壮捡起一块鹅卵石,用力的扔到大海中。

其实,从复员的那一天起,刘壮都无时无刻的不在思念着金鹏。刘壮知道,如果自己到福建,金鹏一定能替自己找一个不错的工作,但是,除了工作,金鹏还能替自己,或者自己还能替金鹏,干点什么呢?

当时的刘壮,脑子中根本就没有‘同性恋’这三个字,只是感觉和金鹏在一起,非常的开心,快乐。具体到其它,刘壮还真的没有考虑的太多,看到自己儿时的伙伴,定亲的定亲,结婚的结婚,刘壮,在内心深处总是产生一种无法排除的忧虑。大了,总要结婚啊。就是自己不乐意,父母那方面呢?结婚后,自己和金鹏还能这样在一起吗?

看四下无人,刘壮狠狠的抓了金鹏的裆部一把,然后猛的朝前跑去,“哥,我们不考虑这些了,有本事,你追我啊。”辽阔的沙滩上,飘荡着金鹏气急败坏的声音,‘小壮,你给我站住,你敢偷袭我,看我不拔了你的皮。’

日照可以游玩的地方不是很多,第二天,在宾馆服务员的建议下,他们两个人决定到五莲山看看。五莲山距离日照不是很远,不过,在1991年的时候,五莲县还隶属于潍坊地区。

金鹏和刘壮,一前一后,从五莲山的后山,慢慢的往上爬,手拉的紧紧的,当时的五莲山,游人还不是太多,偶尔看见一两个,他们也毫不在乎。天高皇帝远,谁怕谁。

“哥,我爬不上去了,你背我。”穿过水帘洞,到了试剑石,刘壮靠在光滑的石壁上,闭着眼睛,撒着娇。

“自己爬,怎么体力那么差?”金鹏亲着刘壮湿漉漉的腮。

“你没来之前,我身体可好了,现在,每天和你在一起,就是铁棒,也变成绣花针了。”刘壮搂住金鹏的脖子,“哥,背背我。”

“哈哈,有那么粗的绣花针,来,尝尝哥的铁棒的厉害。”金鹏将刘壮压倒在地上,伸手就脱刘壮的裤子。

“哥,哥,我不敢了,这个地方到处是人,让人看见多不好。”半推半就之中,早已赤裸相见。

“我就想让人看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爱你。”金鹏喘着气说。

两个人嬉戏在群山中,空旷而刺激。

半个小时的路程,让他们两个人走了两个小时。到山顶的时候,已接近傍晚。看见那座千年古刹,坐落在三山之间,傍晚的余辉,抹过大雄宝殿,顺便将寺门前的两个人,染成璀灿的金黄。

两个人松开手,进了寺门。敬了香火,静静的许了愿,慢慢的挨着看了起来。

大雄宝殿前有一座偏殿,挂着一些水墨山水。刘壮小心的向寺内的小和尚要了纸笔,低头考虑了一会儿,悬腕写了几个字,

昨夜无眠
听小蝉儿低鸣
爱情不是虚梦
一瞬是一生

梦中相逢
友情更是爱情
只想随风入梦
伴长夜古灯

大滴的眼泪从金鹏脸上滑落,“小壮,我。。。。。。”

“哥,我懂。”刘壮掏出手巾,仔细的帮金鹏擦拭着眼泪,“烧掉吧,哥。”

金鹏小心地捧着刘壮写的东西,慢慢的走向烟火缭绕的大鼎。

“施主且慢。让老衲看看可以吗?”余音跌落出,好一个仙风道骨的主持。

“几句拙文,几个丑字,怕玷污了师傅的慧眼。”刘壮从金鹏手中接过,双手敬给了主持。

主持看完后,注视着眼前披着一身金色的两个年轻人,轻轻的点了下头,“如不介意,还是让老衲保存吧,天下痴情,因果相同。天已黑,不便下山,两位施主如不嫌弃,就在鄙寺小住一晚,如何?”主持看天色已晚,对两个人说。

“那就先谢谢师傅了,只是我们两个俗人,怕玷污了贵寺的清静。”刘壮连忙推辞到,“我哥今晚还有事,不敢打扰师傅清修。

“我看小施主和佛有缘,希望你们能经常到鄙寺来。我有一件礼物送给你们俩,还请笑纳。”主持让小和尚拿过两个小盒子,递给刘壮,“两串佛珠,送与有缘人。一包山茶,可比福建大红袍,还请两位施主品尝”。

金鹏楞楞的站那里,都不知道怎么道谢好了。刘壮接过,拉金鹏谢过主持,转过身,手牵着手,走出寺门。

“天下痴情,因果相同。”伴着吱吱啦啦的关门声,空旷的山谷中,飘荡着主持沉重的叹息。


很长时间,刘壮和金鹏没有说话,只是静静拉着手,向山下走去。金鹏无比爱恋的看着身边的刘壮,冰雕玉砌的脸上,只有点点纯真在游动。

“哥,你冷吗?”看到金鹏微微的抖了一下,刘壮轻声的问到。

“怎么能冷呢,我只是感觉,后天我就要回家了,还真是舍不的,舍不的离开你。”金鹏痴痴的盯着刘壮的眼睛,想从里边得到一种答复。

“回去好啊。哥,对我来说,拥有一天,就是拥有一辈子。人家主持都说了,天下痴情,因果相同,我不敢再奢望什么了,”刘壮调皮的摸着金鹏的短发,“哥,我们唱个歌吧,很长时间没有欣赏你的歌声了。”

“唱什么呢?你知道我的破嗓子,夜深人静的,千万别招来狼。”

精彩大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