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小说 > 正文

Man Utd 男人·联合

来源:心同网 作者:今一土 时间:2018-03-12 【投稿】 字体【

Man Utd 男人·联合

百年今日,一把尘土

明天还是未知的好。

无论悲喜成败,未知包含了一切变数!

正文

那是2007年9月19号的傍晚时分,当飞机终于降落在曼彻斯特国际机场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感到什么来到西方花花世界的激动或异国他乡、独自一人的恐慌,在经历了十几个小时的飞行、转机、等待和飞行之后,我唯一的感觉是疲倦,身心的疲倦。我需要的只是一张床,温暖或舒适与否都不关键,我需要暂时和这个世界别离,等我从梦中醒来之后,再让新生活真正开始。

我的房东“木门”(Woodgate)先生来机场接我。我还没有见过他,但他已经给我留下了很好的第一印象。成为他的房客也是一件机缘巧合的事。在收到了曼彻斯特大学商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后,我原本打算就登记住在学校的学生宿舍里,后来通过无数层朋友的朋友的关系,联系到了一个刚在曼大商学院读过书的中国朋友,向他打听情况,他说住宿舍倒是方便,就是比较吵闹,因为西方学生爱喝酒和折腾,如果喜欢安静和自在,还不如在外面和人合租。我听从了他的建议,那哥们儿也是个热心人,费了一番周折,又联系到了一个来自温州的中国女生吴敏丽,而那女生就正好住在“木门”先生的房子里。她对“木门”先生的评价非常好,大力推荐一番,好话说了一大篇,并做出了不住将来一定会后悔的承诺,于是我就拜托她把事情给敲定了。后来那个女生要去伦敦国王学院攻读硕士,临行前怕“木门”先生改变主意,把房间给其他人,便提出不用退她的押金,就当帮我预付订金好了。“木门”先生还是退还了她的押金,而且不仅给她做出了保证给我留房的承诺,还在知道我的航班达到时间后,主动提出到机场来接我。对于这样的房东,我怎能没有好的第一印象。中国人一出国在外,彼此的照应和帮助就似乎成为了一种本能和天性,关系相对简单而纯朴,而一回国,就又往往重拾相互算计和欺骗打压的恶习。环境和人性产生了一种不该有的连锁反应,真是让人感叹。

曼彻斯特国际机场不算大,设施也一般。与国内以豪华为标准和脸面的很多机场比较,显得有点儿小气,不过我也无心欣赏,一心只想领到行李,赶紧出去,以免“木门”先生久等。行李很快就拿到,精力和体力的透支让行李箱变得异常沉重,但我还是拖着箱子朝到达出口的指示方向走去。到了出口,我停下了脚步,四处环视,看工作人员在哪儿核对行李和行李票,却发现其他人都径直地离开了,没有行李核实这么一环节。我有些惊讶,又不得不嘲笑自己,除了北京、上海等少数城市,出差和旅行的时候,在国内大多数机场、车站等公共场所习惯了担心自己的行李被人偷取,所以习惯了被检查,而到了英国,还没有离开机场就已经被上了一课,自律和自由以一种朴实无华的姿态呈现在我面前。千百年了,我们的传统文化崇尚君子及其美德,却在过去的三十年间迅速让位给利益为先的厚黑文化,在行李领取这一小小的细节上彰显了当今中国人性的丑陋。可惜已经乘鹤西行,要不这么多丑恶的社会现象能为柏杨先生续写《丑陋的中国人》提供多少的素材。

机场小,接机的人不算多。但我不知道“木门”先生的长相,所以只能慢下脚步,去留意那些举着或拿着名字纸张的人。我走了一圈,却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我有些泄气,但只能转身又查看了一圈。还是没有我的名字,“木门”先生没在那儿。我拖着行李离开了出口处,站在十几米开外人少的一侧。我有些不知所措,因为我虽然有他的电话号码,但我还没有发现周围哪儿能够购买手机SIM卡。现在知道这是个很好解决的问题,无论是中国移动还是联通,使用国际漫游服务就搞定的小事当时愣没想到。我也将地址写在了自己的笔记本上,但因为想到“木门”先生要来接我,所以没有事先在网上查查该怎样坐公共交通去市区。钱包里倒是有近一千英镑的现钞,但我不愿意打的,那太贵了,网络上读了太多关于英国出租车昂贵的抱怨。爸妈一直告诫我千万不要过分节约,如果没有钱,他们会支持,但我觉得到英国读书是我自己选择的生活,应该尽量避免给他们增添额外的负担,我的路我自己走吧!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我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急匆匆地从门外奔了进来。他奔向到达的出口,那会儿出口处已经没什么人了。他抬头在检查大屏幕上的到达信息,和旁边的人说了几句话,他颇为不安地开始四处张望,然后他看到了我。我连忙将头调开,我可不想让人觉得我在偷窥他。刚踏上英国的土地就给人当好色之徒,那可真要把脸给丢尽了。但是从眼角的余光,我看到他大步向我走过来,我只能尴尬地转回头,但避免眼光的正面接触。他来到我面前,我才发现他确实高大。我一米七六的个子在国内已经不算矮,但是他比我高出好一大截儿,如果没有一米九,也差不了多少,一套深蓝色细条纹的西服根本遮掩不住他结实、挺拔的身材。领带已经摘了,白色细蓝条纹的衬衫从上往下松开了三个纽扣。他喘着气,健壮的胸脯起伏着,性感的胸毛已经探出了头。他也有些迟疑,但他还是伸出了手。“杰?杰 林?”

我猛然从我的意淫中回过神来,抬起头正视了我面前的这个男人。他有一张欧洲男人典型的轮廓方正的脸,深褐色的眼睛明亮温暖,漂亮舒展的睫毛,浓密修长的双眉,高挺的鼻梁,深栗色的头发修理得整洁、精神,脸颊上的和脖子上布满的胡子茬让他显得格外阳刚、雄性,而胡子茬中薄薄的嘴唇被映衬得格外柔嫩。他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顶多不超过四十的样子。他不是那种国内杂志和媒体上常见的欧美年轻帅哥,但他有种说不清的魅力。用英文来形容,他并不英俊(Handsome),而是很好看(Good-Looking)、很耐看。温州女生在邮件中向我讲述了“木门”先生的为人和品行有多么、多么好,却没有提及过他的年龄和长相,所以我一直假定“木门”先生是一个五、六十岁的大叔,或年龄更老的大爷,因为在网上读到的故事中,中国留学生遇到的好人大都是外国退休、无聊的大妈、大爷们,把他们对于和自己在生活中疏远的孙子、孙女的感情投寄到了中国留学生的身上。我完全没有想到“木门”先生会那么年轻。我慌忙伸出了手,“Woodgate先生?”

1/300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在线看爽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