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小说 > 正文

我的哥哥是首长

来源:心同网 作者:冷之默 时间:2016-12-20 【投稿】 字体【

我的哥哥是首长

☆、重生

冷之绝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浴缸中,全身湿透,他的视线有些模糊,脑袋有些晕,直到手腕处传来一阵刺痛才将他完全惊醒过来。

手腕处一道深深的红痕与白净的皮肤相比显得十分刺眼,虽然已经停止了流血,但浴缸中醒目的血水还是让他吓了一跳,原本白皙的脸色更加惨白,直到良久之后才慢慢平复下来。

“我不是死了吗?”冷之绝难以置信。二十五岁的他从小生活在孤儿院,直到二十一岁大学毕业,然后带着梦想进入军队,原本怀着一腔热血,报效祖国的他在一次围堵毒枭的任务中失手中弹而亡,他还清楚的记得当时他中枪浑身是血倒地的样子。

“难道是重生了?”看着镜子中的样子,就连经历过数次枪林弹雨的冷之绝都为之骇然。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镜子中的人大概二十出头的样子,长到脖子的头发染成五颜六色,耳朵处打着一颗闪亮的耳钉,而脖子上挂着的骷髅头更是让人难以忽视它的存在,奇特的非主流打扮配上消瘦的身材,让他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重生后的样子让他很不满,以前的他虽然不算人见人爱的帅哥,但长得还算是阳光朝气,一米八五的个子,凌厉的短发,再配上墨绿色的军装,这让他也算是军营里的一颗草,一颗浑身散发着阳刚之气的军草。

而如今的样子,正是冷之绝这辈子最讨厌的娘娘腔,对已经习惯部队生活的他来说,男人,就该是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而长头发,打耳钉,皮肤白的跟女人一样完全符合他心中娘娘腔的标准。如果说这个身体唯一还能让他满意的,也就只能是身高了,虽然没有他以前的一米八五,但好歹一米八也算是一个不错的数字了。

冷之绝看着手中的身份证,这是他重生后从这个身体的皮包中翻到的,“冷寒澈!”这个身体的主人跟他一样都姓冷,但却拥有不一样的名字,不一样的外貌,除了身份证外,钱包中只剩下一张信用卡和一些零散的钱。

冷之绝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腕,他知道这个人应该是割腕自杀,可他为何要选择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冷寒澈如今住的房子很豪华,他穿的衣服也无一不是名牌,看样子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少爷,这么一位吃穿不愁的有钱公子为什么会走上这条路?冷之绝想不明白。他还清楚的记得在孤儿院中的日子,虽然孤儿院给他提供了一个家,但那时的孤儿院并不富裕,甚至可以说有些贫穷,愿意资助孤儿院的人很少,那时他吃的食物,穿的衣服都很差,有时候饿几顿也是常有的事,所以他对那些从小含着金汤勺出生的有钱人家的少爷印象并不好。

正在他沉思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冷之绝立刻镇定下来,此刻不管来的是谁,对他来说,肯定都是不认识的,但部队中培养出来的以不变应万变让他必须以平静的心态来应对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不管这些情况对他来说是有利的还是不利的。

冷之绝打开门,见到的是一个穿着白衬衫,打扮的十分有条理的男孩,之所以称他为男孩,是因为以冷之绝死前二十五岁的年纪来说,对这个才十五六岁的少年的确可以称之为男孩。

门口的男孩对冷之绝那么晚才来开门很不满,他皱着眉头,语气不善的说:“冷寒澈,你怎么回事?怎么那么晚才来开门?一天到晚这么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难道还嫌不够丢人吗?冷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冷之绝一愣,没想到这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孩子,还没进门就开始教训起他来了,难道他不知道什么叫做礼貌,什么叫做尊敬长辈。即便他的脾气再好,此刻也沉下脸来,“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礼貌?”

对面的少年被冷之绝这么一问,抬起头,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冷之绝,“礼貌?”随后他立刻大笑起来,双手捂着肚子,显然觉得冷之绝的话十分可笑,“什么时候冷家的败家子也懂礼貌了?真是笑死我了。”

败家子?冷之绝听少年这么一说,再联想到身体的主人的打扮,立刻明白了,这个冷寒澈恐怕就是个一无是处,只会到处惹是生非的败家子。他想通了这一点,马上平复下心中的怒气,脸色也好看了些,“你来有什么事?”在对方不知道是谁的情况下,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

少年好不容易才抑制住笑意,趾高气昂的说道:“你以为我愿意来你这破地方?一天到晚死气沉沉的,要不是妈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哪还需要我受这趟罪?我早说过,就你这样子,肯定不是吃了睡觉,混酒吧,就是打架泡妞,能出什么事?”

冷之绝将少年的话在脑中好好重组了一番,看来这个人应该是自己的弟弟,就是妈妈打了几个电话没人接,害怕他出事,而他如今来这里的目的就是确认下自己有没有出什么意外。想到这里,冷之绝心里生出几分暖意,身为孤儿,他从未见过自己的父母,更别说体会母爱父爱了,没想到重生后不仅有了父母,更得到了母亲的关爱。

“喂!你哑巴了?平时话那么多,怎么今天像个木头一样,不会是跟人打架把脑袋打坏了吧?”少年见冷之绝不说话,反而陷入了沉默中,有些不解的问道。

冷之绝在得知少年是如今自己的弟弟后,自然不会跟他一般见识,“我没事!”

“我知道你没事!你好端端的坐在这里能有什么事?我早跟妈说过,你能有什么事?你要有事,要么就是没钱花了,要么就是被人打伤了送医院了,要么就是跟哪家少年小姐闹起来了,这些事哪样不是主动打电话给妈的,简直浪费我时间!”

冷之绝虽然知道这个冷寒澈是个败家子,但从他弟弟口中说出来这些事还是让他怒火中烧,果然这些有钱人家的孩子没一个好东西!

“走吧,我们回家一趟!”

“什么?你说你要回家?”少年彷佛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瞪大了眼睛看向冷之绝。

“我说我要回趟家,你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吗?”冷之绝从来没体会过母爱,但如今第一次体会到母亲对他的关心,虽然不是真正的母亲,但还是免不了感动,在他看来,作为子女,让父母担心是十分不应该的事,所以他还是决定回趟冷寒澈的家,至少能让母亲放心。虽然对他如今的状态来说,面对冷寒澈的家人,十分不利,但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还不如早点面对,这样也能让他不用时时刻刻担惊受怕。

1/1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