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小说 > 正文

古代同志小说:男妻男妾

来源:心同网 作者:遥舞音稀 时间:2016-07-24 【投稿】 字体【

楔子

说起陆俯,幕州没有人不知道,原因有三。

其一,陆家一直一来是幕州最大的茶叶经营商,几百年不倒,而且他们的生意不紧紧只是在幕州,他们的茶叶远销多个国家,在幕州有不倒之传说。

其二,陆家老爷陆鸿天曾六娶妻,但六位有着绝世美貌的妻子都验证了“红颜薄命”一说,而且都没有给陆老爷留下一儿或是一女,之后也没有人再敢把自家女儿嫁入陆家。陆老爷子也不再勉强,他过着悠闲的独身生活,后来在某次经商途中在一场火灾中救了一女子凌雁儿。此女子因无家可归而跟在了陆鸿天身边,但其样貌已被火所毁了,面容丑陋无比。但她本身具有的特质还是深深的吸引了陆鸿天,但在回到幕州之后,陆鸿天并没有娶她为妻,因怕她步前六妻的后尘而把她直接纳为妾。此事,曾给幕州人做为饭后佳话好长一段时间,直到后来……凌雁儿在陆鸿天五十大寿是为他诞下一子,老来得子,这本来是好事一件,但凌雁儿却在诞下此子后也离世而去了。于是,“不可为陆家媳妇”一说从此流传与幕州。

其三,陆鸿天在其儿子九岁的时候为其娶了一男妻,纳了一男妾,并扬言其儿永不再纳妾。此举根本就是在断自家香火,而对于陆家此举的原因,幕州流传着多个版本,而且即使已经过了十年了,每个版本都依旧经常为人们所争论的话题……

补充一下人物介绍:

主角:

陆翎:清瘦文弱美男子(看上去是这样没错),性格有待商议。

陆鸿天宝贝独子,标准心头肉,含在嘴里怕融了,捧在手上怕掉了。

至于为什么会有一男妻一男妾,此人只是微微一笑,说,“那不是意外哦,这就是命运吧!我这一辈子爱的也只有他们了。”

长孙谚:陆翎之妻,比陆翎年长两岁。

当然还是美男子一个。按别人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吊儿郎当,花花公子一个”。但天知道,他从来碰过的只有陆翎,绝世专情攻一只。

还有,此人的身世绝对可疑……

柳啼霜:陆翎之妾。虽然名字比较女性化,但却是个文武双全,标准一看就知道是攻君的又一美男。

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好好男人一个,但实际上就……(让偶先汗一个)算是恶魔??

比陆翎年少三岁,标准年下攻一只。

配角:

陆鸿天:陆翎之父。

范君齐:陆翎之青梅竹马。

祁云赋:某神秘美男(呵呵呵~~~)

第一章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陆家公子拖着自己的宠妾柳啼霜再次跑到了大街上游玩。

但在逛了幕州最繁盛的昌提大街一圈,在把想买的买了,想吃的吃完了之后,陆翎漂亮的脸蛋却拉得很长很长,完全没有了继续游玩的兴致。

旁边的柳啼霜看了也只是笑笑的把他拥如怀抱,仗着自己目前已比陆翎高出半个头,在他的额上吻了一下,“又在想谚哥哥了?”

陆翎点点头。

柳啼霜呵呵笑了两声,“你真诚实哦!就不怕我听了生气?”

陆翎抬头,看着他,眨眨眼,笑了,“你会吗?”

“当然。”说着,柳啼霜也不管两人此刻身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对准了陆翎的小嘴就吻了下去。

“霜……唔……”陆翎知道这是大街,反射的就推开柳啼霜,但这“推”从来没有起过作用。

反而是柳啼霜趁着他说话的空隙,侵入了他的口内……

街上的人经过,看见这正在热吻的两人也只是微微一笑,这早已见怪不怪了……

“还在生气啊?”柳啼霜紧紧的跟着前方因为刚才一吻而生着闷气的人。

“哼!”陆翎哼了一声,他不是生气,是郁闷。喜欢在街上强吻他的人不止柳啼霜一个,他那出门在外的妻子长孙谚也同样有这个嗜好,他想不明白啊!!!虽然他看上去有几分柔弱,但也还是有身为男人的尊严的啊!为什么他们就是不懂。

郁郁闷闷的继续往家里走,不再理会身后的人。

陆翎一入家门,远远的就看见了前堂那他已经两个多月没见的长孙谚的身影,心情顿时大好。他马上就把手中的东西往身边的柳啼霜怀中一放,就飞扑了过去。

“谚,你终于回来啦!”

长孙谚稳稳当当的接住扑过来的人儿,并顺手搂入了怀里,低头就给了那红润的小嘴一吻,“我答应过你一定要在你的加冠礼前赶回来的嘛!小翎,有没有想我啊!”长孙谚故意把脸埋入他的脖间,闻着他身上自己熟悉的味道。

他的鼻息喷在陆翎的脖子上,痒痒的,令他忍不住笑了出来,“简直就是牵肠挂肚了,你看,我想你都想得瘦了一圈了。”

陆翎继续窝在他怀里撒娇。

“真的?让我看看!”长孙谚抬起陆翎的下巴,貌似很仔细的观察着他的脸。

陆翎嘻嘻笑着拉下长孙谚的头,就吻了上去。

长孙谚满意的接受了陆翎的吻,当两人吻得难分难舍的时候,旁边一直被忽视的某人杀风景的咳嗽声响起,两人的热吻就这么被打断了。

“这是前堂,两位。”柳啼霜没好气的提醒。

“不知道刚才是谁在人来人往的街上吻我的?”陆翎哼哼两声。

柳啼霜无所谓的耸耸肩,他只是见那两人完全把他丢到脑后,才故意打断他们而已。

“小霜……”陆翎看着他,语气甜甜软软,但眼神却不是那么一回事。

“好好,我不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柳啼霜微微一笑,说完便向内堂走去了。

其实他的那一笑,害陆翎打了个寒颤,他看着长孙,问,“我们还要继续吗?”

长孙谚只是好笑的刮了下他的小鼻尖,“现在我要到你爹那去,我们今晚再继续。”

第二章

小别后的第一个晚上,小两口的甜蜜温存是少不了的。

但也碍于陆翎他爹向来禁止过于纵欲,因为陆翎的身体也无法承受过于强烈的索求,长孙谚这晚也只是比平时更多一点的满足了自己就抱着陆翎睡去了。

这两个月来,陆翎一直是跟柳啼霜一起睡的,突然换成了长孙谚,难免有点不习惯。所以,即使身体很累了,他还是睁大着眼睛一点睡意也没有。

1/39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