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小说 > 正文

古代同志小说:818皇室那对汪男男

来源:心同网 作者:雾十 时间:2016-07-24 【投稿】 字体【

【文案】

帝国内乱,大厦将倾。

从九等星的孤儿,到首都星的太弟,闻澈只用了一天。

“如今你已是皇太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素未谋面的皇兄在弥留之际,留下治国良方,“待他日你新登九五……”

闻澈睁大双眼,充满期待。

“……也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为什么总有个人在我上面?闻澈表示不服。

战功赫赫的辅国上将冷酷一笑,不服?憋着!

封建残余皇帝受X乱臣贼子上将攻

本文又名《上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毫无防备的就成了封建残余》,《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警告:主受,傻白甜,1V1。请不要对本文抱有太高期望,不胜感激。

第1章 818那个不战而逃的王八蛋区长。

星历1114年,γ星系,格莱杨拉波尔大区,二等星,区长府。

毕弗隆斯,毕弗隆斯大区,帝国西南方最大的行政区,被叛军攻陷了!

王八蛋区长白鹤没卵蛋!

抛下大区十几颗星球、几亿公民不管,带着小舅子跑路了!跑路了!

我们没有办法,只能拿皇太弟抵债!

原绑票费都要几亿、几十亿、几百亿星币的太弟,现在只要一张去其他安全区四、五等星的飞船票,统统只要船票!只要船票!

白鹤王八蛋,你不是人!

我们祖辈辛辛苦苦交税,事到临头你却不管我们,你还我们幸福家园!幸福家园!

“……”这段鬼畜音频,在一夜之间就传遍了帝国的大江南北,成了星网热搜榜上不可置疑的实力第一。

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骂名,自认在位期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白鹤区长,心里多少有点苦。

白区长的好基友——格莱杨拉波尔大区的朱颜区长,此时正端着星空酒,迎星而立发神经。

“啊,啊,啊。”朱大区长想作诗,却没那个才气,终只剩下了犹如卡带一般的“啊”,循环一百遍后,他放弃了。转而坐到白区长对面,叠腿,环胸,摆开架势,准备熬一碗好鸡汤,“白云苍狗,世事无常。在命运面前,γ星人也可以是很渺小的,从众心理和羊群效应在所难免。”

“说人话,谢谢。”白鹤区长此时真的没心情面对这个艺术人生。

“不提你跑路是另有隐情,单说沦陷区有多少贵族和官员跑路,你就该看开了,这根本不是事儿。你还记得去年年底吗?唯一没跑的吉里蒙大区的区长,她倒是硬气,结果呢?连人带区内的几十颗星球,一并成为了帝国的历史。

这股叛军是真他娘的狠,他们屠区!

白胖子抱头,缩在一边,还是那副要死不活的倒霉模样。

“这么多年了,你凭借一股‘想死又不敢’的精神,扛过了多少大风大浪?”朱颜再次安慰。

白鹤幽幽看了好基友一眼,然后长叹了一声,点燃了一支烟,不抽,只看着。道理他其实都懂,但是为什么皇室唯一流落在外的血脉,偏偏要在毕弗隆斯大区?

他刚刚丢下的、被叛军攻占了的毕弗隆斯大区!皇帝能放过他?!

“要不我们也反了吧?”

“……别闹。”

虽然如今的叛军看上去挺快活,肆意又嚣张,但那也只是顾准上将——帝国的不败战神——腾不出手来收拾他们,等顾准从远东的边防线上回来,这些个小鱼小虾连跪下来唱征服的资格都没有。

朱颜斜了好友一眼:“你也知道帝国还有个顾准。”

“!!!”白鹤这才明白好友刚刚只是故意说反话刺激他,立刻重新燃起了希望,“你是说顾上将一片忠心,准备冒死营救皇太弟?”

“我是说顾准狼子野心,很可能要谋朝篡位!”

“……”

第2章 818那个并不知道自己是太弟的太弟。

“太弟岂不是真的没救了?”白区长吓的肝胆俱裂。他虽不是什么好人,却也不想成为多坏的坏人,“不行!我要去救他!要不他可怎么办啊?!”

“活着。”朱区长给了个意简言赅、又切中要害的答案,根本没人知道皇太弟到底长什么模样。

白鹤一愣,脑洞大开:“那太弟自己知道自己是太弟吗?”

……

太弟当然不知道自己是太弟。

闻澈甚至不知道自己姓闻,他很认真的觉得自己姓阿,叫澈,阿澈,这是他唯一的小伙伴会开口称呼的名字。

小小少年,其貌不扬。除了皮肤白点,性格安静点,教养更好点以外,好像和乡下教堂里的其他孤儿也没什么区别。只有在和闻澈相处久了才能发现,这位太弟约莫是有些与众不同的……他格外的“傻”。

教堂的孤儿们搬着板凳,在油画拱顶之下,彩绘玻璃之前,将神父唯一的一台老式光脑给围了个严严实实,支棱着耳朵,偷听帝国新闻里有关于皇太弟的蛛丝马迹。

自本区区长跑了之后,毕弗隆斯就掀起了一股皇太弟热,谁都想借此改变命运。

闻澈也想。

但是……

他想的方向有些“与众不同”。

“少游,你说太弟能不能值十个苹果?”闻澈一边和小伙伴分享自己的猜测,一边咽口水,“要不然芝士蛋糕也行,冰激凌、巧克力、气球布丁……”

越说越饿!他已经好久没吃到这些东西了。

“嗤,你们瞧啊,那个从乡下来的小傻子又在做梦了。”

“气球布丁?一看就连真正的自然食物是什么都不知道,气球可不是吃的。”

“你跟个傻子说什么。”

刚刚听完新闻,孩子们就听到了闻澈的“傻话”,嘻嘻哈哈聚在一起讥讽着这个没有贵族命,却整天幻想自己过过的“傻子”。

闻澈和少游坐在角落里,与其他孤儿保持着一个可以说是自抱成团,也可以说是被排斥在外的生疏距离。

没办法,谁让只有闻澈和少游是最近才从别处迁过来的“逃难者”呢。

少游之前一直沉默的坐在阴影里,好像对帝国新闻并不感兴趣,只有在听到嘲笑闻澈的部分时,他才猛的站起,走出阴影,站在了阳光下,挡在了闻澈身前,一双比独狼还要凶悍的眼神,吓坏了所有对闻澈抱有敌意的孤儿。

1/146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