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小说 > 正文

张先生和张先生(5季全+番外)

来源:心同网 作者:王泡小泡 时间:2016-03-11 【投稿】 字体【

张先生和张先生(5季全+番外)

第一季·张先生和张先生

第01章

到2013年2月14日,跟张先生在一起刚好满10年,从18岁到28岁,一晃眼的事儿,不觉得怎么。可宋凯跟我说:在同志圈儿里头,你们俩这样的,算是奇迹了。

宋凯说,一定要办一场派对,把你们认识的gay都叫出来,全世界的gay都要替你们庆祝。

可是,要办派对吗?

三天前,发现张先生出轨。

应该不是第一次,哪那么凑巧,刚好第一次就被我察觉,我又不是警犬。

说要加班,凌晨两点回来,竟是洗好了澡。

太累了,就去做了个按摩。张先生这样跟我解释。

换做以前,也信了。就是觉得说话的眼神怪,太认真,反而不像真的。

电话问江超,张先生的同事,算有些交情。

说,没加班,还早走了一会儿。

那就是撒谎了。笑着,质问张先生。

先是沉默,好看的嘴角些微抽动,眼睛不看我,过了一会儿,又看我。

倒是有些心疼,在一起这么多年,干嘛要为难他,又不是说要走,一去不回头的那种。

算了,算了,正常,我不问了。

起身,去厨房烧水,晚上9点多,习惯了给张先生冲一杯蜂蜜水,清理肠胃。

却跟过来,杵在厨房门口,像一根傻了吧唧的柱子,半晌,才开口。

对不起啊,就是玩玩,真的就是玩玩。

回过头,盯着张先生窘迫的样子,忍不住笑。

一米八几的个子,快30岁的人,傻起来像个孩子。

去客厅把杯子拿给我,没事儿了。

当晚,床上很热烈,大半年没有这么激烈的做过。

本想调侃张先生,昨晚刚用完,今天还这么有劲儿,想想,算了。

都不是十几岁的小年轻儿了,逞一时口舌之快,各自都高兴不得,划不来。

隔天,跟宋凯吃午餐。

聊到新恋情,宋凯抱怨,现在的男人,真他妈没个靠谱的。

宋凯是我的闺蜜,比我小三岁,化妆师,飞来飞去,我总笑他,见多识广。

你不是跟我说他给你买MCM的包?好大一个,出手大方。

我问。

宋凯的皮肤很好,男孩里头算上佳货色,让人羡慕。

只是嘴上不饶人,男同性恋,有几个嘴巴不厉害?

拿一个包,换几次操,这是交易,不是真爱。

宋凯用牙齿咬着吸管,这副娇嗔模样,要毁掉多少男人。

习惯了听他说真爱,习惯到不以为然。一个人,如果与人交往,先看对方用什么香水,腕上是劳力士还是浪琴,到底算不算在寻找真爱?

我无从判断,我也不是真爱专家。

吃到一半,张先生来电。

买了排骨,晚上做莲藕炖排骨,下班直接回来。

嗯。

随口应着,脸上应该有幸福的笑容,因为对面的宋凯已经做出“情人去死去死”的表情。

张哲,你应该被全世界的gay围攻,一人一个耳光打死,凭什么那么好的男人被你遇到?!

这话宋凯已不是第一次说,但每次说,我都开心。

来围攻我好了,老娘就是这么幸福。

噢,对了,我也姓张,所以,我们都是张先生……

张先生厨艺很好,喜欢看他在厨房忙碌的样儿,不慌不忙,好像把生活,都掌控在那一抬手,一挪步,一挥勺的动作之间。

挺好的,一次出轨,换来一餐美味,席间,还贴心的给我夹菜。这么美的当下,该好好珍惜。

洗过碗,坐在沙发看电视。

头靠在张先生的肩膀,张先生顺势把我搂在怀里,手指轻轻拨弄我的头发。

你就这么原谅我,反而心里不踏实。

把头靠的更紧,张先生的心跳就在我耳边。

不然怎么办?在一起这么多年,为这个事儿分手?笑死了。

我笑的洒脱,若无其事。心中却庆幸:还好是我先发现了你出轨,要是你先发现了我出轨,那这主动权,此刻就不在我手了。

第02章

从李天的车上下来,天色已晚。

没有说再见,以前也都不会说。

张先生在IT业做销售,每月需出差两次,张先生不在的时候,我偶尔会跟李天做爱。

也没小心翼翼到离奇的地步,心不虚,就不算賊。

通常,我会等在东方广场东门的麦当劳,李天的车将到,先发短信。从麦当劳走到路口,李天的车就到了,利用上车的时间,顺手把短信删除。

地点是李天挑的,双井附近的快捷酒店。两个男人,开几小时的房,傻逼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如今这时代,谁又会在乎?

李天在床上很自私,有种不管不顾的任性。

张先生刚好相反,处处考虑周详,会在耳边温柔的问,疼不疼?

人有时候会犯贱,无微不至,反而不如自私让你受用。

有一次,李天甚至给了我一个耳光,挺用力,我听到清脆的声响。竟然没有恼火,反而想再要一次。

是心里变态吧,事后,躺在张先生的怀里,这样想。

已经习惯了在张先生的怀里想别的男人,那么自然,自然到不被张先生察觉。这算是一种背叛吗?只是,人和人之间,背叛又能如何?

几乎忘了是怎么与李天认识,事实上,我们之间的沟通甚少。

看着李天的车尾灯迅速消失,好像每次结束,都是一场慌不择路的逃跑。

被发现了,也是我倒霉,又不是在古代,奸夫淫妇,要浸猪笼。

有一次,在车上这么说了一句。

李天显得没那么高兴。不高兴,以后就不说了。

隔很久,给李天发短信:有空?

没有回。

以为就这么断了。断了就断了,也没有感情,就是肉体上的刺激。

隔很久,却又发来一条:想要你。

幸好是在白天,我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短信,觉得好笑。男人下面硬起来的时候,真的是没什么节操。

就是那一晚,李天给了我一个耳光,动作很突然,黝黑的脸呈现兴奋的紫色。

其实,我结婚了。

穿衣服的空儿,突然听到这么一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继续把粉红色的袜子套到脚上。

快30岁的大男人,非要穿粉红色。

张先生这样抱怨过我,语气却是宠爱和温柔。

这时候才开始嫌弃我娘炮?忘了以前死皮赖脸给我写情书?

1/121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