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小说 > 正文

杨凌:我用泥巴捏出一座城

来源:心同网 作者:毛毛半 时间:2016-02-14 【投稿】 字体【

回忆像个说书的人, 用充满乡音的口吻

跳过水坑绕过小村, 等相遇的缘分

你用泥巴捏一座城, 说将来要娶我进门

转多少身过几次门, 虚掷青春

小小的誓言还不稳, 小小的泪水还在撑

稚嫩的唇在说离分, 我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

曾经模样小小的我们, 那年你搬小小的板凳

为戏入迷我也一路跟, 我在找那个故事里的人

你是不能缺少的部份,你在树下小小的打盹

小小的我傻傻等, 小小的感动雨纷纷

小小的别扭惹人疼, 小小的人还不会吻

当初学人说爱念剧本,缺牙的你发音却不准

我在找那个故事里的人,你是不能缺少的部份

小小的手牵小小的人,,守着小小的永恒

容祖儿--小小

“你他妈的上了我就不要我了,你不是人!”这是我坐了14个小时的火车又兼两个小时的汽车来到杨凌后听到的第一句话,这个时候我正拖着一大箱行李站在刀子宿舍门口。本来我想一到他的住处就横七竖八的往床上一躺,睡个百八十年,可是看到现在这个状况,我想我的梦想破灭了。

“你吵什么,还不够丢人的。那是你自己愿意的,又不是我霸王硬上弓。再说了,你说我勾引你,还指不定谁勾引谁呢?”这是久违了的刀子的沧桑的声音,我明白了,他一定又把哪个小弟弟残害了,哎,本性难移。

“我求你了,不要这样好不好?”一个男孩的声音,听声音人应该长得不错。

“不可能了,我就要结婚了,我们俩必须分手。”我差点没被呛住,心里想大哥,撒个谎也要有点水平好不好,妈的,当初和我分手就是这么说的,三四年了,你这婚结的可真够长的,我估计如果我结了婚,我的儿子都可以赶上给他当证婚人。

没有声音了,怎么回事,不是他看局势不妙,直接把人家灭了吧。我担心的推开一点小小的门缝往进看。

我晕,这两个人又抱在了一起,

“小华,最后一次,不能这样下去,是对你的不负责任。”刀子做出一副心痛欲碎的表情,其实我知道他是狼心狗肺。“你走吧。”他推开了男孩。

我靠,我在门外小骂一句,这两人演电视剧似的,有完没完。正当我发愁的时候,门开了,一个男孩走了出来,黯然失色的看看我,离开了。

我看着那陌生的背影,竟然觉得他的心情有点那么的让我熟悉。

我挺起头,走进宿舍,轻轻叫了一句:“刀子。”

他背对着我,“你怎么又回来了?”他把我当成刚才那个小孩了,当他转过身的时候,这才吃惊的张大嘴巴:“哥们,你说来就来啊!”

我看着他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就故意装腔作势的说:“哥哥,小弟我沦落天涯混到这个地步,以后就全仰仗您了!”没等他说话,我就一下赖到床上,“你别说了,我知道你是一特磨叽的人,我一共坐了14小时火车外加两小时汽车,这还不算打的的,哥哥,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温暖舒适的被窝,尽管我知道,很久没见面你肯定有千言万语要对我诉说,但请体谅一下我,我就睡一会谢谢!”说完我倒头就埋在被窝里。突然想起什么又爬了起来,“箱子里有几件衣服帮我取出来,我怕捂馊了,吃饭不用叫我了,箱子密码你知道的,谢谢。”我又连忙趴下,装的鼾声四起。

我只听见他无奈的叹口气,然后是收拾箱子的声音。

“这小子,为什么找上我了?”他在抱怨我。

我偷偷笑了笑,“因为只有你最安全,刀子,谢谢你。”我小声说着,他听见了,“原来你没有睡着啦。”

“现在睡着了。”我抱着他的枕头,那上面有依稀的他发丝的味道。

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了,屋子里黑黑的,我以为刀子出去了,正要起来开灯。

“你终于醒了。”一个声音在黑暗的地方爆炸,“啊,”我尖叫一声,灯打开了,他坐在对面床上。

“你神经啊,在宿舍也不开个灯。吓死我你就心疼去吧。”我抱怨的说。

“我是在黑暗中体验我的心情,我感觉我的未来因为你的到来变成了一片黑暗。”他装得特幽怨的说。

我面带笑容,“刀子同志,这就叫风水轮流转,曾经你是那么严重的伤害了我,现在,轮到我报复你了,我要发扬先辈们吃光、花光、抢光 的优良传统,从今天起的某段时间里,你是钞票,我就是钱包,你是蛋炒饭,我就是饭盒,总之,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我发现我现在也变得特别无耻。

“苍天啊,”刀子惨叫一声。

“呵呵,”我暗暗笑着,“行了,别装的欠你几万块钱似的,走吧,请你吃饭。”我神速的坐了起来,梳妆打扮。

来到了南门外的市场,一切还和当年毕业的时候一个样。我和刀子来到了阿凡提吃烤肉。

“一切还是老样子。”我故作深沉的说。

“你怎么想到杀回来了?跟海子闹翻了吧?”刀子问我。

我的心抽了一下,“是啊,所以才来投奔你,知道你不会抛弃我的。”我肉麻的说。

“别呀,哥哥我现在有了崭新的生活,你这么插一脚,让我怎么往前发展啊。”刀子拿起一串烤肉,被我抢了过来。

“不可能了,我就要结婚了,我们必须分手。”我装着他那天的样子给他比划着。

“行了你,”他有点生气了。

“哈哈,说真的,那天那小孩挺不错的,你怎么不要人家了。”我好奇的问。

他喝了一口酒,“小子感情太纯,玩玩就赶紧收,再下去是会出事情的。”他一副老江湖的模样。

我突然变了脸,装的很生气的说:“我算是知道了,你他妈当年就是这么欺骗我的。”

“放屁,是你自己红杏出墙,我还不能打狗出门了?”他也红着脸说。我也不说话了。

“我去买包烟。”他可能也不爽了吧,我点点头,他去了,我赶紧把帐结了,他这人好面子,以前吃饭时总是抢着结账,弄到每次月底没有钱花。

不一会,他回来了,手里拿包延安扔了过来。我撕开烟,给他也装上。

1/58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