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小说 > 正文

军区大院

来源:心同网 作者:泡泡雪儿 时间:2016-01-29 【投稿】 字体【

以此文纪念我从小长大的这个军区大院。

在这个军区大院,没有不知道单军的。

单军是单司令的儿子。在这个军区,司令只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已经出嫁做了妈,成不了气候。这太子党里,最大的自然就成了单军了。

单司令升迁的速度快,赶不上他儿子成名的速度。打小,这院子里就没有不知道的,单家出了个转世猢狲,皮得上了天,精得像个鬼,谁惹了他谁倒霉。谁家的谁被他捉弄了,谁家的谁又被他欺负了,这一笔笔烂帐要都细算起来,军管处的报告纸都不够用。院里甭管比他大的还是小的男孩儿,都跟他屁股后头听号令,到处胡疯乱闹,要不是忌惮他爷爷和他老爸的面子,单家的门槛早退休几回了。连大院里的兵都怕这混世魔王,最猖狂的时候,单军能逼着这些解放军叔叔倒过来叫他哥。

可毕竟是司令的儿子,单军再无法无天,谁敢说什么?

一年一年过去,单军在一片天怒人怨中渐渐地长大。轮到要考中学的时候,家家憋着气,就等着看单家的好戏。

你儿子不是能耐么,看这回不能耐进33中吧。

33中是这学区最烂的一所中学。说好听点是中学,说难听,那就是未来痞子流氓的摇篮。这也怪不得学校,在当年小升初考试也激烈得跟挤大学似的,淘米过筛,筛下来的人家不要的,也总得有地儿去啊,就全归了这儿。军区和33中就在一条马路上,所以“不好好学习你就等着进33中吧”,是军区里上小学的孩子听到最多的恐吓。天不怕地不怕如单军,也打小就知道要进了这地方,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那时候还不兴什么走后门,部队子弟要是读不好书,大多就是送去当兵。

但是单军六年级那年,不知中了什么邪,忽然转性肯读书了。然后小升初那场考试,又不知中了什么邪,居然让他考出了个语文数学两门197分的高分。一点异议没有,直接划进市重点。

打那起,单军成了榜样,成了神话。

单军的长相,在还没暴露出他恶劣本性的年月里,是曾经让院子里阿姨婶婶好不喜欢过的。“瞧这小脸长得,跟他爸真像。”这等于是夸了单军了,要知道当年三十多岁的单副参谋长,在军区里是公认的一棵树,私底下女兵都叫他“唐国强”,虽然长得和当年那位年轻英俊的明星其实并不像,但是迷人的程度大概是可以媲美的。

单军长到十七八岁,按照院里那些还记着他小时候干过的坏事儿的大人背后的话,那长得叫“人模人样”。单军身条子继承了他爷爷和他爸的好身架,又高大又挺拔,宽肩,紧腰,长腿,天生的军人架子,脸比他爸年轻时候还英俊,可骨子里就没有单司令那一身的正气,偏偏带出点儿坏,带着痞,偶尔扬起眉毛那么霸道地一笑,按那时候的新潮审美,那叫一帅,忒帅,走在路上,特招姑娘女娃们的眼光。

单军小学就开始收情书,初中时候女生为他揪着头发打架的都有,到了高三,女朋友都换过几茬了。你说他坏吧,他那股子邪气痞气偏偏赶上了好时代,就刚崇尚个性解放的时髦理念里,女孩儿们开始明白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就非迷恋这样儿的,所以单军在感情问题上那是无往不利,只要他看上的,就没到不了手的。

“林红玉!”

单军和他院里几个狐朋狗友倚着自行车抽着烟,看着家属区路上袅袅婷婷走来的一个姑娘。

姑娘老远就看见他们了,故意似的矜持地在他们的注目下走来。等她到了面前了,单军眯着眼睛喊她。

林红玉白了他一眼,没搭理。

“装什么呢,没听见啊?”

单军懒洋洋地瞅着她,目光肆无忌惮地往她高耸的胸脯上扫着。

“谁爱搭理你啊。”

林红玉高傲地说,脚步却慢了下来。

林红玉是大院子女里公认的一朵花,从小外号就叫小林黛玉。要说这院里的名气,男孩儿属单军,女孩儿就属她。她家阳台底下天天有男生骑着自行车转悠,喊她名字约她出来,林红玉谁都不搭理。

“你不爱搭理我,你走这么慢啊?”

单军笑得邪气。一帮哥们都轻佻地笑起来。

“单军,你烦不烦,有本事别再到我家楼下来,特讨厌。”

林红玉那声“特讨厌”用足了腔调。

去她家楼下的男生天天有,可单军还真就只去过一次。那次单军带着五六个人骑着车在她楼下,大声地喊她名字,流里流气地吹口哨,林红玉躲在窗口,偷偷张望单军迷人的脸庞,强健的肩膊,看着单军潇洒地骑着车挥着手说“走!”带着人风一般地骑车远去,她失落……

“行呗,不去你别哭鼻子。”

单军逗她。他知道林红玉的心思。

“……谁在乎!”

林红玉涨红着脸冒了一句,在男孩儿们的起哄声里走了。

“军哥,收了她得了!看人对你那劲儿!”

大飞挺羡慕。

“她?也就逗逗玩儿吧。”

单军知道林红玉对他有意思,单军可对她没什么兴趣,顶多就是随大流逗着玩儿。他刚换的女朋友,比林红玉漂亮。

“刘丰那小子,还欠着明子一顿收拾呢。”

于征说,说回了正事儿。

“那小子是特狂,他妈早看他不顺眼了。”

大飞说。明子是单军团伙的弟兄,和人结了梁子。

“当咱军区大院儿是死的?操,敢对咱们的人叫板。”

这帮个个都是部队大院的少爷党,哪个不是从小横到大的,一起上的军区幼儿园,一起上的马路对面的小学,中学就算不一样放学了照样抱成团,那是穿开裆裤就结下的战斗交情,能不铁?惹上一个,就是惹上全体。

“行了。”

单军慵懒地整了整皮带,扯了扯。

“整死丫的。”

当天下午,单军带着这帮部队大院的干部子弟,让刘丰等人明白了什么是“当咱军区大院儿是死的?”

打架对单军来说,正常,跟吃饭睡觉一样正常。以他为首的这伙儿人,特别抱团,只要军区大院里有哪个在外头受了欺负,就等着被整个一团体的人呼啦而上整治,这帮部队大院子女和那些官二代小开不一样,既骄横又手狠,不管是单打独斗还是团体作战都敢硬碰硬,打了架犯了事儿家里也有头有脸的啥都能摆平,就这伙人,谁惹他们?

1/96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