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小说 > 正文

孩子们离开了秋千:和已婚男人的同志情

来源:心同网 作者: 肖浑 时间:2016-01-05 【投稿】 字体【

1

罗平后悔见刘开春家儿子了,可后悔有什么用呢?

2

之前那一年,他对老刘的家人一点兴趣都没有,跟老刘在一起的时候尽量不谈到这类话题。只有一次,老刘在朋友圈晒儿子照片,罗平留了句言:“爸爸,你更爱我还是弟弟呀?”他以为老刘会喜欢这句俏皮话,可很快那条留言就连同照片一起被删掉了,然后刘开春的微信对话框出现了一个打脑袋的表情,怪罗平不懂事。罗平觉得这完全是小题大做,他们两人根本不可能还有什么共同的朋友吧,谁看得见那条留言啊。

罗平在生活中通常都管刘开春叫“叔叔”,或者“大叔”,包括在床上也是,只是有时候玩嗨了,罗平会喊“爸爸”,刚开始还有点怯怯的,小声地扭捏着叫一下,见老刘被挑逗得似乎更兴奋了,于是就得到鼓励,叫得越来越大声,比如“爸爸操得我好爽哦”。老刘听到后用手捂过他的嘴巴,他也只将这理解为佯怒,而且濒临窒息的感觉还有点美妙。

在见到老刘之前,罗平从未想过要找一个已婚男友,他觉得那有点恶心,简直就是偷鸡摸狗嘛,找女人结婚的基佬全都龌蹉肮脏无耻,他才不要趟这种浑水。可是他偏偏喜欢比自己大的男人,至少得大个三五岁,进入圈子的这些年他都觉得这很自然,直到和上一任分手后,他忽然发现,周围稍微能看得上的基佬,全都结婚了。他不是个固执的人,既然改变不了现实,就只能改变自己的择偶标准了。

罗平遇到刘开春的时候,他28岁,刘开春42岁。他们认识三天后上了床,三个星期后罗平知道了对方的工作——当地电厂的工程师,三个月后才知道他的名字叫刘开春,还是无意间经过他们单位在宣传栏里看到的。之前只知道他网名是“老牛不吃草”,于是就叫他老牛。从“老牛”到“老刘”,在他们的方言里,发音根本没变化。

罗平没觉得放开了“婚否”的择偶标准是将就,他反倒有点感激自己终于不再固执己见,以前就应该找比自己大十几岁的男人啊。和眼前这个温柔体贴成熟内敛的刘叔叔比起来,以前那些男朋友根本就是些幼稚鬼。刘叔叔不但性格好,身材也是刚刚好,在同龄人中,他还算保养得当,肚子只是微凸,头发还算浓密,几丝白发拔掉就好了,配上一张憨态可掬的圆脸,又萌又暖,简直完美。

3

刘开春的儿子叫刘梓轩,今年14岁。罗平见到他那天,真是有点鬼使神差。

那是入秋以后的第一个暖阳天,罗平迫不及待要见老刘,发短信一问,说是要跟儿子一起在“渔舟唱晚”吃饭,那家餐馆罗平被老刘带去吃过,就在东湖边,里面的鱼丸特别有名。罗平忽然就有了股冲动,想过去跟他们一块吃,反正地方离他单位也不远。

他一路胡思乱想:真的要去见吗?会不会很怪?怎么会有这个想法的?一定是因为昨晚看的那部电影,那个关于少年的故事,或者是因为前几天看到自己中学时的照片……刘梓轩会怎么看我?气氛会很尴尬吧……

大脑还在一团混沌中,餐馆的门已经被他推开了,老刘在靠窗的那个位置,特别显眼,因为那里阳光最好。老刘只有一个背影,他先看见的是刘梓轩,穿件灰色的运动外套,头发有点长,又黑又直,好像故意剪得不整齐,快要遮住眼睛。他朝着老刘的背影走过去,余光中感觉到刘梓轩正在另一边用冷冷的眼神盯着自己,他就是这时候开始后悔的,他不喜欢刘梓轩看自己的眼神。

老刘不出意外地吃了一惊,随即恢复平静,说你也来这吃饭啊,然后跟儿子说:轩轩,这是爸爸的同事,快叫叔叔。轩轩没反应,依然是那种冷冷的眼神,倒也看不出什么恶意,也许00后的小朋友就是这么让人捉摸不透吧,这都隔了多少条代沟了。

罗平稳了稳心神,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着轩轩说:叫什么叔叔啊,我有那么老吗,你应该叫哥哥。说完自觉没趣,把视线转移到桌子上,看着各种鱼发呆。轩轩果然还是没出声。

老刘让罗平坐下一起吃,罗平说不了,这就走,转身没走两步,后面被人拽住了胳膊,轩轩拉着他说:还是一起吃吧,我们这么多菜吃不完。声音不像是一个14岁的孩子,淡淡的,沉沉的,有种不容分说的气场。罗平一下子没了力气,乖乖束手就擒,坐了下来。

桌上已经点了一盆鱼丸,一盘剁椒鱼头,两碟小菜,轩轩叫服务员拿菜单来,让罗平再点一个菜,罗平随便点了个水煮鱼,轩轩说怎么又点个辣的,已经有个辣的了,不如来个酸菜鱼吧,罗平说好,老刘嗔怒道你就让叔叔点嘛,插个什么嘴,罗平说没事,就听孩子的吧。

三人无话,各自默默吃着鱼。老刘把鱼分成一小块一小块,拨掉鱼刺和辣椒,夹到轩轩碗里,然后又夹了一筷子到罗平碗里。谢谢刘叔叔,罗平说。老刘瞪了他一眼。

妈妈最爱吃这种鱼头了,今天应该把她叫来的。轩轩突然冒出这么一句。罗平听了心里一惊。

我们趁妈妈去外婆家偷偷来吃鱼,被她发现了看她怎么说。轩轩又说。罗平的脖子和后背上冒出了汗。

他没心思吃了,看向窗外,湖边有个小运动场,一伙小男生正在那儿打篮球,他看得出神。好一会儿,听到老刘的声音说服务员结账,他如释重负。这时轩轩说,叔叔你打篮球吗,我们加入他们吧。罗平说我不会。跟我爸一样逊,轩轩轻声说了句,然后脱下外套,只穿了件T恤跑上球场,夺过一个男生手上的球。那一刻,冷冷的感觉终于消散,刘梓轩变回了老刘朋友圈里那个活泼可爱的男孩。

老刘站在球场边,有点不高兴地问罗平,你来干什么。他耸耸肩,坐在了一边的秋千上,自顾自地荡,看着刘梓轩熟练地运球、投篮。

4

刘开春第一次见面就告诉罗平自己有老婆孩子了,他觉得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不说反倒会奇怪。儿子13岁,刚上初中。罗平囔囔着要看照片,也给他看了,照片中的刘梓轩白净秀气,噘着嘴巴面对镜头。“我儿子长得帅吧?”他问罗平。“比你帅多了,哈哈哈。”罗平回答他。“你啥意思?”刘开春假装生气,却掩不住得意之色。

他们又聊了会别的,半个小时后,话题又绕回到他儿子身上,罗平好奇地问:“我看你儿子这样子,怎么感觉有点娘啊,会不会也是同性恋啊?他平时喜欢跟男生玩还是女生玩?听什么歌?喜欢什么明星……”一连串问题砸过来,刘开春插不上话,急得狠狠拧了罗平大腿一下:“你这小孩瞎说什么呢,再说我撕烂你的嘴!”罗平一边嗷嗷大叫一边还嘴硬:“你还拧我,原来你也这么娘啊,之前怎么看不出来。”刘开春觉得有点闹过了,食指放嘴边“嘘”了一下,“声音小点!旁边都听见了!”罗平就乖乖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