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杂文 > 正文

来源:心同网 作者:橙飞 时间:2018-07-24 【投稿】 字体【

 8d54f5a02251cef5574137ce2336b877.jpg7ae95d56c98746437a9e5bb71f4e7bbd.jpg

如果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我的“人生”,我想用“漂泊”去诠释它。

走走停停的状态已经持续的了好久,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我都会不自觉的去想,又会在这里呆多久,下一个城市又会是哪里?

何时是归期....哪里才是我容身的地方,能真正的让我静下心来去感受那种安逸的归属。

每当听到火车和飞机的轰鸣声,我都会害怕打起冷战。

我怕又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全是我不熟悉的一切,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无助感袭遍全身。

可在我身边的很多朋友看来又很羡慕这样漂泊的生活,他们吐了两个字说这叫“自由”。

我背着行包踏遍山川河流,感受的是世间的酸甜苦辣,欣赏的是沿途的美景。

可是这种睁开眼睛就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的感觉,真的会让我在短时间内崩溃甚至嚎啕大哭。

我自认为独立坚强,从不低头。

总是抬头仰望天空,凝视着空洞漫无边际的黑夜。

可这种坚强却也让我隐忍的过着无法言说的孤独生活。

或许我们的生活本该如此,或许人生本该如此,或许我已然活成了别人理想的样子。

可真的在路上,真的坐上火车,一幕幕倒退的景象都会让我觉得这不是我想要的。

夏天的花,秋天的风,还有冬天的雪,让我觉得这一切都不属于我,唯有孤独,唯有不分日夜的奔波,从一个城市到下一个城市。

看到那些绚烂放着光芒的霓虹灯,越发使人迷失自我。

从灯红酒绿中走出互相搀扶的人,口喷秽物手扶墙角的时候,我就在想:“他一定是个可怜的人,可我的生活亦是如此,哪有什么资格可怜他人”。

我们不过是同病相怜—“而已”。

不过我多少有些庆幸自己还好没有像他那样狼狈。

每次胃痛都会伴着虚汗直流,把身体以最小体积的方式蜷缩在一起。

捂住肚子,那种像是有搅拌机在肠胃里随意切割的感觉似乎只有体会过了,才能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的疼痛。

像是身在炼狱里,意识却清晰的懂得,这只是胃痛罢了!何必矫情的人尽皆知。

那一年我任着自己的性子,背着行囊游走在他乡。

来到青岛之前我会看《青岛往事》到了北京我会看《北京故事》,来到深圳我会看《天堂向左深圳往右》。

这似乎已经成了我每日必做的功课一样。每到书里提到的地方我总会回想书里所描述的场景,和现场做些对比。

香港的深水埗是大多数港人穷人聚集的地方,可那里似乎应该是全香港最有人情味的地方,来到台湾就会想到《艋呷》在垦丁我似乎确定自己看见了世间最纯净的海洋。我喜欢光着脚踩在沙滩上,细细的、软软的,空气里都是咸咸的海藻味。

妈妈说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旅行?

其实不是我想旅行,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美好,太多值得我应该体味的东西。真的是太多,太多....说也说不完。

有好多网友曾问我:“橙,你写文章,有稿费吗?”

其实是没有的,可是我为什么还要坚持到现在,不为“名”不为“利”我只是想让大家有一天看到我写的文字里面有你要说的话,有你想要做的事,还有你想要活成的样子,就可以了!

不为名利的背后,其实这就是我想要的,活成你想要的样子。

其实并不难,大胆的去做,输了的只是青春,收获的却是一生的满足。我有个好朋友,以弟弟自称。

大学时已经在学校里小有名气,好多人都喜欢他的文章,后来也是因为文章我们认识了彼此,从一个陌生人逐渐成为朋友。

他从不提及家人,不喜欢别人提及他的家庭,不喜欢让人提及他的生活,不允许任何人批评他写过的每一篇文章。

其实我心里明白,他的生活并没有像他小说写的那么丰姿多彩,可他总是以自己脑海里的方式去活、去过。

虽说有些苦,可在我看来却是遥不可及的梦。

一个男孩,一个90后,一个在大学时就小有名气的作家,一个把生活过成诗的写手,一个让人艳羡随着自己性子为所欲为的他,现在仍然在外漂泊。

我和弟弟都一样,从一个陌生的城市,来到了下一个陌生的城市,对于我们来说,哪里都是“家”哪里却又是陌生的,一个陌生的家。

三年前诚俊通过校园群联系上了我,他说的第一句话是:“看到你在群里,我好激动”。

其实当时进群的时候我就是想知道你在没在里面,后来发现你在,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思来想去要不要和你联系。

后来还是鼓足勇气,加了你...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对你说声:对不起。当时我看到这三个字时双眼被瞬间模糊了视线。

我...已经等了它七年。

人生有几个七年值得我们去浪费,有几个七年让我们去忘记一个人,忘了吗?

没有....今年是我们分开的第十个年头。本来是不应该在一起的,本来可以像个陌生人一样,本来可以不想的。

只是现在没有当初那么爱了,没有当初那么想了,没有像当初那么撕心裂肺了,没有了很多很多,已经数不过来了。

可是在脑海里的“当初”仍旧挥之不去。

因为忘不掉....人是个很奇怪的物种,开心的事记起的太少,伤心的事情又想的太多。

最终我们都变成了伤心的人,过着和开心陌路的人生。是我们自己选择的,活该!

写到这里我忽然好想回家,看看我苍老的妈妈,我要一进门就大喊:“我回来了”。

我还要看见桌子上摆着我喜欢吃的扒油菜,和清水煮蛤蜊。我要痛痛快快的洗一个热水澡,听听妈妈发的牢骚。

躺在软软的床上,那张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床上,懒懒的沉沉的睡去....在梦里一定要让我梦见上学时年轻的我,穿着白色的帆布鞋、背上是洗的发旧的帆布包。

我想重新走一程,重新活一次....!

写于2018年7月20日晚23点21分

在线看爽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