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杂文 > 正文

《他说“...”》

来源:心同网 作者:橙飞 时间:2018-07-15 【投稿】 字体【

24e147849d334445cc511c8bf711533d.jpg

 

一个男人霸道起来,真的是没有让你回驳他的余地。

不管是吵架还是厮打,我都是个失败的弱者.

他说:“什么是你的,就连你都是我的”。

好吧!眼前是个不讲理还无理取闹的人,我又能拿他怎么办呢!

妈妈从小就说"人太专情不是件好事,在她们那个年代相亲就要结婚,不管是否喜欢对方。他好与坏都要忍着受着,受了委屈不能言语,即使被打也不能回娘家报备”。

那是八十年代,如果离婚别人会骂你是“破鞋”这还算好,有自杀的、疯掉的、也大有人在。

现在社会慢慢好起来,一夜情、吸毒的人也越发多了起来。

我的家在新城,偶尔开车去老城逛街,途中要路过戒毒所和监狱。

那似乎是离我们生活很遥远的地方,原来如此之近。

每当开车路过,我都有一种冲动想要进去看看里面是个什么样子。

坐在一旁的他说:“你看,那里人的生活是不是离我们很远”。

我开着车嘴里随口说道:“哪有,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

天气好起来我会坐着公交回家,车上的循环广告里会播放我市艾滋病人死亡多少例,存活多少例。
广告语是这样说的:“以男男同性传播为主”。

似乎得艾滋病是男同性恋才有的权利。

就像在八十年代发现的首例艾滋病一样,人们要穿着隔离服把死掉的病人抬出去一样。

是因为不了解,是因为人们不能正确的认识一个新的病种出现在人的身上是如何传播的。

他说“同志就是这样被污名化的”。

我心不在焉,他似乎很在意。

昨夜有同事给他发来简讯说他喜欢和我在一起,说我们就是同性恋。
我笑笑、是呵!

我本来就是,还要劳烦他们的同事发来简讯告诉我、也真是难为了。

他说“受不了单位的流言蜚语,要去南方发展”。

我“哦”了一声,没回话。

他要去的地方我去不了,我也走不远因为这里有太多的牵绊。

妈妈曾说我是个野孩子,“野孩子”的定义是什么...我不是一直都在你们的身边的吗?
我心里想“野孩子是不回家的”。

我每天都在家里陪着你们,不是吗?
我是这样理解的!

他说:“结婚是件幸福的事情,有了孩子会给家庭增添很多的快乐”。他劝我结婚...

我开着车看着前方的车水马龙,人潮人海。猛的踩住刹车,身体微向前倾。

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婚姻”两个字,却想不到我结婚后该有的生活和画面。

或许是太遥远了吧!我看不见它们...那是个永远不能抵达的终极彼岸。

我说“我眼前都抓不住现在仅有的东西,怎么还会渴望那过于遥远的生活”。

爱啊...不过是在身体里摩擦后钻进心底的刺而已,动一动就疼的不行,动的太厉害了,还会流出血来。

这或许是我对爱最浅显的认知,你能说钻进心里的不是最珍贵的嘛?

你能说在心头上的刺不会让你疼吗?我不能...

他说:“你看、如果你不是个男的,或许我们两个已经在一起了?”

他试图在说些安慰我的话,我手握方向盘看着前方说:“在一起之后呢?就像现在这样送你回家,回你的老家。

那结果是什么...还不是要分开嘛!”

我承认自己是个情商极低的人,不懂得经营每一次突如其来的爱情,正如我此刻不知道怎么送别眼前的爱人一个样。

话是多说不易,倒不如一个微笑来的温暖。

就像第一次见面,就像分手后的最后一个拥抱,就像醉酒后的吐露心扉,那些都是温暖的...就像过去,就像多年后的我们知不知后面的故事是一早就猜到的呢!

他说:“你看我是在逗你呢”!

可是为什么我怎么也笑不出来....

在线看爽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