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杂文 > 正文

草莓之夜

来源:GaySpot 作者:欧阳蟹 时间:2015-10-08 【投稿】 字体【

我被一个弟弟缠住了,是的,就是那种表面无害又像猫咪一样黏人的弟弟。

很少跟年下男约会的理由也许是因为口味,又或者功夫好的都耐不住寂寞,久而久之对他们疏远的态度根深蒂固。可爱的东西摆在西饼店橱窗里就好,看看无妨,若贪吃肯定发胖,而我恐惧发胖。

六年前还没有微信,小圈子人士多混迹于论坛或组群,聊电影、聊音乐。弟弟逢人便讲他是念导演系的,年纪虽轻却已看过上百部电影,而他真正厉害的却是纠缠的本事,在群里调戏人找乐屡见不鲜。

譬如:

你要不要跟我约个会呢?

不用了吧,很奇怪。

为什么奇怪,哪里奇怪,怎么奇怪?

……

我怀疑他是处女座,但他却说自己是11月的天蝎性爱勇士。跟弟弟聊天时刻神经紧绷,因为时不时他就会蹦出一句:不服来操。我在键盘上按下一串省略号,暗暗飙一段脏话送他。算了,不能跟小孩一般见识。

某天我去北影听讲座,快到结束时收到一条陌生号码的短消息,我猜是垃圾短信便不作理会。但这号码似乎不死心,又发来第二条,待推开手机滑盖读到如此这般。

第一条:你在北影听讲座呢?

第二条:今晚我们约会吧。

这TM是谁?想了下过往炮友,Peter、Paul、Marine?好像都不是。等下,不会是群里那只性爱勇士吧?我脑补了他一脸‘我们上床吧’的饥渴相儿,自顾自地混入散场人群,此刻回他等于搭伙发情,我拒绝。

校园里新鲜肉体多如浮云,让擦肩而过的空气回荡着荷尔蒙肆虐的黏腻,即使隔着一列车厢人海,年轻的气息依旧能击穿重重腐朽。何必心急美好赏限,放它在醒酒器内摇晃,观赏它的光泽,深嗅它的果香,惟豪饮者多爱糟践易逝的春光。

手机铃声再次嚎叫,又得两条短信收进来。

第一条:我看到你了,站在原地等我。

第二条:你敢不等我,就地正法了你。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跩嘛,fine,老子等你。合上手机时,才发现一个高我一头的小子已经站定跟前,露着一嘴瓷砖般假的大白牙微笑着对我说:Hi~ 那一刻我真的很想问他是吃什么发育的,凭什么能长到180公分。

弟弟说,你看,今晚我们还是约会了吧?

约你个大头鬼啊,老子饿了要去吃饭。

好啊,那你想带我去吃什么呢?

吃兔头,双流老妈兔头。

矮油,你怎么这么残忍哪?

爱吃不吃,你去绿化带里啃草皮啊,环保。

不要嘛,兔头太辣,接吻会痛。

……

风吹过我们的脸,弟弟的衬衫透出淡香,他穿查克普挈的黑色波鞋,一双大长腿像圆规般落脚白纸间。我喜欢他吗?多少有点。青春的洋溢总是特别滋润老姐姐日见枯萎的意淫,我甚至脑补了粗嗓利菁在华纳威秀初见她年下老公,come on,华纳和威秀早已分家各起炉灶。

我问他是怎么搞到我手机号码的,弟弟贱兮兮地说保密。我喝了一口云吞汤,心心念念着老妈兔头。所以我坐在那小子对面,听他讲表演系哪个女生被老板玩烂,那个上过广告牌的谁也是基佬等等。什么叫无聊,无聊就是男人压着你开耕时,你却只想捧着一本时尚杂志。

你觉得我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我啊,我不错吧?

嗯,不错不错。

那你喜欢我吗?

…….

这顿晚饭着实闹心,还说自己是什么性爱勇士,勇士会爱康仔云吞面的寡淡吗?食不知味、心情不佳,弟弟说一起散散步吧。一场夕阳下的路谈开始于心猿意马,从小学喜欢跟男孩玩还是女孩玩聊到大学第一次跟谁上床。太健谈容易口渴,我差他去小超市买水,弟弟露出大白牙,笑着伸过手来道他没带钱。

弟弟穿过马路奔向超市,望着那道雀跃背影,一瞬间的自卑让我觉得他比我富有。伸手要钱难免令人生厌,可弟弟并不觉得钱是重要的东西,只是没带罢了。你有你给啊,水总是要喝的。我猜他是那种殷实家庭养出的孩子,与有钱有闲的人养猫一般,都有美丽挺拔的外表,更有不乞讨爱的资本。

为什么缺爱的人总是感情不顺。因为把缺爱挂在脸上,就有乞讨气质,就会让人心生嫌恶。而乞爱的动静越大,越让人逃避,个别慷慨解囊的人,也因无法长期接济,最终转身离去。我要什么呢,我跟弟弟的需求截然不同,他要的是开心恋爱,无炫技性爱。我要的太贪,他怕是给不了。

“你想什么呢?”弟弟坐回我身边把水送上,我笑说没想什么。我望着街边的高楼,住户们开始生火做饭。我想起我家对面的两夫妻在厨房里忙碌的模样,有时是男人在煮着什么东西,泰迪犬在脚边走走转转,有时是女人洗菜、切菜、炒菜。他们在厨房里做过很多事情,甚至是被我用望远镜看到的深夜激情。想来多好啊,有个伴儿总是好的,有间小屋也是好的,有体温的存在、世俗的证明、法律的肯定。得不到的就是好的,原来是这么肤浅呢。

你喜欢我什么呢?

不知道,但觉得你挺好的。

那你知道我需要什么吗?

你需要谈恋爱啊。

我笑了,不按理出牌是年轻的特权,最佳赏味期限内的草莓确实特别鲜亮。我也想放下心防与一个又一个小草莓愉快游戏,但想想自己的本钱套现消费不易。这位渴望一朝成名的导演就坐在我左边,而曾经帮他写分镜头本的日日夜夜,他也只是说句:谢谢。

天色彻底暗下来,路灯一盏盏亮起鹅黄色柔光,像给城市套上滤镜,适合拍小情侣热吻抱拥在街头的戏。弟弟送我到地铁站口,他问我是否还能再见呢,我说等你接到活儿赚了钱,想请我吃一顿的时候。弟弟说那要等好久呢,我说没关系,你有大把时间,嘴巴再甜一点,说不定就能哄到机会。他注视我好一阵,然后咧起嘴角,笑容似蜜。

你要加油啊,小草莓。

为什么叫我小草莓?

这个保密。

记住,我是大天蝎……

是,未来的最佳文艺片导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