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杂文 > 正文

少年的花芯

来源:GaySpot 作者:哪吒男 时间:2015-08-31 【投稿】 字体【

公交车上站着两个男生,一个是简远,一个是李湛。

李湛在玩手机,头垂着,公交车拐弯时身体不自觉摆动。简远眼也不眨看着车窗外,侧身听车上人们闹哄哄的谈笑。从学校到终点站一共十二个站,简远家在最后一站李湛家在倒数第二站,他们在这种沉默中消磨车程,每晚如此。

“我和你一起在最后一站下车吧。”李湛说。

一个礼拜前

简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卷发的自己。他的卷发是他最操心的地方。从小到大,每个人见到他都会问“你是自然卷吗?”简远回答“是”,对方就笑道“太像烫的了”,简远只有陪笑。一次又一次,没人关心他到底是不是自然卷,只是为了随便嘲笑一下。

“怎么剪?”年轻的理发师顶着一头粉色的蘑菇站在简远身后问。

简远看着面前的镜子,耳边传来几十种不同的笑声,都笑他的头发。他闭着眼睛,做出一个很大的决定,“剃掉,全剃掉,光头。”

剪刀,剃刀轮番上场。简远直勾勾盯着镜子看着自己的头顶几下就光了,风景骤变,沧海桑田,心中反复安慰自己说,“一劳永逸”。

“好好烫的头发,为什么剃了呢。”蘑菇头问。

“是自然卷!”

“噢...自然卷也挺好看啊。”

“我不喜欢卷发,我想要直发!”

蘑菇头顿了两秒说“可长出来,还是卷发啊。”

简远的脸,一下子暗了下来。“长出来还是卷发啊。”这句话翻来覆去在他耳蜗里回荡。“这次会不会不一样?”他在心里说给自己。头发一根不漏全堆在地上。他还没来得及评价新发型好不好看,好不好看都没有关系,因为“长出来,还是卷发”这句话充满了他整个脑袋。

一个月前

一个朋友生日大家一起聚在ktv。简远去了,李湛也去了。高中生活实在不是人过的日子,大家很少有机会这样凑在一起,所以都表现得很high。大家都唱快歌和舞曲,少有人点抒情歌,唱到一半就会被人抢先掐断。

简远和李湛挨着坐。不说话不唱歌,干坐着,坐干,充当观众。

有人要唱周杰伦的歌,歌曲前面是漫长的说唱,大家就怂恿李湛去唱。李湛尴尬摆摆手,众人齐声叫他名字。耐不住山呼海拥,李湛傻笑弯着腰,狼狈的样子,接过话筒。

周杰伦的歌简远并不喜欢,百无聊赖就把目光搁在李湛的脸上。那是消瘦而且棱角分明的脸,很熟悉,但好像每次仔细看感觉都不一样,简远想,“我真的认识这个人吗。”唱完歌李湛站起来吐了很大一口气,有人很给面子,鼓掌起哄。

“崇拜了?”李湛推了推简远的头。

“还不至于。”

“那为什么一直看着我。”

“原来你没有专心唱歌啊。”为了听到对方说什么,两人离得很近,但又好像刻意,刻意不看对方。害怕对方的表情恰恰是自己所揣测的那样,然后就不知该怎样发展下去。与其那样,不如什么都不要做,把所有想象也好猜测也好掐死在摇篮。

小小的包厢里,一群东倒西倒的人拿着话筒叽哇乱叫。那首歌后李湛再没唱歌,两人全程坐着,局外人般度过了三四个小时。心里各自演着各自的戏码,精于自己的算计,算计怎么让他来,算计怎么让他走。

三个月前

夜里,简远和李湛通电话。聊学校的趣闻,其间也夹杂了些对课业的抱怨。简远缩在被窝里,脸被捂得发红。

他们可以沉默很久然后忽然开始聊同一个话题,这种默契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日子虽然无聊,但每晚都有很多话题可以聊。一只烂了的钢笔可以扯出一百个话题,这是一种默契。

“挂了,明天早起。”李湛说。

“好的,睡了。”简远简单应了一声,然后就只听到听筒里嘟嘟的声音,李湛挂电话了。简远叹口气,从被窝里探出头来,都春天了还是这么冷,他睁着眼睛看天花板,手里还是紧紧攥着电话。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简远说话。听筒里嘟嘟的声音,像是一个人乖巧地点头聆听。他们总是通过电话传递他们的默契。

“你应该发现了,我已经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你了。有时候你对我说话,我很不想回答,因为回答了又怎样呢,你不会懂我在想什么。就像我在教室捡到五十块钱,然后我会一直期待捡到一百块,如果捡不到我就在心里狠狠骂那些没有丢钱的人。得到一点,就想要更多,我现在就是这样。我其实朋友很少,也不知道怎么就和你做了朋友。其实我好想告诉你,有一个晚上,我梦见过你...”

那个晚上一直到手机没电简远才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