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杂文 > 正文

自认为是直男被腐女鉴定成gay之后...

来源:知乎 作者:aqiang503 时间:2015-08-19 【投稿】 字体【

自认为是直男被腐女鉴定成gay之后...

我一个朋友的朋友,X小姐,是远近闻名的鉴GAY师。

鉴到什么程度呢?可以说X小姐在同性恋群体中就是一种风行工作室之于娱乐圈般的存在,圈内的大咖小咖提起MissX的名字,无一不闻风丧胆,屎尿横飞。甚至“恐X”,已经成为了同性恋群体中的一个通病。有几次饭桌上我无意间提到X小姐,旁边的 @王小坏 筷子都掉到了地上。

其实在这个基情泛滥的时代,拥有鉴GAY能力的腐女比比皆是,火眼金睛者也不乏少数,但像X小姐这样血性狂放的专职鉴GAY师确实是万里无一的人中极品了。还没见过哪个鉴GAY专家能像她一样当着人家女朋友的面把人家鉴得跪在地上掩面娇哭的。

甚至听说有很多GAY或者不是GAY的,因为她一句话,老妈当场都不认自己儿子了,害得小伙子没法再直着做人,人生至此之后弯曲得让人无法直视。可以说,X小姐的奔放程度冠绝了所有鉴GAY师。她第一个做到了,直言不讳,点直成GAY。

这样直面人性的故事真的是太过残忍。所以当有机会亲临有X小姐在的局的时候,不免就想看一场杀戮的好戏。于是乎,当那天受邀和包含她的一群人一起去唱K时,我条件反射般就把看上去娘娘的王小坏同学带去了。

我就是想直面王小坏的人性,没办法。

包房里的壁光很昏暗,但是在十几个人里,我依旧能一眼瞟到坐在角落处正与人嬉笑攀谈的X,她一头黑发,神色从容,举止得体,落落大方。

为了快速引起她的注意,我在两首歌的间隙,抢过小坏手中麦克风,对着她的方向大吼了一句:哎哟王小坏你今天怎么穿如此深的深V?露两条大锁骨啊!!

最后的那个“骨啊!”在KTV的包房里久久回荡,所有人同时沉默了,X小姐两道冷电似的目光紧紧锁定住了王小坏,很多人的汗水已经流下来了,握紧拳头,瞪圆了双眼,紧紧等待那个点GAY的时刻。

X小姐走了过来,她卷福一般犀利的眼神出现了,仿佛此刻小坏同学在她眼里已经变成了一个贴满浮动标签的犯罪嫌疑人,标签上写满了同性恋的证据。而我在一旁,此刻正掩着嘴笑得不可自支。

X小姐经过我的面前,突然停下了,转过来,诡笑着打量我,在空气中用手指比划了一个大大的圈,对我说:“0。”

“0???????”

我还沉浸在小坏即将被揭穿的喜悦中,脸上挂着尴尬的笑。“什么0?”我又问了一遍。

没有人理我,我环视了一圈,所有人都在看着我。小坏悄悄把屁股往旁边挪了挪,隔着我两米处的一个彪形大汉咽了口口水。

我和X小姐四目相视,她嘴唇轻轻动了一下,清晰又脆耳地说出一个单词:GAY。

我用手指指了指王小坏,她没有反应。指了指我,她点了点头。

我用手指指了指王小坏,她没有反应。指了指我,她点了点头。

一瞬间,我的脑子中蒙太奇错乱,飞速闪过一纵历史人物:苏格拉底、柴可夫斯基、艾伦图灵、蔡康永。

我哆嗦了一下,尴尬笑道:“哈哈哈,你开什么玩……”

她一巴掌打断我:

“你,为什么笑的时候要用食指和中指掩住嘴?

为什么两根腿不能完全并拢?

为什么把屁股翘在一边?

为什么用无名指拨头发?

为什么两根小指同时翘起三十五度?

还特别对称???”

我怒不可遏,两根小手指都要翘到天上去了!我想如果我有机会开口,那我一定骂她:“你姑奶奶我就是为了保持身体平衡!你管我!!”

但是我没有机会,整晚我都躲在她咄咄逼人的目光下颤动。在她的节奏里,她说出口的每一个音节,都实体化成了拼音字母一条条打在我脸上,我连一个气口都没有找到,连一个“啊?”字都插不进去,从始至终一个词也没蹦出来,我被她压制得满身通红,局部地区火辣。

包房里没人再继续唱歌,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盯着鉴GAY师在鉴GAY,MV的伴奏兀自响个不停,她用了整整一张专辑的时间,把我所有GAY的证据一字不落地摆上了台面,细节详细得我都懒得反驳。

她闭嘴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这个世界孤立的英雄,默默咀嚼着凡人无法理解的孤独,伴随我的,只有观众们整齐划一的目光和《类似爱情》MV里两个小鲜肉的互摸。

GAY鉴完之后,气氛短暂沉默,王小坏带头鼓起了掌:“不愧是灵魂的鉴GAY师,偶们找就怀疑拉个蓝人了。”

他是大舌头,N和L不分。

在那个时间与空间交错的当口,我的脑海中一万只草泥马齐喑,思维错乱,直到旁边那个彪形大汉把微信的二维码名片递到了我的面前,我才察觉到,就在刚刚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我爱上了X小姐。等等,与其说是爱上X小姐,倒不如说是爱上她剑拔弩张的挑衅、直面人性的淡然以及澎湃汹涌的攻势。这是一种多么无奈的、深沉的、压制的爱。

我对X说:“我喜欢你姑娘,刚刚汹涌的攻势,请再对我来一次吧!”

然后所有人都笑了:“你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你这死GAY。”

顷刻之间仿佛全世界都背叛了我,我抱着最后一点希望,把目光投向了小坏,我想他是了解我的,他……

王小坏:“里说什么都是没用的,里这屎GAY。”

那一刻我意识到,任何解释都是多余的,我的性向已经不属于我自己了。

从此,我便过上了一种明明不是GAY却被所有人都误会是GAY又无法自证自己是不是GAY的GAY式的生活。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大概不到一个月,我开始讨厌人生了。你们能理解这种讨厌嘛?直男癌的你们究竟能理解嘛??

无论我走到哪里,都带着一个强大的GAY场。所有的人都会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我的任何一个举动,都被别人品头论足。我失去了所有的男性朋友,有几个猎奇的女性想找我做GAY蜜,我抱着能上她们的冲动应下了,然后我被仙人跳了。这其实是一个陷阱,她们把我答应做GAY密的画面偷拍成了小视频在朋友圈里扩散了出去。我真是日了狗了。

慢慢地,慢慢地,全世界可能除了我父母,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已经开始接受了我是GAY的这个设定。接受了之后,才发现自己真的有点GAYGAY的,举手投足都洋溢着基范儿,而且性向都有点不自然了呢。甚至有那么几个时刻,我还蛮喜欢这种恍惚的感觉呢。可是这种怀疑人生的日子并不好过,那几天我每天醒来都会思索同一个问题:我怎样自证自己是GAY?或者不是GAY??

于是乎,我决定做一系列实验,验明我是不是直身。

这个实验的第一步是:看GV手淫。

我翻出以前的硬盘,连续看了5个G的SHO与真田悠斗,我发现我不行,我很努力但是我没有任何快感,而且我很怕我的痔疮破了,第一步实验只能宣告失败。

实验来到第二步:和同性舌吻。

我周围的同性是没有这个可能的,他们很可能会设一个套让我把舌头舔下去,然后这段视频会传到我父母那里。所以我只能找初识的朋友,利用鹏程哥的威望,强攻。我把这个欲望告诉了我的表弟,他乖乖献出了他小学校友的侄女的高中同桌,是一个看起来弱弱的小男生。然后那天我张罗了一个局,酒过三巡,我表弟对着小男生介绍说,这就是鹏程哥,但你得叫叔。小男生扶了下眼镜:“鹏程蜀黍。”

我给我表弟使了个眼色,我们开始玩游戏,很快我就输了,我说鹏程蜀黍坦然接受惩罚,借着包房昏暗的灯光,我骑到了小男生的身上,光晕洒在了他的侧脸,我扬起了他的下巴,盯着他泛红含泪的双目,不能自已。我的表弟在一旁激昂地打着节拍:“弄他!弄他!弄他!”

小男生哆哆嗦嗦地看着我,有点不知所措,他永远都不知道成人的世界是如此这般虎豹豺狼,弱肉强攻。我舒展了体位,全方面地压制于他,我把嘴凑了过去,舌头舔了出来。接着我的舌头上感觉到了一股暖流……
他张开口,吐了我一脸。

接着他急忙跟鹏程蜀黍道歉,说他喝得太多了,第一次喝这么多酒。我瘫坐到了他的旁边,有些无助,连叹了几口气,然后呸出了他的呕吐物,跟他商量道:“要不然你骑着我试试?”

第二个实验失败了之后,我沮丧了很久,因为即将启用的第三个实验太过残暴,但为了自证清白,我又不得不做下去。实验三:和一个坊间传闻已久的攻,睡一宿。

这个攻是我朋友的朋友,当然,都只是传闻,他没有开诚布公荡气回肠地宣布自己出过柜,我猜想更有可能他是跟我一样被鉴GAY鉴得不能自已。有了这一层猜想后,去之前,我就没有那么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