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故事 > 正文

男男按摩师的性感指尖

来源:hornet 作者:廖奕盛 时间:2018-10-03 【投稿】 字体【

男男按摩师的性感指尖

“我就是不要做会阴按摩!”Mark一脸固执,我偷偷注意到老板翻了白眼,但他仍是好言相劝要Mark再考虑一下。 Mark同时坚持把他放在SPA网页上的照片,面容部份后制成马赛克,让大家看不出他。 “你这样完全没有竞争力。”老板说。

Mark是老板这阵子在Hornet广发征人讯息来应征的男师傅。他说他之前曾有经验,不过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 Mark大学毕业当完兵,目前研究所论文已届最后阶段,他条件不错,至少就外表这一块。 28左右的他还有学生气,如果以交友软体的术语来说,就是所谓的“阳光帅气运动型”。我见他是老板的菜,所以什么要求老板几乎都答应:不帮客人打手枪、SPA官网上不露脸……当然坊间也有很多按摩师不露相,不过他们通常会露胸腹肌或穿着暴露,但这些Mark都不肯。

我一度怀疑Mark或许是为了写论文才下海当男师,就像之前某女研究生到酒店当小姐说是为了“田野调查”。老板只是忧心Mark在这里赚不到钱。 “每年年底与农历过年前后是SPA的大月,如果你客人预约的不多,我会觉得很对不起你。”老板这么跟Mark说。对不起Mark,其实就是对不起老板的荷包,我当然知道如果露脸一定能够接更多客人,老板理当抽得开心,但Mark真是一副“我根本没差”的嘴脸,怕是规定东规定西,他人就不来了。

台北SPA店太多了,近几年更是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因为竞争太激烈,一家比一家腥膻,客人胃口早就被养坏。按摩师不做1069也不帮客人打出来,那到底是要靠什么?技术吗?真要按摩的话,实在毋需来男男SPA,去专业的还比较划算,亦不会失望。若要靠身材与脸蛋,面对这么多圈内天菜,不使出一些“杀必死”的服务客人是不会回笼的。裸按、修阴毛、四手连弹、冰火五重天……每个按摩师都要十项全能,还要身兼情人,务必让顾客觉得自己独一无二、备受宠爱。在这个越来越饱和的市场,我不觉得有人可以在这里发达,就算是当老板也相当辛苦。

有一次Mark练习完,其他的师傅都去忙接其他的客人,他跑来柜台找我聊天。那时的他还没上线服务,虽然之前有经验,但老板说他还要再熟练一下手法。我后来才知道,他所谓的经验,已经是6、7年前的事了。那时他待在一家颇负盛名的SPA店(如今已歇业),他说当时台北还没像现在那么竞争,那时店里有师傅努力赚一年便出国念书,现在听起来好像是一则传说。当然也有赚多花多、晚景凄凉的,不外乎就是跟客人做得太过火,结果中标。嘴巴长菜花算是小事,要是得了大三元(爱滋、梅毒、淋病),那真的很恐怖。

基本上,我不太问按摩师为什么要做这份工作,因为得到的答案不是赚钱,就是对按摩有兴趣。曾听过比较特别的是“可以光明正大摸别人”、“锻练手指肌肉”,以及“气死男朋友”。 Mark“出淤泥而不染”让我对他倍感好奇,毕竟不露脸又不做黑,在这行到底要得到什么呢?只做按摩、低调的人不是没有,若他走这种路数,我会劝他开个人工作室,不需要进SPA店加入团队让人剥削。结果你知道他回答我什么吗?

他说他要写小说,一部有关按摩师的小说。

我承认我当时愣了有几秒钟,随即想到的是水果日报之类的记者潜入男同声色场所,打算写一篇报导公开某种族类的荒淫逸乐,想想是否要跟老板讲,可是又怕自己大惊小怪,Mark看起来实在不像会害我辈族类之人。按摩师其实都很八卦,会嚼同行与客人的舌根,我想他若能在这行待得长久,说不定会写出一部《红楼梦》。而就我所认识的按摩师,都很喜欢被别人议论(但他们总要表现得不在乎),要是知道Mark把他们写进小说里,大概会自喜有人为其作传吧!

这变成了我们之间的小秘密,老实讲,我不清楚别人是否也会问他来工作的意图,而他是否也就这么坦率地回答,但那次之后他来找我的次数变频繁了,而且每次都会问我其他师傅的八卦。跟我谈天时,我才发现他话很多,且他会留意有无别人从身旁走过,那谨慎的态度让人也不由得紧张起来。我喜欢他穿着内裤朝我走来的样子。店里许多师傅很懒,大部分都穿着内裤趴趴走,他也不例外。我去过其他家SPA店,他们师傅穿着峇里岛风的沙龙,感觉起来挺要求师傅的穿着;我们这里根本是趴场,但老板不管,客人好像也喜欢。

Mark那里很大,他又很喜欢穿横条的紧身四角裤,那圆弧的曲线总让我觉得是某种重力拖引扭曲了时空维度,这样讲似乎很玄,但他那包对我来说就是个谜。他仿佛戴了护阴,实际上却没有,为什么有些人的下体包在内裤里形状可以这么好看?坐着的时候,如果他的卵蛋没有夹在大腿里,就会集中隆起一包,像蛋糕上的草莓诱人到不行,我始终无法专心听他在说什么。

“你好,我在经营一间男男SPA,你条件很优,不知道你对这行有没有兴趣,正、兼职都可以。在这里不怕赚不到钱,只怕你不来赚。我们没有1069的服务所以请放心,有兴趣的话加Line聊……”Mark把老板从Hornet传给他的讯息念给我听,心不在焉的我差点脱口而出那是我写的文案。 Mark问,老板是不是发给很多人?我说对,但来应征的不少都被老板打枪回去,Mark当这是称赞脸上露出腼腆的笑。

有时我会希望Mark练习按摩的对象是我,但老板要他们师傅互相练习,我也不太好意思开口要Mark帮我按摩,心中总是期待:既然我贡献了那么多其他师傅的八卦,他可不可以闭上嘴巴,用手报答我就好?

他上线的那一天,我记得是寒流。借用《麦田捕手》的说法:天气“冷得像巫婆的奶头”。我好难理解这时候来预约的客人,SPA馆为省钱少开暖气,他们是要借师傅的身体取暖吗?预约Mark的是一位我看过蛮多次的客人,条件算是优。到进房间的之前,Mark服侍得很殷勤,师傅的第一次总是如此。中间漫长的两个小时就这样度过,客人洗完澡,穿好衣服之后,到我这里结帐。

“这个师傅不做会阴按摩?”客人问。

“我们这边并没有强调会阴服务。”我说。

“但之前的师傅都会做。”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在线看爽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