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故事 > 正文

埃及:疯狂冒险的一夜

来源:纪游同志旅行 作者:春日大射 时间:2017-05-24 【投稿】 字体【

我一直在想,我在这里到底写些景点介绍,还是人间小事。想了很久,还是写写我在旅途中遇到的那些人,那些事。五年前,我去埃及的亚历山大港参加一个会议,呆了大约一周,那时发生的一件事,至今历历在目。

亚历山大港是亚历山大大帝下令建造的城市,这位罗马帝国的皇帝是历史上最著名的同志之一,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百度谷歌一下他的丰功伟绩。这座城市曾经有一座高达120米(约40层楼)的亚历山大灯塔,是世界古代文明的七大奇迹之一。

而传奇性的亚历山大图书馆建于公元前四世纪,在三世纪的时候被大火焚毁。我参加的那个会议就在新建的亚历山大图书馆里举办。

亚历山大是埃及这个穆斯林国家最西化的城市,而埃及本身在中东地区也是最宽容的国家之一。这里的同志生活如何,我其实是好奇的,但在网上实在查不到只有作罢。

那是一个夏夜的傍晚,吃完主办方提供的自助晚餐后回到酒店,洗完澡就想去街上走走。酒店离亚历山大大学不远,想着那里也许会有大草坪,夜色中呼吸一下青草的气息也是极好的,如果能看看帅哥就更好了。

夜色已经笼罩着街头,出于安全考虑,我只带了护照复印件和一些零钱,房卡也存在酒店前台,手机也没有带。白日里裹挟着的热气真的变成“那晚风吹来清凉”,抚着街头影影绰绰的身形。

我走到圣马可学院的转角处的时候,前面两个拉着手的高个子男生在一起走。在中东国家,平时可以看到不少男人彼此拉着手,他们只是以此来表达他们的兄弟情谊。

埃及:疯狂冒险的一夜

我看着他们的背影,想起某一年在团结湖车站看到的一对拉着手的同志,突然意识到,他们的距离,或者说姿态,其实已经超过了兄弟情谊的那条线。

他们在学院门口分开,一个人转进去,另一个驻足片刻也走了,与我擦肩而过。那是一个帅气的阿拉伯男生,个子将近180,瘦瘦的身形,身后暗淡的路灯让我看不太清他的面容,只知道在走过的那一刹那,他向我微笑了一下,露出洁白的牙齿。

在夜色中的亚历山大大学走了一大圈,身上的汗又上来了,决定在酒店附近找个茶馆喝茶抽水烟。穆斯林国家有趣的地方,是一群留着大胡子的大老爷们在茶馆里一边喝红茶可乐一边看球聊天。

那是一个路边的茶馆,桌子沿着建筑物的外墙摆开来,我坐在最外面,一边喝着冒着热气的薄荷茶,一边抽着苹果味的水烟,一边看着路上往来的行人。和很多热带国家一样,即使入夜了,街上还是有不少行人。

埃及:疯狂冒险的一夜

突然从远处走来一个人,身影很熟悉,原来就是刚才和我擦身而过的男孩。我盯着他的眼睛,他也认出了我,绽开一个大大的微笑,快步走过,然后站住了,回头看了看我。

我犹豫了一下,便抬手向他招了招。他也犹豫了一下,看看四周,思考了几秒钟就走了过来。

我请他坐在小桌的对面,和他聊了起来。他点了一罐可乐慢慢地喝着。

我们的闲聊就像一众旅游者和当地人的对话那么工整:你从哪里来?中国?我很喜欢中国。你来多久了?你去了哪里?你觉得埃及怎么样?等等。

中国人在埃及的形象还是比较正面的,所以不会有太多隔阂。他告诉我他的名字萨利赫是常见的穆斯林姓名,而他的“朋友”叫马哈茂德,更是满大街都是。

我停下来,和我的好奇心好好搏斗了一番,然后问了他这个问题。

“你可以不用回答我:马哈茂德是你的男朋友吗?”

我觉得周遭的世界凝固了。上一次这种凝固是我因为向父母出柜而紧张,这次则因为恐惧:我真他妈后悔在一个穆斯林国家问出这样的问题,尽管萨利赫看上去可爱善良,但万一他是极端主义者怎么办?他拿出枪直接了结了我也是可能的。

他看着我的眼睛,很快就回答了我:“是的。”

我小心翼翼地和他确认,我问的是那个唯一的“男朋友”,而不是可以有很多的“男性朋友”。他确认了。

我如释重负,继而问道:“你不担心吗?在埃及,男人之间的性爱会被惩罚的。”

“其实埃及到处都是gay,只是你们不知道。有些人身份暴露了,会被侮辱被惩罚。但大多数人生活得很好,虽然他们必须隐藏。”

我那不可压抑的好奇心又起来了:“你们有地下的同志聚会场所吗?”

“有的,我一个朋友的家就是。我们经常去他家,也会有新的朋友来。我和他就是那里认识的。”

“你能带我去看看吗?”

“你能带我去看看吗?”

“我问一下马哈茂德,他和那个人更加熟。”

萨利赫站起身,去路边没有人的地方开始打电话。他不时抬眼看看我,电话那头似乎有些问题,他和对方细细地解释着,大约5分钟才收了线。

他走回来坐下,告诉我马哈茂德要联系一下对方。现在快九点了,平时他们也是这个时候去。

没几分钟电话响了,他短短地说了两句挂了电话,告诉我他们今晚有聚会,主人说可以带我去,但不许拍照。

“我们等马哈茂德借一辆车,有一些远呢。”他说。

“那和我一起回酒店吧,我去换件衣服。”我说。

他点点头,我起身付了账之后一起走回酒店。同住的韩国专家已经在房间了,所以我留他在大堂,自己上去换了衣服,带上手机和钱包。他说马哈茂德马上就到,让我们在酒店门口等他。

不一会,一辆破旧的丰田车突突突地开到门口,他的脸上绽开笑容,飞快地迎上去,体贴地为我拉开后排的车门,自己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之前没有清楚地看到马哈茂德的脸,他回头打招呼的时候才发现真是一个阿拉伯帅哥。我突然意识到在亚历山大戴头巾的男人并不多,他们两个都没有戴头巾。

打完招呼车便开动了,避震应该好好修修,发动机的声音也很大。他们在前面说着什么,萨利赫不时回头朝我笑笑。

亚历山大是个狭长的沿海城市,我觉得车正在往西面行驶。路灯逐渐稀少起来,车也转上了一条僻静的小路。心里又开始紧张起来,一旦发生什么,劫色我求之不得,劫财也没大问题,但小命丢在这里就麻烦了。抬头看看前面的路,只有车灯照亮一条坑洼不平的路,颠簸着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