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故事 > 正文

他和他的艾滋病男友

来源:同道中人 作者:何方 时间:2017-04-12 【投稿】 字体【

(1)

萧俊放下右手的水果刀,瘫在了地上,他心情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要么他可能已经离开了这个让他不再坚定的世界。

他不是恐惧死亡,只是还有未完成的留恋。

起身,在茶几上拿起一根儿烟,点着,又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吸了一口烟,仰起头,把烟雾吐向了半空中。想到自己的男友,他觉得可能是唯一一个能让他活着的理由。

他想自杀不是因为男友劈腿,也不是因为被妻子发现他是GAY,而是因为他得了抑郁症。总是莫名其妙的乱发脾气,失眠,而且需要长期借助安眠药能才入睡。

(2)

萧俊的男朋友叫李非,他们是一年前在软件上认识的。第一次见面约在了一家咖啡厅,李非早早就到了,而萧俊因为去医院为2岁的女儿取糖尿病的化验单而迟到了半个小时。萧俊以为李非不会等这么久,没想到一进咖啡厅,李非就向萧俊挥手示意,彬彬有礼,面带笑容,没有显示出一丝的不满。还马上叫了服务员,为萧俊点了一杯他最喜欢的摩卡。

虽然,女儿化验结果不是很理想,但李非的贴心之举,让萧俊感受到了有一股力量在暗示着什么,灰暗的生活好像看到了一丝的光亮。萧俊心想:你TM不会看上我了吧?

见面之前,李非在微信里和萧俊说,我话不是特别多,怕冷场。萧俊说,我话也不多,冷就冷吧,总得见一面,给我俩认识的100天一个交待。

没想到,李非一直在努力找一些话题避免冷场的尴尬,而这一切萧俊都看在了眼里。萧俊便毫无保留的告诉李非自己的女儿患有先天性糖尿病。

不知不觉,两个人在咖啡厅坐了一下午。

(3)

没过几天,萧俊约了李非在李非家一起做饭,李非也很爽快的答应了,因为他也认为萧俊很帅气,但李非并不敢想太多。

李非做了最拿手的几样菜,两个人还喝了几罐啤酒。一边喝着,一边聊着。

萧俊:你喜欢我吗?

李非:额......

萧俊:不喜欢吗?

李非:不是,喜欢。

萧俊:那做我男朋友吧?

此时的李非,内心是最纠结的,后悔当初的无知。男人最痛苦的不是不举,因为不举还可以做0。对于李非而言,最痛苦的是:面对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却不敢言爱。

李非:我也喜欢你,这些天一直也想着你。

萧俊:我也喜欢你啊。

李非:但是......

萧俊:但是什么?

李非:我.....我......得艾滋病了。

萧俊刚要说话,李非又加快语速说到:你别怕,一起吃饭是不会传染的。而且,你的碗筷都是我今天为你特意买的。

听到这里,萧然不知道为什么起了一身感动的鸡皮疙瘩,就像李非在后面耕耘着他一样。

(4)

打那之后的半个多月,萧俊再就没联系过李非,直到那天晚上。

李非刚要上床睡觉,听到有人敲门。打开门一看,竟然是萧俊。萧俊进了房间,眼睛一直不敢看李非,空气凝固了足足有30秒,然后萧俊很委屈的,很无奈的说:李非,我......想......你了。此时,他的眼泪已经在眼睛里打转。李非一把把萧俊紧紧的搂在怀里,萧俊那得到答案的眼泪瞬间打湿了李非的后背。

两个人躺在床上,关着灯。

李非:你喜欢我什么?

萧俊: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可以没有理由,但讨厌一个人一定有千万种原因。

李非:但是你知道我的情况了,那要传染给你怎么办?

萧俊:这些天我想好了多,也是为什么没联系你的原因。我有抑郁症,想过自杀,如果有了你,我可能活得更久。

李非:你还有妻子,传染给她怎么办?

萧俊:女儿生下来之后,我们就没有性生活了,怀疑她是拉拉,我们都分房睡了。

那一夜,李非没有合眼。一方面,想了很多。另一方面,丁丁很难受。

(5)

过了有一个星期,李非约萧俊来家里吃饭。萧俊下班后在公司楼下的理发店特意理了一个新发型,蹦跶儿的就到了李非家。一推开房门,萧俊傻眼了。尼玛比,全是玫瑰花。客厅墙壁上挂满了玫瑰花环,地板中间用玫瑰花摆了一个大大的心形,整个房间都是月经红。

听到萧俊开门声,李非立刻播放事先准备好的歌《What Are Words》,手里捧着99朵玫瑰花从卧室里出来,脸上带着微笑,目不转睛的看着萧俊。此时的萧俊,呆站在门口,门都忘了关。

李非走到他的面前,轻轻的拉住他的手,说:萧俊,我在咖啡厅看到你第一眼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你。但是,我知道自己的情况。所以,我一直不敢主动向你表白。这几天,我想了很多很多。你我都快30岁了,如果我们在一起能让对方的生活充满阳光和快乐的话,那就让我们在一起吧。我会好好保护你,和你一起抚养你生病的女儿,好好照顾你的父母,甚至是妻子。只要你不嫌弃我,我一定会做一个好BF。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

萧俊用双手不断擦着眼泪,摇着头说:我一开始就没嫌弃过你。突然,一个鼻涕泡破了,蹦到了自己的嘴里。

那一天是2月14日情人节,李非的丁丁呕吐了很多白沫。

(6)

爱一个人的表现之一就会把自己的男朋友介绍给身边的朋友,包括家人。

萧俊不仅常把李非带到父母家吃饭,而且李非和自己妻子的关系也很融洽,两岁的女儿几天见不到李非就哭着闹着要见他。

萧俊的妻子并没有察觉什么不对劲儿,反倒是他的父母觉得儿子和李非的关系超过了男人应该有的距离。每一次萧俊抑郁症严重时,父母都会找李非来陪自己的儿子。

就这样,慢慢的,萧俊父母认李非做了干儿子,李非的母亲也认萧俊做了干儿子。两家的距离更近了一步。

萧俊和李非的生活,也比一个人生活时,快乐,放松,阳光了许多。

(7)

何方说过,每段恋情的热恋期在1年左右,热恋期之后的相处,才叫真正的谈恋爱。

他们俩在一起一年的时候,传来了一个坏消息。由于李非母亲年龄比较大,身体日渐衰弱,而且是单亲家庭,现在正需要李非照顾。李非刚开始并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萧俊,但是母亲的自理能力越来越差,李非知道自己必须陪母亲的时候到了。

周末的晚上,他们吃完晚饭,萧俊托着疲倦的身体躺在了床上,李非收拾完碗筷,凑到萧俊的身边。萧俊一抬头,看着李非眼圈有点红。就问李非:你怎么了 ?哗的一下,李非眼泪就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