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故事 > 正文

我与大叔的那两年---循时光的河流读你

来源:原创 作者:乔散若 时间:2017-04-09 【投稿】 字体【

循时光的河流读你

你曾说要做我一辈子的烂桃花,然而在这个桃花十里的季节,远方的你,还好吗?

他叫浩,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已婚大叔,也是第一个让我初尝情滋味,并让我体会到鱼水之欢的男人。

相遇那年,我17岁,正在读高二;而他,42岁,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们的开始没有多么地浪漫,或许说有点俗套。

我们是在一个QQ群里认识的。平时我们也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比如问我压力大吗,晚上吃了什么饭,今天上了什么课之类的。有天下午,他给我发来消息。

“你放学没?”他发了一条QQ信息给我。

“嗯”。我立即回复了过去。

“你家是哪里的?”

“舞阳县的”

“哦,那我们不远。我经常去你们县办事的。”

“哦,这样啊。”

“你在哪个学校?”

“四高。”

“好的,周末我开车去找你,咱们见见吧。”

“行。”

接着,他发了一大串的玫瑰。我笑道:“你还挺会示好的哈。”

然后他发了三个羞涩的表情。

在那个周末,我们如约见面并一起吃了个饭。说实话,初次见面时,他并未让我感到多么强烈的心动。瘦削的体型,稀疏的头发,以及眼角那些岁月走过的痕迹,都让人不得不正视他的年龄。

吃完饭后,他提议说开个房间休息一下,我立即拒绝了他。因为早听说了这些套路,所以顿时对他的好感降到了负值。他忽然紧张起来,连忙说:“我知道你可能以为我要和你上床。但是请你放心,只要你不同意,我绝对不会碰你的。”而那个下午及以后的交往也证明了这一点。只要我不同意,他纵是有万股欲火,也会自己浇灭。所以那天下午在酒店里,他只是给我口并打了飞机而已。

之后我们就这样不浅不淡地保持着联系。但是,他从未问过我是否喜欢他;而我,也从未问过他是否喜欢我。

只要周末有时间,他都会来漯河和我见面。每次来,都不会忘记带我最爱的水果和零食,还有一瓶旺仔小牛奶。后来,他在他的后备箱里直接屯了一箱的旺仔小牛奶。当我上车的时候,他已经把吸管插到瓶子里并递到我的嘴边了,还不忘满目疼惜地说一句:“学习一周了,宝宝辛苦了。来,喝点牛奶吧”。

当然,他每次来漯河我们都会去开房。洗完澡后,我们会肩并肩地躺到床上。我会习惯性地枕着他的手臂,把头埋在他的怀里。他会紧紧抱着我,轻轻吻着我的额头。

他无数次提出想要啪啪啪,但我都拒绝了,因为我听说第一次做会非常疼,所以一直都心怀抗拒。

在又一次被我拒绝后,他说:“我做0吧。”

“啊?”我很吃惊地问他:“真的?做0很疼的”

“嗯。其实做1做0无所谓的,只要能让我感受到你的身体,我就知足了。宝宝,你知不知道你对我有多大的诱惑力?看着你我的下体都会有反应。宝宝,我爱你。”

说完,他就在自己的菊花口抹了一些润滑油,把屁股撅得高高的,说:“宝宝,来吧,我做好准备了。”

我便提枪上阵,一点一点地进,他的菊花还是蛮紧的,看得出他很少做0,他也给我说过,他是纯1。我刚把老二送进去一点点,就听到了他痛苦的呻吟,说好疼,好疼。

“要不算了吧,你这么疼,我实在心疼啊”我忍不住说道。

“没事,待会儿不用管我,无论我喊多疼都别管我,你就一下子把老二插进去。既然我爱你,这点疼就不算什么。男人为了自己心爱的人,愿意做任何事。”他看着我的眼睛,坚定地说道。

然后我们便进行了二次尝试。他嘴里咬着我的内裤,让我进去。我一狠心,把整个铁棍都送到了他的体内,他痛得直哆嗦,还是咬着内裤一声不吭。五分钟后,他渐渐适应了我的尺寸,把内裤拿掉了。

至今,我都清晰得记得他当时因疼痛而几乎扭曲变形的表情。

眨眼间进入了高三,我因学业的忙碌和他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他总问我会不会到了外面就不要他了,我也一遍又一遍地解释我不会抛弃他的,因为我能感觉到他的那颗真心。话虽这么说,然而我们都很清楚,劳燕分飞之苦很有可能使我们的感情不得不终结。因为对同志来说,感情的最大天敌,就是寂寞吧。

距离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我们也越来越珍惜每周日下午那短暂的相聚。我们疯狂地做爱,床上,地上,桌子上,浴室里……房间里处处弥漫着精液和呻吟相互交织的味道,而且他要的次数也明显比以前要多。一个下午我们至少会做两三回,这还不算口交的次数。我问他为何性欲猛增,他说:“我要把你的精液全部吃掉,这样你到了外边就没办法再射给别人了”。是的,他总会让我射到他嘴里,然后再全部咽下。我知道他是没有吞咽精液这个癖好的,他这么做都是因为舍不得我。所以我也劝他大可不必如此,即使不射给他,我也会都留给我的五指姑娘,别人半分便宜都讨不到。但他根本听不进去,还是疯狂地吃我的精液,发了疯,中了魔一般。

高考结束,我考到了离他千里之外的江西。在我大学开学时他说要送我,我拒绝了,因为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怕自己甚至连和他说再见的勇气都没有。

两年的时光不长也不短。从刚认识的并无好感到最后分别时的依依不舍,我才发现原来在这世间,真的有一种叫“日久生情”的东西。它无色亦无味,无形亦无声,但却让人渐渐沉沦,无法自拔。我不知道他身上什么地方吸引了我,我想,吸引我的,或许,仅仅是一种感觉,一种很踏实,很温暖,也很幸福的感觉吧。

而今,联系渐少。毕竟再深沉的爱,都敌不过时间和距离的冲刷。家乡的桃花此时应该也开了吧?亲爱的浩,此时的你,还好吗?

—2017年3月5日2:51于江西赣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