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故事 > 正文

讲述我和师兄的故事

来源:心同网 作者:南北非东西 时间:2016-12-01 【投稿】 字体【

外面下着小雨,回来的路上,鞋子裤子粘上点点滴滴泥土。这些可都是春泥啊,呵呵,我自己便笑起来。脑子里全是那首春泥,全是他唱给我听时的笑脸。算起来都是三年多前的事情,而认识他也快要五年了。

最近的时间,一直在写毕业论文。每每写到头疼的时候,我都会想到他。想到他,我便不由自主地去笑。是啊,他带给我最多的,就是笑和快乐。

马上就要告别校园了,虽然我要进入另一所校园。但那是不一样的感觉。这个我待了九年的地方,留下太多回忆。或许以后很少回来了。

最让我留恋的,就是和他在这儿发生的一切。严格意义上,这并不算校园故事,因为研究生的生活跟本科相比有很多不同,也很复杂。没有那么多的可以任意挥洒的青春,每一天都要面对现实的考验。但我仍庆幸这些发生在校园,干净真诚。

涉及人物和地点的地方,我做了一点模糊,原因相信大家可以理解,但可以保证并不影响阅读的连贯性。

我和他认识,并没有什么狗血的情节,也不是一见钟情,所以,对于初见的细节,我基本上忘得差不多了。

简单介绍下背景。06年本科毕业,到了本院一个老师实验室读研究生。之前的毕业设计也是在那儿做的,但并没见过他,他当时被导师派到别的地方学习个技术。所以,我研一,他博一。

毕业设计时,一直是个师姐带我实验,那年也毕业。于是,导师安排我跟他学习实验技术。

目前,他毕业两年,我马上毕业。

我只记得那天导师把我安排给他时,他正在电脑前查资料。导师叫他一声,他回头。很普通的样子,甚至不像别的小说里的男主角一样都穿着干净的格子衬衫。他穿白色的T恤,戴着眼镜,眼睛不大。导师说就让小K跟着你吧,你好好带着。

他说好,冲着我笑了一下。导师就走了。

我之前没谈过恋爱,想想真是可惜了本科的大好时光了,呵呵。那时知道自己喜欢男生,但一直是种压抑的状态。所以,跟男生交往时,也比较少往那方面想。

所以,我的感觉就是,这个师兄就是我师傅了。但想不到,之后的几年,和他会有这么多的故事。

研究生的生活就这样开始了。一年级上课还是不少,写很多作业。没课的时候,到实验室,跟师兄做实验。

他的耐心很好。我不懂的地方,他一遍遍讲;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他一遍遍嘱咐。我现在良好的实验习惯,都是那时打下基础的。导师现在常跟我师弟师妹们说“看你们一点不认真,看看你们师兄”。我就说Z老师都是我没带好,呵呵。

那时候我和他的关系仅限于实验。电话或者短信很少,也全是关于实验的事情。QQ更是没有,直到第一个学期快结束的时候,才因为他给我文章看,才加的QQ。总之关系就是很平淡。一方面我去实验室的时候比较少,一方面我们俩都不是能说的人。还有,越没交集,越不了解对方。直到后来才发现大家有那么多爱好相同,关系才慢慢熟络起来。

有一次,研究生会和一个试剂公司合作搞一个小型运动会,其实就是全院的研究生凑在一起玩玩,多数都是新生,老生天天做实验哪有时间参加这个啊。我这几年也就参加过那么一次。

结果我拿了乒乓球比赛的第二。他知道了挺兴奋的样子,说原来你也喜欢乒乓球啊,啥时候咱们俩打会。我说好啊,不过师兄你可得让着我点啊。他说你就谦虚吧。

于是有个周六下午,我们俩去体育馆打球。其实他水平还是比我高出不少的,好多球都让着我。我们数球打的,结果最后我还比他多赢两局。我说师兄你太仗义了,我请你吃饭吧,顺便感谢你带我这么长时间。

他说好啊,不过我请你。说是我带你,其实你帮我做了不少。我说吃完再说吧。

两个人拿着球拍,去校外一个小饭馆。吃饭的时候,才发现,他酒量比我还大。其实我喝的并不多,白酒也就七八两,但跟本科班里宿舍里的兄弟们一比,就不少。不过我啤酒不大能喝,也就几瓶,主要受不了泡泡味。

一喝酒,话也就多了。竟然发现我们都是巴萨的球迷,酒逢知己啊走一个。后来一起看球便成为我们最大的乐事。也因为足球,故事更多,不过都是后话。

我们还聊了很多,讲讲本科时候的事啊什么的乱七八糟。他还说最爱吃二食堂的刀削面,得,再走一个,我吃了四年,一点也没腻。

越聊越投机,酒也喝得不少。聊着聊着,他问我,小K你怎么还没女朋友啊。我说对啊我也纳闷怎么没遇到呢。他说你是不是太挑了,多好的小伙啊。我说师兄你不是也没有吗。他笑笑,问谈过没,我说没呢,你哪天给我介绍个吧。他说好啊。

一直到餐馆打烊,我们才各回各自宿舍。最后还是他付的帐,说你要请就请我吃顿好的。我好不尴尬,他哈哈笑了。

之后我们又喝过几次酒,不过都是和大家在一块,没有单独。我们之间还是没有任何火花。那时对他的感觉已经近了一步,就是聊得来的师兄,但没其他的想法。据他后来说,他当时也是这样的感觉。

他是一个很真诚踏实的人,脾气很好,很少见过他发火,再加上很大方,从不笑话别人,所以人缘很好。但是没办法,没感觉。

而这时候,已经是研一下学期了。

我慢慢可以出师了,自己开始做自己的,但一般还是他指导着。导师偶尔检查的时候,他帮我整理数据,帮我分析,有时候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后来我问他你是不是那时候对我有意思了,不然怎么对我那么好。他说,哪有啊,我觉得没怎么好啊,该做的吧。我晕,多好的青年啊。

其实说实话,虽然没有感觉,但我想,好感的种子肯定已经埋下了,正在慢慢等着合适的时机发芽,不管是我对他,还是他对我,只是缺少一个机会,让我们明白自己的心意。

真正让我明白自己喜欢他,是七月的事情。

他的实验到了关键的阶段。半个多月里,好几个方面要同时着手,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作为徒弟,打下手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他说完了我请你吃饭,我说不请我也得干啊,不过到时候去哪儿我说了算啊。他说没问题。

七月天气很热了。但悲剧的是,实验不能在空调房里做,必须常温。于是我们每天都得有将近七八个小时,猫在一间小屋里。小屋倒还干净,不过很简陋,就有一张实验台,几个凳子,剩下就是一排仪器了。他负责加样品,我在旁边递这递那。加完,他操作仪器,我来记录数据。现在好了,机器已经换成全自动的了,一个人就可以完成了。估计师兄弟间的故事很难再发生了,哈哈。

1/13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