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同网 > 同志文学 > 同志故事 > 正文

笑着说,我爱过

来源:心同网 作者:隽铭梦想家 时间:2016-07-31 【投稿】 字体【

前言:

2016年5月5日,上海,晴

今年1月一次偶然,我在微博上看了一篇文章《怪只怪你直的不彻底》,被其中战晴天和岳凯睿的真爱故事深深感动。联系天天后,和他聊了些感悟,在他的鼓励下我决定拿起笔,写下自己的故事。如若问我此刻最感谢谁,非天天莫属!

笔者完成了小说《笑着说,我爱过》的第三次全文修改,面对一叠厚厚的文稿,一时间湿了眼眶。四个月的奋斗历历在目,对于一个理科生出身的我来说写这篇小说真是举步维艰,简直就是要了我的老命。实不相瞒,高考语文试卷我一共被扣35分,其中28分就扣在了总分70分的作文上。简单举个例子,第一版有一句话“锁屏,关灯。躺下时已泪眼婆娑。苦笑着,摇摇头,说,我爱过。思绪倏然飞回到十多年前那个笑与哭的青葱时代。”改到第三版成了“翻身下床,从抽屉最深处取出一个红盒子塞进了大衣口袋里,躺回被窝里发现眼前已是模糊一片。我苦笑着摇摇头,他均匀的呼吸声曾是我冬日里唯一的慰藉,而不知已有多少夜晚未曾在耳边响起。突然想起了一个网红段子:‘最后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我心里默默好笑:‘爱过……’青春的回忆带着思绪倏然飞回十年前那个充满欢笑与眼泪的青葱时代。”可见撰文过程是满眼辛酸泪……也请读者朋友读到什么幼稚的语句时可以海涵!我的作文真的只有高中及格水平!

杨哥曾戏虐地问我是否想转型为作家,我不禁莞尔。虽我兴趣广泛,喜欢动植物、喜欢模型、喜欢文玩,卖过乌龟、代工过模型、也做过宝石生意,但我从未乐衷于写作!这次只是心血来潮想把一些自己想法通过写作的形式记录下来,作为一种对青春的纪念和对未来的憧憬,激励自己踏实地走下去。原本《笑着说,我爱过》我计划写上下部,现在终于上部完成了三稿,等一边连载一边再修订。但对于下部我已经没有精力再写下去,俗务太多,乏于抽身啊!先放一放,哪天真的想写了再拿起来,也许效果会更加好。

5月5日,一年前的今天是天天老师的《怪只怪你直的不彻底》连载完毕的日子,挑选5月6日开始我的连载是对天天的致敬。正是读了他的小说给我封闭的心注入了阳光和希望,让我鼓起勇气想起过去,让我去面对去写下这一切。我觉得现在的同志圈可能是受到社会大环境影响的缘故,充斥着各种负能量,让人与人之间完全没有相互的信任,好像除了性就没有了在一起的理由。而天天仿佛迎面吹来了的一阵清风,让我意识到在一起还有很多的理由,这个世界上除了性还有很多我们值得珍惜的东西。我希望通过我的小说也能给读者朋友带来一些正能量。

明天我将要开始连载,此时我的心情是激动的,也是忐忑的,无论是否有读者朋友会驻足一观,我都会非常高兴。因为这是我的故事!

序章

北风钻进窗缝发出呜呜的呼啸声,吹在身上一时间把瞌睡虫赶光,冻得我一个激灵。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无意间瞥见摆在桌上的台钟,哎!又忙到半夜了,真累啊!赶紧分门别类整理完明天要提交的报告,保存文档合上笔记本。我乏力地伸伸懒腰,一阵倦意袭来,眼睛睁都睁不开。麻利脱去毛衣钻进被窝里,抓着手机,随手翻阅着几条未读消息。哈哈,杨哥又在纠结他的个税一次性补偿问题了,井川还是一如既往每天跟我道晚安……嗯?!一个特别的称呼映入眼帘,虽然头像变成了他女儿婷婷的照片,但“亦心木子”这个昵称裹挟着回忆滚滚袭来。一时间我睡意全无,庞杂的过往涌入脑海,汇聚成一块巨石牢牢压在心头,憋得我喘不过气来。

都这么多年不联系了,他怎么会来找我?!

盯着屏幕我迟疑了,悸动和恐惧同时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要不要看他的微信,自己还会不会因为看了这信息而再揭伤疤?踌躇再三,我决定还是要看上一看,无论面对的是什么,他毕竟是我大学生活的独家记忆。手指僵硬地滑动屏幕,“收取中”三个字这时显得特别碍眼。随着他的微信被点开,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讲话的口气,做事的感觉,甚至是隐约从屏幕对面传来的鼻息都如此亲昵,仿佛才与他分开两个小时似的。

Ex:你最近好吗?找男朋友了吗?

我:还可以,老样子,读读书混混日子。男朋友啊,和你分手以后谈了一个,就一直在一起。

你哪天改性了?还关心起我有没有男朋友了?托谁的鸿福让我沉沦苦海寻寻觅觅?呵呵,我今天的生活都是拜你所赐。

Ex:上次我听说你和你表弟住一起,我以为你分了呢。

我:哦,表弟就是我男朋友。

Ex:这样啊。

你还记得吗?男朋友,这称谓不是一直是用来称呼你的吗?

Ex:我老婆生了一个女儿。11月底生的,刚满月,叫婷婷。

我:我知道阿,她经常发朋友圈。你女儿和你长得很像,眼睛很大很漂亮。下次抱来给我玩玩,我要给她发个大红包。

你曾经是属于我的男人,现在却已经成家立业,一晃眼你的女儿都出生了。

Ex:我喜欢男孩。

我:我知道啊,你们可以生二胎啊。一儿一女多好啊!

Ex:我喜欢男孩。你懂的。

我懂吗?我当然懂,可是为什么你当年喜欢的那个男孩,现在却没有躺在你的身边!

Ex:想你了。

我:哦,十二点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不愿再撕扯已经愈合的伤口,我试图尽快结束这无聊的对话。即便是夜半无聊,你也找你老婆去无聊吧。

Ex:睡不着,痒。

沉默……万籁俱寂。对于这句不能再暧昧的话语,如今的我却已无法接口,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这个口。

Ex:你几点下班?

我:五点。

Ex:我明天过来找你聚一聚,好久没见了。你方便吗?老地方附近的咖啡厅?

寥寥几行字把他的目的显露无疑,除了冷笑我还能有什么其他的表情吗?

要不要见他一面?但见他一面又有什么意义呢?这么多年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看不透的呢?不过他都结婚生子了,一切恩恩怨怨已随风飘散,见一面实则也是无妨的。看了一眼身边已熟睡的“表弟”,简单回复了他一个字:“好”。就见一见吧!还给他一些属于他的物件,也拿回一些他欠我的感觉,有些以前没来得及说清的话也该是时候说说清楚了。

1/62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